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三月相伴
    “呼……”

     长长地出了一口气,陆鹏睁开眼睛。感受着体内流动的真气,他露出欣喜的神色。

     已经快有三个月了,而他这基础功法,居然一口气练到了第五层。当然,都是在这宫殿中修炼的结果,他自知不是什么武学奇材。

     想起顾青月所说,三月内能练到第一层就能有出头机会,那他这练至第五层又该如何?

     站起身来,在宫殿中转了一圈。分别在两副画像前站住,怔怔地凝望一阵。三月来,对这两个少女的爱意竟是分毫不减,虽然苏凝烟其间回苏安城住了一段时间。

     顾青月则是和他朝夕相处,没一天分开过。以至于外面流言纷纷,不过顾青月却是毫不在意。

     估算了一下时间,陆鹏让自己醒了过来。他现在对于自由进出宫殿也完全掌握纯熟了。

     起床来到院中时,顾青月已经端着茶坐在院中独饮了。看见陆鹏,随意向旁边指了指。

     陆鹏就过去坐下陪着她喝茶,这也渐渐地养成了一个习惯。顾青月对茶的嗜好相当严重,随时手里都得捧着茶杯。她不喝名茶,不喝香茶,只喝一种味道很苦,很粗的劣茶。茶叶的名字倒是很美,叫做“浮华秋”。苏凝烟送她许多好茶,都退了回去,仍然是每天喝这种茶。

     喝茶的时候两个人都没有说话,这也是顾青月的习惯。寂静的院子里只听见轻轻抿着茶水的声音。

     好一会,顾青月将茶杯放在桌上,问道:“练得怎么样了?”

     “已经练成第一层了。”

     陆鹏抱着茶杯,心里微微发虚。最开始由于对顾青月的疑虑,以及想要藏拙以隐藏自己秘密的心思,他把进度说得比较慢。后来随着两人的相处,他渐渐地觉得是自己多想。但也还是有意隐瞒了进度,毕竟自己这速度太快了些。

     这功法练成的结果只有自己能知道,顾青月也查不出来。但这时候,她突然伸过纤秀的玉手,青葱玉指轻轻点在陆鹏腕脉之上。

     陆鹏心里顿时一阵发怵,不会真被她发现吧?

     不过顾青月最后什么也没说,站起身,淡淡道:“我去睡觉,早饭吃什么?”

     院子里砌了灶台,因为顾青月太过迷恋清静,连送饭人的敲门声都忍受不了。所以就将这做饭划拉到陆鹏头上,反正他这下人也得做点事是吧,又不是来当大少爷的。

     “月姐想吃什么我就做什么吧。”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陆鹏就这样称呼她了。好像是顾青月自己这么说的,不过却有些记不清,或许是陆鹏一时放肆也说不定。不过她却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却从没有叫过他任何称呼,只是“你”而已。反正这院子里除了苏凝烟偶尔来访,也没其他人来,倒不会弄错。

     “……用青菜煮饭吧。”

     顾青月的喜好与众不同,爱吃的都是些清淡粗浅的东西。陆鹏也没什么怨言,陪着她吃粗茶淡饭,甘之如饴。

     他对顾青月疑心去后,自是满怀感激。这少女不但教授他功法,还时不时地给他讲一些修炼上的常识和诀窍。以她清冷的性格,可从没对旁人这般耐心过。

     陆鹏有时候也会疑惑,她干嘛对自己这么好?这想不出结果的问题只能自恋地归结到自己魅力超群上。

     顾青月睡回笼觉去了,她的作息时间相当固定,三月来陆鹏也已经习惯。

     等到他将饭做好,放在屉里笼得半温,顾青月才起床。站在门口看着她梳洗完,两人开始吃饭。这时候已近中午,这顿亦是早饭亦是午饭,反正每天两人是只吃两顿饭的。这也是顾青月的习惯。

     午后,又泡好了茶,在院中慢慢地喝。茶水依然如同三月前刚喝时那样苦涩粗砺,但时不时偷偷望一眼顾青月的玉容,再苦也都变甜了。

     顾青月目光悠远地望着天空,她经常这样出神,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陆鹏知道她肯定有许多藏在内心的故事,他真的很想知道,走进她的世界,替她遮风挡雨,和她同甘共苦。但也知道,至少现在,自己还没那资格。

     喝完茶,顾青月忽然看着陆鹏讲起话来。

     “既然你已经踏上武道,我就把武道的六大境界讲给你听。第一境界叫气法,讲究的是调和真气,理脉通穴;第二重叫灵台,以真气为引,筑灵台神府;第三重叫武相,此境界真气已可凝聚异象,威力无穷;第四境界叫圣途,第五境界叫神域,顾名思义,这两重境界已是称圣成神的至高境界。不过最后还有一重叫做天人,但这只是故老相传,从来没有人达到过。”

     她冷冷淡淡一口气讲下来,像是在背书一般。陆鹏也认真地听着,等她讲完,默默回味了一遍。

     顾青月闭上眼睛,良久睁眼道:“晚饭吃什么?”

     这是她每天都要问的,不知道为什么有这样奇怪的习惯。

     “用青菜煮饭吗?”

     “……炒一碗腊肉吧。”

     陆鹏知道她虽然这么说,但自己却是不会吃的,这肉只是让他一人吃。这位每晚出去修炼魔功的神秘少女,却是个素食者。

     顾青月闭目小憩,陆鹏起身去将院角晾着的青衫取下收好。顾青月就这么几件几乎样式相同的青布长衫,这种粗布男式服饰穿在她身上,却给人一种近乎完美的感觉。

     回头看了看静静靠在竹椅上的少女,陆鹏心中油然生出一股温馨的感觉。这样清静闲适的生活,就好像相濡以沫的小夫妻一样啊。他忽然之间有一种奢望,希望能够一辈子这样生活下去。忘记前世,放弃今生,一直这样陪着她就挺好。

     院外的桃花已快要凋谢了,几片粉色的花瓣被一阵轻风吹过来,悠悠地飘落,正好落在顾青月明净如玉的脸上。少女静静地一动不动,她又睡着了。

     陆鹏悄悄从旁边走过,看了看那花瓣下绝美的脸,鼻端幽香萦绕,也不知是花香,还是人香。

     春寒犹冷,陆鹏抱了床被子出来替她盖上。顾青月睁眼看了他一眼,然后又闭目沉沉睡去。

     她白天里睡得很多,因为夜里几乎没怎么睡。

     等她醒来时,陆鹏已经炒好了肉。顾青月皱着鼻子闻着香气,坐起身来。

     吃饭的时候,顾青月夹了一块肉,陆鹏正感奇怪时,她却将之放入了他的碗里,然后看着他点了点筷子。

     陆鹏无语地呆瞪了她一会,感觉好奇怪,这可是从没有过的。不过顾青月似乎是在表示她的关心,他心中顿时一阵甜蜜和温馨。

     他把肉吃了,这时候目光似乎瞥见顾青月露出一丝奇怪的表情。似乎是黯然,又像是哀伤。但很快,她就又平静下来,默默地吃着饭。

     陆鹏心里感到一阵异样,顾青月今天显得有一丝奇怪。虽然只有那么一丝,但和她平时冷清如古井般的性格相比,仍然很容易察觉。

     夜幕降下,两人惯例来到小扎坡。无论有没有月亮,晚上都会来这里练功。陆鹏想过,或许这正是顾青月到这乡下地方来的原因吧。

     今天晚上的月亮却是很美很圆的,月光温柔地沐在两人身上,一如三月前初见时那般。

     “月姐,你的功夫练得怎样了?”

     也不知道是怎么了,陆鹏脑子一乱,口不择言地问了一句。随即暗骂自己****了,偷眼却见顾青月一脸冷淡,像是根本没听见一样,他才松了口气。

     正要赶紧换个话题时,顾青月忽然抬起头看着他,陆鹏怔了怔,只见她轻轻地叹了口气,伸出一根手指,向他点了过来。

     陆鹏忘了闪避,他也根本避不了,手指准确地点中他的眉心,他身子一软,倒在地上。

     身体再无法动弹,但神智却十分清楚,茫然地想她这是要做什么。

     顾青月将他扶进草丛,放在旁边,取出一块丝巾盖住他的眼睛。陆鹏听见窸窸窣窣的脱衣声音,知道她又开始练功了。

     过了好一阵,忽然听见她轻轻地痛哼一声。陆鹏心中一惊,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点倒自己,但关心她却也成了一种习惯。

     他正在担心的时候,一只手伸到他胸膛上,轻轻地按住不动。陆鹏只觉得她的手不停地颤抖着,显然极为痛苦。

     但她却就这样按着,却没什么其他动作,陆鹏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也没法问她怎么了。

     过了好一会,忽然间一阵夜风吹过来,将盖住他眼睛的丝巾吹开。陆鹏顿时怔怔地凝望着面前绝美的景象,但很快他就回过神来,只见顾青月脸上露出十分痛苦的表情,而且,她晶莹若玉的身体上竟是开始出现诡异的紫色线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