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少年情怀
    江南三月,草长莺飞。

     明媚阳光照射下,清澈的小溪宛如一条明亮的玉带,在青翠的山间缠织而下。

     溪边坐着两名十五六岁的少年。

     其中一个圆圆的脸,面带懒洋洋的笑容,站在溪水里俯下身在水里捞着什么,嘴里低低地哼着小曲儿。

     另一个身体略显纤瘦,面容俊秀,却是面带迷茫之色,坐在旁边的青石上,手托着腮陷入沉思之中。

     良久,圆脸少年回过头,看了一眼,笑道:“小三,你又在发什么呆?”

     另一名叫小三的少年却是恍然未闻,待同伴又叫了好几声,才从沉思中回过神来,看了对方一眼,脸现古怪之色。

     他心中无比纳闷地想:“为什么会这样?我竟然是穿越到了这种古怪的世界!该怎么办好呢?”

     这少年现在表面的身份名叫陆小三,是名震江南的苏安剑府中的一名仆僮。但实际上,他的灵魂意识却来自一个叫地球的世界,是一名穿越者。

     他的本名叫陆鹏,前世是一个半宅青年。普普通通,没有任何出奇之处。然而两天前一觉醒来,就到了这个古怪混乱的世界。

     之所以说是古怪混乱,是因为陆鹏从身体原主的记忆里得知,这世界存在着这样的国家:秦、汉、唐、宋、明……是的,原来那世界历史上的朝代,在这世界成了并存于世的国家,并且互相攻伐交战,混乱不堪。

     可惜陆小三身份低微见识短浅,没听说过这些国家有哪些大人物,也不知道历史上那些咤叱风云的名人是否存在于这世界。

     “该怎办好呢?说真的,没了电脑手机,没了游戏动漫……我真能活得下去吗?”

     陆鹏很没志气地哀叹,习惯了刺激丰富的现代生活,来到这原始落后的古代世界,他真的好迷。明媚秀丽的山林原野一开始还能产生一些吸引力,但很快就厌倦了。他无比怀念家人,怀念网络、游戏和动漫,怀念从前的一切。

     “小三,别发呆了,回去吧。”

     圆脸少年抓着一只张牙舞爪的小螃蟹走了过来,随手丢到旁边的小篓子里,一边说一边打着哈欠:“好困,早知道不出来玩了,什么也没抓到,还不如睡一觉多美。”

     陆鹏无语地叹了口气,顺手拎起小篓子,斜背在肩上。

     圆脸少年抓了抓头,抢上两步拍了拍他肩膀:“臭小子,你不要这么一副为情所困的臭样子。我跟你说,秀秀其实很喜欢你的,你小子生得俊,从小到大都有女人缘,不像我……”

     陆鹏无奈地看了他一眼,这圆脸少年名叫陈杰,是陆小三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他还以为陆鹏这两天精神恍惚的样子,是因为喜欢上右园的一名小丫头。

     好吧,陆鹏能感觉到这个叫陆小三的家伙,在之前确实春心萌动,对那个叫秀秀的丫环很有意思。但他可没什么感觉,回想一下,连对方长得什么模样都记得不大清,只记得挺清爽的。

     也是到了对异性感兴趣的年龄了啊。特别是在这样枯燥的乡野村间。

     两人一路回村,村子名叫小陈庄,大部分人都姓陈。陆小三却不是这村里的人,他是随父亲从北方逃避战乱逃到这里来的,那时他才五岁。父亲在路上就生了病,到了这里后就丢下他死了。却是陈杰的父母看这小孩太可怜,将他收养下来。但自家有八个孩子,也只能勉强省一口吃的给小三,等到他十岁的时候,就和陈杰一起被送到了苏安剑府的苏家,做了一名小仆僮。

     一边回忆,一边在山间走着。天色已是将暮,夕阳在天边栈恋不去,柔美的余晕照得满山一片昏红。道旁开着大丛大丛的山间梅,姹紫嫣红,暗香浮动。引来无数蜂蝶乱飞,有几只还飞到陆鹏背着的小篓子里边,逗得里面的小蟹小鱼乱爬乱跳。

     踢开密压压遮满山路的草丛,趟过清澈冰凉的小塘,只见前边一头老牛在路边悠然吃草。牛上骑着小小牧童,正“驾驾”地装着在骑马,看见两人就嚷道:“阿杰、小三哥,你们又跑出去野了,七姑可是派人来找过你们了!”

     “她找我们做什么?”陈杰疑惑地挠头,七姑是苏家的一名仆妇,在右园负责打理一些杂务。

     “说是种什么花……”小牧童摇了摇头,又喜笑颜开,“小三哥,你瞧我骑马儿威不……咦!”

     陈杰一把拉起陆鹏就往村里跑,也不理会路上不断遇到的村人,一趟跑到家门口,大叫道:“娘!拿两张烙饼,我们去园子里了!”

     陈杰的母亲正在灶口忙活,闻声掀帘出来,没好气地道:“整天就知道野!现在又被鬼打上门来了?”

     “七姑找我们做事呢!”陈杰跑进去,不知从哪里摸出两只面饼,塞了一只给陆鹏,又拉着他就跑。急得陈母在后面大叫:“慢点,别噎着!这两个野小子!”

     两个人都是在苏家的右园做杂活,苏家主上心善,管得宽松,下面的奴仆也过得挺滋润。平时里两个人都是半天就能将份内的活计做完,下半天就回村帮着家里干活,或者跟着村里一帮小子漫山遍野疯玩。

     “快快,可别去晚了没了!”

     陈杰拉着陆鹏一边飞跑,一边冲他挤眼:“小三,这次咱一定要抓住机会!你可得把秀秀约出来,今天晚上就把她……嘿嘿……”

     陆鹏一怔,顿时明白他为什么这么激动。在右园,他们这些仆僮只能在外院打杂干活,跟内园的小丫环们接触的机会甚少。而苏家何等身份,纵然是右园这些做粗活的丫环,也个个生得清秀整齐。平时里大伙儿议论起来,话题大都是围着这些姑娘们转。哪个妞儿生得最甜,哪个笑得最骚,哪个最好勾上手。

     而去内园种花的活计,则是难得的跟小丫环们接触的机会。

     陆鹏顿时也感到一些兴奋,他前世作为一个宅男,整天闷在家里,接触女孩的机会也是少得很,这种去勾搭小丫环的事儿,倒是挺刺激香艳的。

     三口两口将冷硬的饼塞下肚,两人很快跑到右园。这园子就在村子旁边,两人从侧门跑进去,迳直奔到役事房。

     身材又高又胖的七姑正叉着腰,在跟几个中年妇人说着什么。看见陆鹏二人,就斜着眼睛瞪了一眼,说道:“狗撵来了?”

     陈杰弯下腰,撑着膝盖哈哈喘气,一边陪着笑:“姑,可别笑话咱了。我可是听说您有事吩咐,就一趟子赶紧跑过来的。”

     “哼,你那点儿花花肠子,就别在老娘面前装模作样了。要不是听说种花,你会这么积极?”七姑哼了一声,指着他俩道,“俩臭小子听好了,是让你们去种花,不是去摘花的。敢在里边儿乱来的话,小心打断你俩的狗腿!”

     旁边的几个妇人都笑了起来,其中一个凑趣儿道:“小杰儿这猴急得,你才几岁,就想姑娘了?可别把人家小三带坏了,我家四姐还等着嫁他呢。”

     这些人大都是村里头的,个个都是熟人,说话也没甚顾忌。就是七姑,看着凶悍,其实心肠也挺软。

     陈杰陪笑了几声,向陆鹏使了个眼色。两人拿了花锄花筐等工具,一路进内园来。这内园比外院可严谨得多了,毕竟是有小姐住在里边的,门口守着两名带刀汉子,瞪着眼睛盘问了好一阵,才放两人进来。

     来到花圃边,就看见十多个花枝招展的小姑娘围在那里,叽叽喳喳的指点笑语。几个先来的小子假装在那里种花,实则偷偷摸摸,动手动脚,引来一片娇嗔。

     陈杰看得眼热,叫道:“兄弟们,下手慢些,给小杰留几朵!”

     一看见他俩,回过头来的丫环们忽然笑作一团。有几个便将一名低头红脸的小姑娘推出来,笑嚷道:“你家小三哥来啦,还不快去。”

     那小姑娘慌得小脸通红,偷看了陆鹏一眼,背过身去就往人群里钻。

     陈杰拉着陆鹏低声笑道:“都说了秀秀喜欢你这小子,啧,快,约她今晚去小扎坡。”说着将陆鹏一推。

     陆鹏从没经历过这种场面,有些慌乱地拿着花锄走过去,正准备去拿地上的花。一名丫环叉着腰将他一拦,娇笑道:“你做什么呢?”

     他顿觉脸上发烧,那丫环一眨眼,笑道:“哎哟,小三看见我就脸红,莫不是喜欢我么?”

     旁边一人把她一推,说道:“走开!别打扰人家!”

     陆鹏只觉香风扑鼻,一个温软的身体被推了过来。他连忙扶住,却正是那叫秀秀的小姑娘,正红着脸,手足无措,似乎想要推开他,但抬头偷偷看了一眼,却又倚得更近了一些。

     周围一片笑声,有人说道:“小两口过去说话儿,我们自玩我们的。”

     陆鹏和秀秀被推到园子一角,他这时候心里渐渐地平静下来,看着面前这羞红着脸的小姑娘,心里顿时大动。

     要说这秀秀生得还是挺不错的,而且又温柔文静,陆鹏胆子一大,伸手抓着她的手,柔声道:“秀秀,你喜欢我吗?”

     秀秀低着头,半天不说话,等到陆鹏渐感失望时,才听她细若蚊蚋的嗯了一声。

     陆鹏顿时大喜,这么害羞的小姑娘真是别有一番情趣。他大着胆子,想伸手去抱秀秀,小姑娘吓得往后一缩,颤声道:“这……这里不行的……”

     陆鹏一呆,顿时想起陈杰说的话。似乎这里惯例,有情投意合的,就相约到叫小扎坡的野外去。

     他低声道:“秀秀,今晚去小扎坡好吗?我等会来接你。”

     秀秀低垂着头,陆鹏看见她耳根子都红了,又过了好一会,才听见她轻轻嗯了一声。

     陆鹏又惊又喜,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真没什么恋爱史,以前长相相当一般,从没有被女孩青睐过的经历。这时候张口结舌,动手又没胆,顿时僵在那里。

     秀秀抬眼偷看,忍不住红着脸偷笑,低声骂了句:“傻子……”

     正在这时候,忽听脚步声响,有人走进这园子来。

     陆鹏还没回头,只听四下里一片倒吸凉气之声,接着扑嗵、扑嗵之声,园中众丫环仆僮,一个接一个地跪倒在地。

     转眼间就剩下陆鹏还站在那里了,他毕竟是来自现代社会,还无法接受自己的下人身份。

     “咦,你们在干嘛呢?”

     这说话声音说不出的动听,清脆温婉,动人之极。陆鹏听得心中一跳,忍不住抬头瞧去。

     只见一名少女亭亭玉立在园门边,她身穿一件淡黄色的罗裙,头上青丝如瀑般泻在香肩边。肌肤如雪一般晶莹洁白,纤细修长的身姿,秀美如画的眉目,看上去宛如天仙一般明艳绝美。

     她的眼眸清澈而又闪着纯真的光芒,俏颊上带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显得既娇俏而又令人大生亲近之感。

     而她身上却又有种令人为之倾倒的绝美气质,既温婉高雅,而又精灵慧黠。

     陆鹏生活在信息爆炸的年代,网络上美女也见过不少了,却从没一个比得上这少女的半点。

     他看得不由怔住了,浑然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和处境。

     而此时园子里顿时一片忙乱,丫环们乱纷纷地叫着三小姐,小子们全都吓得跪伏在地,头也不敢抬。除了陆鹏以外,下人们全都跪下磕头了。

     那少女歪着头向花圃里瞧了一眼,笑咪咪地说道:“种花呀,很好。月姐姐,咱们这边走,别打扰他们干活。”

     她身后跟着一个青衣女子,却是低垂着头,不声不响,也看不清面容。

     黄裙少女向旁边的环门走过去,一边好奇地看了鸡立鹤群的陆鹏一眼。这时陈杰连滚带爬地抢过来,一把将陆鹏拉得跪下去,低骂道:“臭小子,你傻了吗?”

     陆鹏仿若木头人一般。此时他的心里忽然将连日来的软弱犹豫一扫而光,坚定而又欣喜地握紧拳头。

     好吧,既然来到这世界,我一定要努力出人头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