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四章
    昙花先前一直缩在角落里,看到公子玉的身影消失在门口了才欢快的奔向青瓷,恩,奶奶说过,坏人姻缘要被驴踢的,被驴踢好痛的,一定不要!几步窜到青瓷身边,神情一顿,偏头,伸手戳了戳青瓷的脸蛋。

     “姑娘,你的脸怎么又红了?”

     青瓷抱着小匣子立在廊下,察觉到昙花的动静下意识抬头,双眸春水点映,双颊红了一片春桃,让年纪大些的来瞧,必然是掩唇一笑,少不得还要打趣一番。可昙花年纪小,根本想不到那些。

     顿了顿,眼睛瞪得溜圆。

     “是将军欺负了姑娘?!”

     想到甲一下午说的未必打得过,昙花还煞有其事的点头,“是将军的话,我们一家全上也确实打不过……”

     自己是来照顾姑娘的,现在是姑娘的人,应该帮着姑娘才对!可是,将军真的打不过呀,而且说是跟将军怼,爹娘怕得先怼自己一顿了。

     青瓷回神,见昙花急得都快哭出来了,连忙摸了摸她的小脸安抚道:“他没有欺负我,是我自己站在廊下久了,风吹的。”昙花不信,抓着青瓷的手眼泪汪汪道:“姑娘,你受委屈了,我打不过将军……”

     青瓷抽了抽嘴角。

     这种事本就不好和外人说,昙花又年纪小,说了还不知道明不明白呢!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你先进去收拾一下屋子吧,我有事跟甲一说。”

     昙花因为无法给青瓷【做主】很是自责,听到这话恹恹的应了一声,双肩耷拉的进了屋子。

     青瓷撇向一边努力正着脸色但还是能瞧出来在偷笑的甲一,凉凉道:“再笑,我就让她什么事都来问你。”

     “咳!”

     甲一马上端正了态度。

     开玩笑,自己怎么去给她解决难题?实话说了别说姑娘,怕是将军第一个先收拾自己!

     此时夜幕初上,廊下的灯笼都已点上,寒风吹过,烛光隐隐摇曳,青瓷紧了紧身上的披风,借着不明显的烛光和一层淡淡的月华看着甲一的脸,轻声道:“你既然等在这里,现在就开始说吧。”

     甲一是少卿的近身侍卫,他没跟着少卿走,自然是要给自己解惑了。

     “为何现在不能食鸡肉了?”

     甲一微微垂首,不看青瓷。

     “有一次和将军一起在荒林立埋伏,准备了三日的干粮,结果我们这边出了内女干,被敌军包围,援军来补了那么快,第五日的时候撤到了一个荒村,在村里没找到任何吃的东西,又退回了林子。”

     甲一皱眉,面上也露出了恶心之色。

     “野鸡野鹿野兔,全部生吃。”

     在林子里不敢生活,那次几乎是蹲一会就换个地方,哪里有生火的空隙,完全过上了野蛮人的生活,吃生肉喝冷血,甲一现在回想起来胃里都一阵犯恶心。

     青瓷愕然,竟是因为这个?

     一直都知道战争残酷,可青瓷了解的战争都是从书上看的,都是纸上谈兵。哪怕知道穷困到了极点时还有人食人肉,可那都是书上看的,离青瓷的生活太远了,身边人从未有谁做过这种事情。

     原来,纸上看的再多,都是空谈,远不及冰山一角。

     少卿从小进的吃食哪样不是精致的?就算幼时在宫里皇后娘娘不喜欢他,可青瓷相信真没人敢在吃食上苛待他,到了江南后,他吃的东西更是自己亲自把关的,可现在……

     许久之后青瓷才轻声又问道:“鸡兔鹿不能吃,现在他吃东西的习惯是什么?”

     甲一道:“不能吃的这会竟也一次想不完,我回去好生想想,给姑娘写下来。”顿了顿嘴边有些苦涩道:“至于现在喜欢吃的,属下不知道,边关生活和那边自然不同的,战时都是干粮,闲时就是大口吃肉大口喝酒也罢了。”

     战士豪爽,青瓷点头表示理解。

     “既如此,那就麻烦你了,烦你好好想一想,列个单子给我吧。”

     “这是属下应做的。”

     青瓷偏头看了一眼外面,已是月上树梢。

     “我也不耽误你的事了,你快回去军营吧,只一句你帮我转告,军事重要,但他的身子更重要,药要记得吃,切不可再熬夜了。”甲一应了,转身往外走,青瓷又把他喊住了,“你若看到甲二,让他来找我。”

     甲一动作一顿,背着青瓷的眼睛眨了又眨。

     口中却没丝毫犹豫的应了,“是。”

     甲一离去后,青瓷一边琢磨心中的菜谱一边往里屋走。大口吃肉大口喝酒,他现在可不能喝酒,可若是执意给他弄清淡的,怕是也不愿意吃,怎么样才能中和一点呢?

     “姑娘姑娘!”

     昙花欢快的从小厨房的方向跑了过来,开始的无力早已不见,喜得眉梢好像都在跳,青瓷抬头见她这模样也不由一笑,这丫头心思简单,想一出是一处,笑问道:“听到什么高兴的事情了?”

     昙花一脸捡了大便宜的表情快速道:“姑娘,刚才厨房的妈妈告诉我,将军回来了,燕国也降了,战争已经结束,夜市又恢复了!”

     夜市?青瓷这几年随着乔望舒跑了很多地方,很多地方的夜市都已经见识过了,不觉得有多有趣。见青瓷很明显的不感兴趣,昙花连忙道:“我们这的夜市虽然也和其他地方差不多,就是卖东西卖吃的,但是姑娘你可以买东西呀!”

     “我们这的大毛可便宜了,先几年一直打仗,家里人都把皮毛炮制好了放着呢,现在好容易平安了,所有人都会卖,比以前更便宜的!”

     边关将士多,百姓也彪悍,那山间的畜生都进了肚子,留下的皮毛是比其他地方多得多,而且这边皮毛大多是野生畜生身上的,比家养的好上许多。听到这,青瓷也来了兴趣,“你派人问问乔三爷,看他跟不跟我们一起去。”

     这生意乔望舒肯定要参上一脚的。

     “好,我这就让人去问。”

     应了应了,可眼睛还是晶亮亮的瞅着青瓷。

     伸手点了点她光洁的小脑门,“我们也去准备出门吧。”

     “好咧!”

     昙花彻底兴奋了,拉着青瓷就回去换衣裳,还不忘对一旁的妈妈道让她去叫乔望舒。

     现在战争已了,公子玉也平安归来,乔望舒整日也没什么事情就混在军营,看战马的训练,看将士和战马的磨合,正低头看军马食料呢,和乔望舒相熟的军士远远的从大门那边过来,大声道:“乔三爷,你妹妹叫你回去呢!”

     公子玉没回来之前,乔望舒天天都去安慰青瓷,去长河边去外面都是乔望舒陪着的,所有人都知道他两是兄妹。

     “麻烦兄弟了。”

     乔望舒谦虚了一句,拍了拍手将手上的草料抖尽。说话间那人已经到了乔望舒跟上,大笑道:“有人在门口等着呢,我不过就是穿个话而已,你快去吧,别耽误了你妹妹的事情。”

     善举虽是青瓷做的,用的也是公子玉的名义,可送钱的是乔望舒,军中所有人都看到的,后来给百姓送粮食乔望舒也给了钱的,这事旁人也清楚。加上他虽然是贵族公子哥,却不矫情,很快就和军中人打成了一片,人缘很好。

     又闲话了几句,乔望舒抬步往大门的方向走。

     刚绕过一顶营帐,铁栏杆的大门已经看到了,乔望舒却突然被人给拦住了,看着甲一,挑眉道:“你找我有事?”这也由不得乔望舒诧异,甲一是公子玉的人,哪怕他现在贵为百姓英雄,青瓷也喜欢他,可乔望舒和他还是不对盘。

     乔望舒一直在军营厮混,就昨天在人群中看了公子玉一眼,到现在两人也没有私下见过面。

     甲一微微欠身,行礼过后正色道:“乔公子,你送过来的那批军马似乎出了点问题,有几匹精神萎靡还出现了拉肚子的症状。”

     这话在乔望舒的意料之中。

     那批马毕竟才长途跋涉送到了京城,然后又马不停蹄的跟到了边关,送来的时候有些精神就不是太好,兽医说了是劳累所致。乔望舒之所以守在这边也是为了最快知道情况,听到这话点头,“你等我一会。”

     向大门处等着的妈妈走去。

     “姑娘有什么事情?”

     妈妈弯身回话道:“姑娘要去夜市买皮毛,问公子是否要一起?”

     听到妈妈说这话,乔望舒就马上想到了边关皮毛真便宜,根本就不需要再次提醒。可现在军马重要点,皱眉道:“我就不去了,让姑娘玩高兴。”妈妈领命去了,乔望舒转身往回走,心中也念着皮毛生意。

     明天让人出去打量收购,正巧也要回京了,谁也不会嫌钱多。

     乔望舒没来根本就不影响主仆二人的兴致,进夜市没多久身边跟着的几个妈妈手中包袱就满了。青瓷伸手指,“这张,这张,还有这张!”两件白色的狐狸毛可以给青雅青雯,那件小的粉色鹤毛正好给向晚的龙凤胎做小披风!

     边关的真的很便宜,几乎是京城那边三分之一的价格,东西还比她们好!

     利润太大,青瓷都琢磨着要不也大肆收购一番好了?

     除了青瓷,所有人手里都抱着包袱,连昙花也不例外,不过她手里的是她自己的,乐呵呵的凑在青瓷身边道:“姑娘买的这些我就先替家人谢过姑娘了!”

     手里的一包都是青瓷买给昙花的。

     人兴奋,手里还抱着东西,大冬天的,昙花脸上还冒出了热汗,青瓷拿出手帕给她擦了擦额头,抬头四顾一番,鼻尖隐隐闻道了混沌的味道,向右一望就看到了一对老夫妇摆的馄饨摊。

     “走了这么久也累了,去吃碗混沌暖暖身子。”

     其他人自然没有异议,一行人走向了馄饨摊,青瓷偏头在昙花耳边说了几句,昙花点头,起身向外走去,没一会就招来了几个健壮的汉子,包袱全部给他们,一名妈妈带着他们回了院子。

     所有人都空了下来,青瓷也松了口气,自己想帮她们拿东西她们也不愿,只有给些钱让别人先送回去了。

     老两口一直做馄饨生意,手艺非常的好,青瓷本只是借口歇歇,可当混沌真上来的时候,浓郁的想起一下子跑进了鼻尖,让人的胃口大开,拿起勺子轻抿了一口鲜汤,整个人都一下子热起来的感觉。

     眼睛一亮,正要试试混沌的味道,动作却一顿,回头看向了后面。

     后面时一条小巷,漆黑一片,看不到里面,巷口也没人。

     昙花嘴里塞了混沌,说话也有些不清楚,顺着青瓷的动作也回头,疑惑道:“姑娘在看什么?”青瓷看了一会回神,见昙花吃得汁都留在嘴角了,拿帕子给她擦了擦才道:“没事,我就看看,你好生吃你的,别弄在衣服上了。”

     或许是错觉吧,怎么会觉得有人在看着自己呢?

     一行人吃了热腾腾的混沌,又在夜市上逛了好一会,最后连青瓷手上都提了一个小包袱,夜色中走回了家,家里的妈妈已经备好了姜汤,所有人都狠狠灌了一碗才各自洗漱散去了。

     青瓷泡在木桶中,热气蒸红了脸颊,闭着眼养神,心里正在琢磨最先做哪一件,上到老太太下午刚出生的幼儿青瓷都买了的,幼儿……眼睛悠的睁开,“昙花,我们回来的时候可有妈妈说甲二回来过没有?”

     “唉?”

     昙花也把这事忘记了,想了想才道:“妈妈没说,想必没回来吧。”

     京城那边的消息,自己一直都从甲二那边知道的,虽然他早已说了,关于青釉的事,京里没有一点动静,可还是每天都要问,甲二也是每天都会出现在自己身边的,好像,上午从军营分别后,就没见过他了?

     “姑娘,你找他是有什么要紧事么?不然我现在再让人过去一趟?”

     青瓷摇头。

     “不用,都歇下了,也没什么要紧事。”

     明天再问也是一样的。

     昙花探着脑子仔细瞅了瞅青瓷的神情,见她温润淡然,想来是没急事的,心里暗暗记下明儿一早就去找人,口里却高兴又羡慕道:“姑娘,我今天总算知道花钱有多畅快了,有钱真好!”

     出门时,昙花把青瓷收拾得妥妥帖帖后,还不忘把自己的小体己拿出来,一共也就几两银子,小心翼翼的揣在内衣兜里,结果东西抱回来一堆,钱都没花,全是姑娘给买的!

     想到这,谄媚的对着青瓷。

     “姑娘,你不问价钱直接买的动作太帅了!”

     青瓷默然,因为这里的物价比京城便宜太多,抱着占便宜的心态怎么可能还去砍价?不过也是赞同的点头,“确实,买东西确实让人觉得很愉悦,虽然明明是花了钱,但就是高兴。”

     “千金难买我乐意嘛。”

     “是这个理儿。”

     洗漱过后,昙花替青瓷绞干了头发就下去了,青瓷睡时不喜欢旁人守在一侧。穿着雪白的里衣,披着云红的薄袄子,朝床榻走去路过桌上时看到上面放着的今天的战利品,青瓷脚步顿了顿,这会子倒没多少的睡意。

     将黑色的包袱打开,露出里面云缎一般的黑绸皮毛。青瓷第一眼瞧见它的时候,就觉得他该批在少卿身上。打开针线包,寻出黑线金丝的绸缎,拿出尺子量了一番就开始动手做了起来。

     披风很容易早,皮毛都是炮制好了的,穿上线就行了,主要是再找一块合适的内衬就行了。青瓷穿线的动作不快不慢,半个时辰后也好了,揉了揉泛酸的脖子,将它叠在一边,其他的抽空再做,再玩睡,明儿该起不来了。

     明天还得问妈妈们边关这边的菜谱呢。

     吹灭了烛火,放下了勾帐,青瓷闭眼躺在床上,一边想着各个披风用什么内衬,一边慢慢睡了过去。

     公子玉自己动手将身上的戎装换下,抬手间露出腰间隐隐的腹肌和伤疤,几乎整个横穿腹部,狰狞的形状,看着就让人觉得疼,甲一撇了眼,见伤口已经开始结疤,下意识嘱咐了句:“主子得注意,别弄破伤口了。”

     可有可无的应了声。

     “阿姐今天一晚都在逛夜市?”

     “是。”

     甲一把青瓷今晚在外的所作所为都叙述了一遍,不仅将青瓷等人去吃馄饨和让人搬东西回去,甚至买了几件皮毛,什么样式的,全部重复了一遍。

     末了,甲一还感叹道:“大姑娘给所有人都买了,唯独没买她自己的呢,”

     所有人?

     公子玉勾了勾嘴角,顿了顿又继续将披风批好。

     回头看向甲一,“我回去了,你不用跟着,去歇着吧。”

     甲一看着公子玉稳步离去的背影,突然想着,主子你就这么过去了,不会被大姑娘赶出来吗?

     没有惊动一个人就进了宅子,站在青瓷的屋子外,没有马上回去,而是立在廊下仰头看着天上并不明显的月色,乌云飘飘浮浮,月华若隐若现,公子玉静眼看了许久后缓缓伸手,解开了身上的披风。

     青瓷迷迷糊糊的觉得太热,还伴随着总是喘不过气,下意识的逃到内侧,那股恼人的炙热又传了过来!忍无可忍的睁开双眼,屋内是一片朦胧昏暗的烛光,青瓷有些发愣,睡前不是吹了灯?

     都没放暖炉怎么会那么多,口干舌燥,脸上都冒了虚汗。

     伸手撑着床榻准备要起身,却突然摁住了一个温热的手臂?!彻底清醒瞬间扭头,然后整个人更木了,少卿怎么会睡在自己旁边的?

     “恩?”

     只见他满脸热汗,双颊潮红,眉心不舒服的紧紧的蹙起,伸手探向他的额头。

     好烫!

     “少卿少卿,你怎么了?”

     青瓷一个轱辘起身直接蹲在了床上,轻轻推了推他。公子玉似清醒了,半睁着眼朦胧的看着青瓷,嘴唇干涩到有些发白。青瓷跨过他下床。“你发高热了,我去给你找大夫,你别乱动,知道吗?”

     一边还说一边伸手拿一旁的衣服,结果一步还没踏出人又被拽住了手腕。

     回头,他睁着双眼静静的看着自己,眉心仍然紧蹙。

     “不去。”

     他病着,青瓷也不会对他发脾气,只是弯身好生诱惑道:“你发高热了,我叫了大夫就回来,不会太久的,听话。”一边说一边掰他的手。

     掰不动。

     青瓷:……

     无奈的瞅着公子玉,公子玉一言不发的看着青瓷,手上的劲儿一点都没松。青瓷竖眉,佯怒道:“你烧成傻子我就不要你了!”

     这个威胁让公子玉的双眼瞪大了几分,似犹豫了,青瓷高兴,正要再接再厉,公子玉刚刚明明松了几分的手劲又紧握了!青瓷无法,无奈道:“小祖宗,你在发高热,你身上还有伤,你执意不叫大夫是为什么?!”

     因为着急,声音不自觉大了几分。

     公子玉垂眸,长睫盖住了他的双眸,还是一言不发,却莫名的觉得有几分委屈的意味。青瓷本以为还是不会得到回答,可这次他顿了顿,虽小声却很郑重道:“不能让旁人知道我在阿姐这里,会坏了阿姐的清誉的。”

     青瓷:“……”

     真的没有想到是这个原因。

     顿了顿,张口正要说反正这里没人认识我,你身子为先,公子玉抢在她之前开了口。

     “用酒。”

     “唔?”

     公子玉抬头,看着青瓷的眼睛,清澈的双眸只有青瓷,满满的青瓷。

     “我们在野外时,都用烈酒擦身,降高热很有效。”

     你都能想到怕别人看到你在这里会毁了我的清白,就没想到我用烈酒给你擦身更难为情吗?可看着他因为发热有些水润的双眸,里面全是满满的自己,只有依赖和信任,到了嘴边的话又退了回去。

     “好,我去拿酒。”

     好在边关百姓都爱喝酒,不分男女老少不分时日,家中总是备了不少的酒。青瓷动作小心,没有惊醒任何一个人就搬回了一小坛子酒,回到屋里时少卿闭眼似乎又睡过去了,眉梢都染上了潮红,看起来格外的脆弱。

     青瓷动作轻柔再轻柔,又把厅里的暖炉挪了过来,还放了两个火盆在床边,确定公子玉不会冷到了,这才掀开了被他汗湿的有些发皱的被子。

     他似乎被这个动作惊扰到了,羽扇般的睫毛动了动,青瓷屏息等待,然后呼了一口气,没醒。

     或许是先前不舒服的原因,里衣在他的动作里早就被挣开了,露出了白润结实的胸膛,顶端的红润似乎因为骤然失了温度而立了起来,青瓷眨了眨眼睛,面色发红的移开了眼睛,然后视线一顿,心疼无比。

     旧日的伤口都已好了却还是留下了深浅的痕迹,而新的伤口却刚刚开始结疤,少年精瘦的上身,竟是没一处是好的,青瓷捂着嘴,将眼中的湿润憋了回去。

     用酒将帕子浸湿,小心翼翼的避开他的伤口给他擦身子。

     忙活了好半天才把上半身擦完,青瓷伸手摸了一把脸上的汗,然后盯着公子玉的裤子半响,他仍熟睡,似没有半点反应。青瓷看了许久,伸手把裤子的腰结打开,闭眼,一鼓作气把公子玉的裤子给巴拉了下来!

     动作有些大,公子玉不舒服的动了动,翻了个身背对着青瓷。

     青瓷木然的看着他黑色的里裤,快速扫了一眼眼前修长的双腿,幸好腿上虽然也有伤,但都是旧日伤心,没有新伤。青瓷所以瘪着头不看他的退,只拿帕子模糊的擦了起来,一点都没碰到他黑色的里裤。

     擦完一遍后,青瓷觉得自己也快发高热了,整个人红成了一只虾。

     将被子给他妥帖盖好,也不知道擦一遍有没有效果,得等小半个时辰来看。外面天色依旧一片漆黑,青瓷也没看现在什么时辰了,反正今晚是歇不了了,索性不睡了,将帕子盖在公子玉的额头,起身,走向桌子。

     上面堆满了大大小小的包袱,青瓷随意翻了翻,将两团雪白的狐狸毛取了出来。

     这两个是给青雯青雅买的,正好做围脖。

     将东西搬到床边,一边做针线,一边随时查看少卿的情况。幸好,用烈酒擦了身子,他的高热下去了一些,眉心也没蹙的那么紧了,青瓷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一边做活,一边时不时的给他换帕子。

     昙花睡眼朦胧缩着肩膀打开了房门,瞧着仍旧漆黑的天幕,快步跑向了厨房,厨房的妈妈们正在烧水,见昙花来了,直接指着台子上道:“在那呢,姑娘自己拿。”昙花应了一声,端起杯子自己先灌了一杯。

     “舒服!”

     “姑娘说得没错,早起喝被蜂蜜花蜜水,真的好舒服,妈妈们也试试!”

     烧水的妈妈笑呵呵的说道:“这是你们年轻姑娘爱吃的,我们这些老婆子早就不用这些了,你快速洗漱了,姑娘这会子怕也该起了,往前有次我起来的时候都看到姑娘已经在练字了,你别耽误太久了。”

     “恩!”

     昙花应了一声,快速把自己打理干净,端着一盅花蜜水去了青瓷的屋子。

     刚到正厅就看到青瓷披着衣裳走了出来,双眼清明,昙花诧异道:“姑娘怎么起的这样早?”正厅就点了两盏烛台不甚明亮,所以昙花没看到青瓷眼下的疲惫。青瓷没回话,只道:“你们这边早膳一般都吃什么?”

     甲一那边还没送过来,青瓷不敢白白给他准备什么吃食。虽然来了一段时间,但那时候担心这个担忧那个,自己吃东西都是为了填饱肚子,根本就不看入口的是什么,更别说看昙花他们吃的什么了。

     “羊奶和馍馍,姑娘今天想尝尝鲜吗?”

     因为知道姑娘是在江南长大的,所以这宅子里专门备了一个会烧江淮菜的妈妈。

     “恩。”

     青瓷含糊的应了一声,“你给我端些过来吧。”

     “我这就去跟妈妈们说,姑娘先穿好衣服,我一会子就过来伺候姑娘熟悉。”

     昙花不疑有他,说了一句就去了。

     都是羊奶和馍馍,但姑娘吃的又和下人吃的不一样了,还是自己亲自去说比较好。

     昙花离去后,青瓷转身,绕过了木格的屏风就看到了已经穿好衣服站在那里的公子玉。青瓷忙走了过来,“怎得现在就起来了?”一边说一边伸手探向了公子玉的额头,公子玉微微弯身配合青瓷的动作。

     好在,高热已经下去了。

     心松了下去,青瓷直接嗔怪的看了他一眼,“你太胡来了。”

     公子玉仍是弯身的动作,和青瓷的眼睛平视,然后又凑近了几分。

     “我想阿姐了,所以来看阿姐。”

     青瓷直接伸手推开他的脸,“你想我了也该白天来,大晚上的跑过来,吹了风难受的是你自己。”公子玉抿唇,委屈又不悦:“白日公务多,抽不了空。”

     说完就突然弯身将青瓷拦腰抱了起来。

     青瓷先是失控的诧异,然后怒了,“你干嘛呢,你腰上有伤!”青瓷可没忘记昨晚那狰狞的伤口。公子玉不言,将青瓷温柔的放在床上,曲腿蹲下,捉住青瓷的玉足,轻轻一动就被他褪下了鞋袜,露出莹润的脚趾。

     青瓷下意识的动了动,脚趾弯曲,更为可爱。

     公子玉喉结动了动,大手将青瓷的脚掌握在了手心。

     潮红一瞬间涌上了脸颊,青瓷一下子双腿缩进了被子里,侧着眼不敢看公子玉的神情。公子玉起身,抬眸,看着青瓷颤抖不停的眼睫,微不可察的愉悦在眼中一闪而过,声音带着浓浓歉疚。

     “军中事务多,我不能守着阿姐睡觉,阿姐可怪我?”

     他带着那样重的伤都不能好好休息,自己怎会忍心怪他?青瓷回头,担忧嘱咐道:“军中事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的身体真的应该好好休息了,你答应我,别忙的太狠,一定要注意休息,知道吗?”

     “我知道。”

     公子玉郑重的应了。

     “砰!”

     两人间的温馨嘱咐被一声巨响给打破了,公子玉面无表情的回头就看到了惊慌失措的昙花,羊奶馍馍撒了一地,看着公子玉冰冷的视线,昙花吞了吞口水,东西都没收拾,转身直接跑了出去!

     “噗嗤。”

     青瓷被昙花慌忙不已的模样给取悦了,刚才的旖旎心思也不复存在。

     “你快去吧,别耽误了事情,记得一定要吃早膳。”

     公子玉心中叹了一声可惜,若没昙花这一遭,兴许还能骗个临别吻呢?

     “恩,我走了。”

     直至出了门外,看着在廊下发呆的昙花,公子玉脸上的寒气又重了几分,目不斜视的路过她,谁料后面却传来了小姑娘磕磕绊绊的声音。

     “站,站住!”

     声音都在发抖呢?公子玉心情突然就不错了,突然就理解了青瓷刚才为什么被取悦了,停住脚步,好整以闲的回身看着他。

     昙花双手握成拳头,鼓足勇气瞪着公子玉。

     “你这样是不对的!”

     “姑娘是好姑娘,哪怕你是将军,我也不准你欺负姑娘的!”

     为了证明自己的勇气,还往前踏了一步。

     浑身抖得像个筛子似的胆子还有几分,公子玉看了她一会,没回应,转身大步离去了。公子玉离去后,昙花鼓起的勇气马上就泄了下去,整个人几乎都是软的。

     我,我吼将军啦?

     泪奔的跑回里屋找青瓷求安慰。

     “姑娘,要是将军打我,你会帮我求情吗?”

     昙花刚才为了壮胆子,几乎是吼出来的,青瓷在里面都把话听得一清二楚,早就乐不可支了。这会子小姑娘要哭不哭的怂样,直接让青瓷在床上都笑弯了腰,昙花又急又怒,“姑娘,人家都是为了你才这样的,你还笑!”

     “哈哈哈,好,好昙花……”

     青瓷忍了又忍才止住了笑意,“你放心,他要是打我,你找我告状,不怕。”

     “哈哈哈哈。”

     看青瓷笑得在床上打滚,昙花重重的哼了一声,大步出去了。

     坏姑娘!

     “哈哈!”

     公子玉回到军营中,甲一早早等在一侧,送上了昨晚拟好的单子。这是去燕国的人员名单,燕国以降,还要年年进贡,不过这些都需要章程,京城那边传了消息,由三皇子全权主理这件事。

     公子玉垂首将名单全部看了一遍后还给甲一。

     “没问题。”

     甲一道:“那属下现在就吩咐下去了?”公子玉点头,伸手拿过一旁的军机,“加个人。”

     “谁?”

     翻开白色的折子,“让甲二也去。”

     “甲二?”

     甲一不解,甲二现在是负责大姑娘安全的人阿?主子昨天就把人拘在军营里,今天就直接把他打发到燕国去了?“让甲二去,那大姑娘的安全谁来负责?”

     将手边的动作放下,公子玉抬眸,淡淡的看着甲一。

     “现在还有谁敢到我身边闹事?”

     平静的狂妄。

     好吧,甲一默然。现在主子的声望已经到了一个无人能及的地步,在军营里所有人,哪怕遥遥看见都自动敬礼,驾马走在城中,没有任何标识没带任何亲兵,所有的百姓都会给主子让开道路。

     “可为什么要让甲二去?”

     甲一还是不明。

     公子玉挑了挑眉,“让他给哥哥给父皇传递情报呀,免得他们以为我贪墨了。”

     甲一默然,主子这分明就是为了告诉太子告诉皇上他没贪污,可防的不是他们,而是为了让他们知道后堵住以后还有其他口舌的大臣!战争残酷不错,可一旦战胜,资源太多,谁都会眼红的,更别说本就看不对眼的了。

     甲一表示明白,愉快的找甲二说话去了。

     乔望舒进了宅子,见几乎没人说话,打扫的也都是动作小心没有发出大的声音,不解的看了一眼天空,日头都出来了,难道青瓷还在睡?一路不停的往里走,闻声而来的昙花忙迎了出来,

     “乔三爷。”

     声音也很小。

     乔望舒抬头看了一眼被屏风隔开的里屋,压低声音道:“青瓷还没起?”

     昙花当然不能说谁知道昨晚姑娘和将军做了什么,吃了早饭竟又睡去了!低头道:“我也不清楚,姑娘用了早膳后还是神思倦怠,又睡了,或许是昨晚没睡意看书久了吧……”

     因为心虚,不敢抬头看乔望舒的神情。

     乔望舒并没有为难昙花,因为他知道青瓷晚上不习惯有人近身伺候,以前红檀绿蝉都不会在晚上守夜,更别说昙花了。

     “好吧。”

     “那你转告青瓷,我先回京,你让她跟着将军一起回京吧。”

     好在现在战争已停,就是后续的事情,最多不过十天半个月就该起身回京了,自己要先一步走了。昙花不解抬头,“这是为何,是什么原因,公子得说清楚呀,不然姑娘问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是我自己的事情,没有牵扯到其他。”

     “你只告诉青瓷,别担心,我只是先走一步回去调查事情而已,不会有危险。”

     还以为那批马只是旅途劳累,没想到昨晚竟然没人查出了马瘟!审问了一晚上,确定不是军中人动的手,当然万事无绝对,可乔望舒却突然想到了当然在中间联络自己的人,那个人,当初给自己的感觉就不怎么好,但是中间事务又确实没问题。

     原来在这等着呢!

     竟然敢给你乔三爷下套!

     幸好战争已经结束,幸好这批马还在磨合没有放在一起养,若是需要它们上战场,若是和别的军马养在了战场,有马瘟的病马上了战场下场会怎样?

     要是因为这个输了,自己完了不说,乔家都完了!

     想到这些,乔望舒哪里还坐得住?这边调查不能听,自己也恨不得马上飞回京把人给揪出来!

     昙花本还想再说,可看到乔望舒低垂眉眼闪过的狠厉,吞了吞口水。

     “好,等姑娘醒了我会如实转达的。”

     “恩。”

     乔望舒应了一声,再次抬眼看了一眼里间,并无担心,反正现在公子玉在呢,没人能威胁到青瓷什么了,想明白了也不再留恋,转身大步离去了。

     青瓷这一觉好睡,不是自己醒的,而是被昙花推醒的。朦胧的睁眼,然后一瞬间闭眼,被光线给刺到眼睛了,声音沙哑道:“什么时辰了?”

     “晌午了,姑娘吃了午饭再接着睡吧。”

     一边说一边扶着青瓷起身,青瓷顺着昙花的力道起身,揉了揉有些发闷的眉心,人还是混沌的,半眯着眼。昙花直接道:“姑娘,乔三爷走啦,回京了。”

     这一剂孟药下去,青瓷彻底清醒了。

     杏眼睁圆,“三哥怎么走了?他不是说大军一起回京吗?!”

     两人都知道战争既然已经结束,在边关呆不了太久了,要带着燕国的时臣回去,还要给将军们请赏,京城的人也都早早等着呢。

     昙花将乔望舒早上留的话复述了一遍,末了还加了自己的见解,道:“我看乔三爷面色不愉的很,像是回去找人算账的,姑娘不用太过担心了。”

     乔望舒这些年走南闯北早就有了自己的路子,青瓷自然不担心他一个人回去,只是好歹想知道为何回去,不然心里总惦记着。用热帕子洗脸后才觉得混沌的脑子清醒了些,“你叫甲二过来,问问他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说到这个昙花就不安的说道:“正要给姑娘说这个事呢,以前都是我哥哥和那位大人联系,可昨天我哥哥去找他,没找到人,今天又去了,还是没找到人!”

     “不然,姑娘您问问将军吧?”

     虽然他做的事情有些不合常理,但他是将军,是无所不能的将军,总会知道的。

     乔望舒走了,甲二也失踪了?青瓷心里总觉得有些怪异,可又不知道这怪异是从哪里来的。点头应了,“恩,我看到他就问,你别着急,他是有本事的人,不会轻易出事的。”

     再见公子玉的时候来的很快,青瓷刚刚用完午膳公子玉就登门了。

     青瓷见他一身银色盔甲,稳步从院内走来,像是从天而降的战神一般。还没说话嘴角就上扬,那上面是满满的愉悦。公子玉走到青瓷身边坐下,将她看进了眼里,确定她已经休息够了才满意的点头。

     “你的人找了甲二两次,可是有要事?”

     神色平静,声音稳定,丝毫不见昨晚病弱时的脆弱和……任人摆布。

     青瓷眨了眨眼睛,然后又摇头,自己怎么会怀念昨晚的那个他呢?这样可不好,哪有盼着人生病的!将脑子里纷杂的思绪甩了出去,点头道:“恩,我找他是有些事情,你知道他在哪吗?”

     公子玉继续问到底是何事,只直言道:“甲二去燕国了,你若有事,找甲一就行。”

     顿了顿,“当然,我更希望你直接找我。”

     没问出口的怎么去了燕国就被公子玉这句直白话给羞红了脸。

     “大白天的,说什么呢你!”

     瞪了他一眼,正色道:“三哥今早走了,为什么,你知道吗?”

     公子玉点头,并不隐瞒。

     “恩,他的马出了问题,他怀疑是当初中间联系他的那个人有问题,回去查了。”

     乔望舒没说原因,公子玉也没直接说原因,看来他们并不想自己跟着操心?青瓷顿了顿,想了一会又道:“好吧,你直接告诉我,他会有生命危险吗?”

     “不会。”

     公子玉毫不犹豫。

     好吧,看来这件事得等到回京后才知道是具体事宜了。青瓷将它放到了一边,顿了顿,虽是不安,虽是忐忑,但还是说出了口。“我找甲二也不是其他事,是为了问他京城的事情,你跟那边有联系吗,你知道,知道青釉的情况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