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一章
    这本是一出伤离别,唱的是相公随军出征妻子独留家中的故事,原是悲词,整个曲调亦是悲戚,没想到乔望舒把整个的调子都改了,直接上了跌宕的战鼓声,悲戚也换成了你若守好国我亦护好家的壮烈。

     当真是别出心裁眼前一亮。

     “好!”

     皇上也称赞了一声,笑望着乔望舒。

     “你叫什么,这曲子是你改的?”

     乔望舒手握香扇,脸上的魅意已然消失,换上了一种别样的英气美,雌雄莫辩。闻言躬身行礼再抬头,朗声道:“江南乔家乔望舒,参见皇上。”

     竟是男儿身!

     现场一片喧哗,连皇上也诧异了,惊得不仅是原是男儿身,更是惊他自报家门,望族男儿跑去唱戏了,还这么出色?这种原也有之,大多是家途中落少钱使的才偶尔去唱一两出,乔家好着呢。

     再有,也无人敢唱到皇上面前来阿!

     戏子是贱籍,乔望舒笑得无比肆意,丝毫不觉得丢人,反而有些得意洋洋了,配着他那张脸,并不会让人觉得不快,只有些哭笑不得,这性子,是和常人大有不同。皇上都有些词穷,顿了顿才道:“你来这唱戏的事,家里可知?”

     “知道。”

     “不过这个不重要!”目光灼灼的盯着皇上,“皇上认为望舒唱得如何?”家里的知不知道不重要?皇上又被噎了一回,“唱得很好,改编的很出色。”乔望舒眼神更热烈了,再次询问道:“那皇上觉得望舒以后会赶得上曲艺大家吗?”

     所以,他还打算一直唱下去?

     不仅皇上懵了,连其他人也懵了,除了谢家人和少卿,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了,看起来这么机灵的一人,怎么性子跳脱到了如此地步?皇上到底是皇上,很快回神,想了一番点头道:“你在这方面确实很有天赋。”

     “如若一直坚持下去,会成为大家的。”

     乔望舒这次舒坦了,笑得更为张扬了,舔着脸跟皇上要赏赐,“皇上看得舒心,可否赏望舒一番?随意什么都可以,直接送到江南乔家去!”要赏赐要得这么光明正大,还指明要送回江南去?皇上失笑,然后询问道:“送到江南去是给谁看?你为什么会走上这条路?”

     “当然是给祖父看得了,谁让他一直说我不务正业!”

     这理所当然的模样儿,还直接跟皇上抱怨起来了。“皇上您来评评理,唱戏怎么了?又没偷又没抢,我就好这一口!唱戏的哪点比会写会画的差了?就是不爱琴棋书画那些一窍不通,所有的窍都点这上面了!”

     “至于为什么喜欢这个……”

     乔望舒说得那叫一个坦率。

     “因为我天生虚荣,就喜欢别人的目光注视在我的身上!”

     仰着下巴,无比自信又特别自恋,直白到了极点。“咳,咳咳……”现场一片咳嗽声,太子殿下正喝水呢,这会子也在捂着嘴咳,这乔望舒,简直,肆意到了极点,真是让人好笑又好气,不知道乔家老太爷最初知道他是这样一个人时又是怎样的震惊和无奈了。

     皇上也是忍俊不禁,笑了好一会后才点头。

     “朕明白了,不赏你东西了,直接发道旨意去江南,重点在夸你,如何?”

     如此上道!乔望舒这下子身心都舒坦了,跪下,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大礼,“叩谢皇上隆恩,一定让祖父高挂堂上,日日观看铭记在心!”这恩谢得,皇上直接捂着肚子大笑起来,旁人也是,可想而知,这乔家老太爷整日面对着这样一个孙子,怕是一直啼笑皆非了。

     旁人大笑的空当,乔望舒抬眸看向了正低眉好整以暇瞅着自己的少卿,眼刀子在他脸上丢来丢去,这眉这眼这皮肤,怎么越长越好了,一点都没变粗糙的!狠狠地瞪了少卿一眼,一男的,长那么好看作甚?!

     少卿也定定地看着乔望舒,嘴唇微抿似笑非笑。

     见状,乔望舒脸上的青筋都快冒出来了,这死孩子,他在嘲笑自己!太子来回看了两人一次,好笑的开口道:“怎么,你们两还有什么官司?”太子的声音惊醒了其他诸人,皇上这会子兴致很高,也颇为有趣的看了过来。

     少卿看了一眼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只是微笑回望,收回眼神,几乎和乔望舒同时回答。

     “太丑。”轻飘飘的。

     “太美。”咬牙切齿的。

     平心而论,光看五官,其实两人没有什么差距,重点在于气质。如果说少卿是天上嫡仙的话,那乔望舒就是一朵人间富贵花……一个美得过于直白所以让人欣赏,一个美得深藏不漏,所以让人仰望。

     欣赏,仰望,高下立现。

     大笑又再起,众人在笑之余又难免再次有了疑惑,刚才晏君的事看来,这三皇子和谢家的关系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评判了,说他和大姑娘关系好吧,又何以要这样对待天祈的人?那可是谢家老太爷的学生。

     说是闹崩了吧,现在三皇子和乔望舒两看相厌,可这分明就是感情还算可以的证明呢,若是真闹崩了,又怎会说到这个话上来?那也就是还有一个可能,三皇子和谢家关系没变,只是单纯的不喜晏君?

     脑子转得快的人,都看向了站在看台一旁的晏君。他神情丝毫不变,垂首端立不为所动。青瓷也看向了晏君,眼中疑惑一闪而过,回想当初,晏大哥每次来谢家都是去祖父书房,这么几年下来,自己也只见过他寥寥数次,少卿更少,只知道有这么一个人而已。

     他两何时生了怨了?

     这个问题现在自然没有人来解答,乔望舒下场后比赛继续,第二场比的是算术,天祈鸿德两人都会而且速度还一样,最后是平局。第三场比的是辩论,论点也跟谢家有关,直接拿去年谢家二老爷谢明朝的功德伞来说事。

     如果洪水真绝提,这领头人,退,还是不退?

     天祈选的是不退,鸿德是退。

     天祈学子看着鸿德的方向,质问,“身为百姓父母官,灾难当头时,如何能退?对得起一身的官帽,对得起百姓的爱戴吗?!”而鸿德这边丝毫不让,“命题是洪水真绝提,如果不退,几乎可以断定会亡故!”

     上前一步,声势逼人。

     “我问你!”

     “如果在任亡故,皇上再指派新的官员是否需要时间?那灾难后的一切调度又该谁来?在新的官员到地方时,百姓早就乱成一锅粥了!不退,我钦佩,但知道要分得清轻重缓急,以身殉职固然伟大,但为百姓办实事更重要!”

     天祈这边自然不服,就算县令都有副手呢,在新官员到来之前,他可以接手调度!还没开口再辩,皇上起身,直接下了结论,“这场依然平局。”

     这才刚开始呢?

     皇上打量四周一番,在大臣们站的地方停了停,扬声道:“两方的论点都是对的,这件事没必要再争,争下去也不会有结论,所以是平局。朕之所以把这件事给点出来,是因为在今年夏季洪涝频发的时候,不希望有人东施效颦!”

     去年谢明朝靠着这件事翻了身,就莫名其妙真真假假多了许多的功德伞出来。厉目扫过某些大臣,全部都不敢跟皇上对视低下了头,皇上冷哼一声再道:“灾难当前时,退于不退是你自己的决定,朕当然不喜欢你们之中任何一个意外亡故,也更不想听到百姓说朕的官员是逃兵!”

     “自己审时度势,好好掂量该如何做!”

     “再让朕发现故意为之,一定严惩不贷!”

     不少大臣都羞红了脸色,皇上又扫视了一遍才收回了眼神,换了一副和蔼的神色看向了在场的学子们,“今年的比试谁输谁赢你们心中自有定论,朕也就不再重复。春闱在即,朕在金殿等着你们!”

     “是!”

     所有学子齐齐朗声回话,一定要去金殿!

     事情已毕,皇上也起驾回宫,皇族众人都纷纷离去,其他人还在原地交头接耳。这次天祈和鸿德的比试实际上没有谁输谁赢,若看成绩,鸿德胜一场,另外两场平局。那场说不上胜之不武,可晏君自己放弃了,虽然他分明就会狂草。

     所以,这次两方倒没有和往年一样成了斗鸡眼,都在春闱见真章!

     而这次比赛,明面上是天祈输了,可最大的赢家却是谢家,第一场和最后一场都跟谢家有关,谢家大姑娘又出了那样的风头,谢家老太爷更是从头到尾都陪在皇上身边,这会子又跟皇上回宫去了。

     很多人拦着老夫人说话,连带着谢青瓷也脱不开身,慌乱间垫着脚尖看离去的皇族一行人,只能看到后面的侍卫们。谢青雯谢青雅也从后面走了过来,谢青雯笑望着青瓷,“原来姐姐一手狂草也这般出色。”

     谢青雅也道:“是了,我那会子还怕大姐姐你不会呢!”

     谢青雯谢青雅的位置和女学的姑娘们在一起团团坐,杨贵妃刁难的时候,姑娘们也在议论,议论青瓷会怎样应对,都没猜到原来青瓷的狂草这样出色!青雅看到她们当时一个个都张大嘴的时候,笑得可开心了!

     我大姐姐什么都会!

     谢青雯上前一步在青瓷耳边轻声道:“今天这事杨贵妃怕是不会善了,宫里有娘娘还不打紧,只是听闻杨大人的闺女已经守孝满三年,要从祖祠回来了,到时候,必然会入女学的,只怕到时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姐姐要小心为上。”

     杨贵妃的侄女,杨大人的闺女杨倩如要回来了,这事青瓷是知道的。看着谢青雯真心为自己打算的模样,青瓷亦是一笑,轻声道:“她又不是老虎还能把我生吃了不曾?这杨小姐能忍得住清苦去祖祠为母亲守孝三年,说不定是你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呢。”

     谢青雯也只是一笑。

     “但愿如此。”

     等老夫人终于寒暄完,时间已经过去了小半个时辰,青瓷扶着老夫人登上马车,谢青雯和谢青雅直接回去,青瓷则是陪着老夫人去外面逛逛,说好多年没有回京了,也不知道现在都发生了什么变化。

     至于乔望舒,唱完戏后就没看到人,也不知道跑哪里野去了。

     除了绿蝉红檀还跟着,其他的丫鬟婆子们都回了谢府,马车外除了马夫还有两小厮跟着。现在老夫人才算彻底放了心,问道:“现在青釉怎么样了?”在家时一直忍着没问,就怕隔墙有耳。

     青瓷笑道:“祖母放心,现在青釉好多了,你一会见了便知。”

     马车往城内而去,这会子已经快到午膳的点儿,街上的商贩已经少了许多,马车在一家胭脂铺子门口停下,铺子里听到声响的婆子们赶快迎了出来,青瓷先下车然后再伸手扶老夫人,有婆子笑道:“大姑娘许久没来了,铺子里进了好多新鲜的胭脂呢。”

     “最近忙,倒是不得闲。”

     一边应付着婆子一边扶着老夫人往里走,“祖母,这家的胭脂铺我倒是常来,香料细腻味道宜人,祖母也来瞧瞧。”老夫人自然笑着应了。四十左右的半老徐娘笑着等在门口,正是这胭脂铺的掌柜。

     “周妈妈。”

     青瓷笑着打了招呼,周妈妈弯身福礼,“大姑娘好。”又对着老夫人行了一礼才道:“想必这位就是老夫人罢?这外面的东西都是给旁人看的,老夫人和大姑娘一起随我进去到内阁一看可好?”

     二人自然没有不允的,随着掌柜拉起朱红色的帐子,走进了里面。

     里面还真的摆满了各色的胭脂盒子,不过几位都没有在这停留,而是继续往里,穿过了两个小弄堂才到了一座藏在市井中的小院,隔着外面的大路有几条胡同的距离,既又声音又不会太过热闹。

     敲门。

     里面很快就有人来应声,听到是周妈妈的声音才开了门,张妈妈开门后见到青瓷和老妇人,连忙弯身行礼,“大姑娘,老夫人。”老夫人没有忙着进门,而是四处看了一番,旁边的胡同里还有三两个小孩玩着皮球跑过。

     “你确定这个地方适合静养?也不适合藏人……”

     青瓷扶着老夫人往里走,“青釉现在不需要静养,祖母你一看便知。再有,我也没想一直把青釉藏着,被发现也罢,我后来才想明白,谢明安比我们还怕!”一开始时确实为了给青釉换地方而绞尽脑汁,觉得哪里都不妥。

     后面才茅塞顿开,我怕什么,怕的该是谢明安!

     就在城内找了处宅子,胭脂铺也盘了下来,宅子外院住了好些个会拳脚的武师,隔壁还是个武馆,他谢明安敢找到这里,自己就闹得人尽皆知!有手脚快的人进去通知青釉,青釉在内院门口垫着脚尖等。

     见到来人,忙不迭的奔了过去。

     “姐姐,祖母!”

     老夫人连忙把人给扶住了,惊慌的上下查看,“跑什么,祖母在这!”青釉乖乖的站在老夫人面前让她仔细查看,老夫人越看越惊喜,最后失声道:“青釉身子好了么?”

     现在的青釉和当日差别太多了。

     当日从江南走的时候,身板比青瓷瘦了哪止半分,面无血色,走几步路都要喘气。现在身上都有些肉了,再不是当初那个风一吹就会倒的姑娘,最主要是,脸色的气色也好了许多,看着红润可人。

     一点早夭之相都看不到了!

     “外面风大,咱们进去说话。”

     青瓷青釉一左一右的扶着老夫人往里面走,“现在青釉身子已经好很多了,遇到了一个好大夫,现在气血也跟上了。”这话的意思就是身体并没有好,只是比以前瞧着要好上一些,老夫人激动的心情才稍稍缓解。

     还以为这孩子好了呢……

     进了里屋后只拉着青釉说话,青瓷在一旁笑看着,又嘱咐张妈妈说午膳就在这里吃了,张妈妈应了,去吩咐小厨房多准备些饭菜。青釉觉得这一年过得比以往十多年的时间加起来都要精彩!

     起身,从一旁的柜子里抱了一堆的小东西出来。

     “祖母,这些都是我在市集上给你和祖父买的!”

     老夫人一一看去,很多的小东西,包头,捶腿的,梳头发的,各色的针线丝巾,很多很多的小玩意。说实话这些东西真的都不值钱,可老夫人眼睛却红了,比收到奇珍异宝还要高兴,“青釉真乖,祖母很喜欢,祖父也会喜欢的。”

     “祖母,我给你变个戏法!”

     也不等老夫人回应就小跑到了镜前,从盒子里拿出了几样东西贴在了脸上,再转身时,竟是变了一张脸!也不是变了脸,只是轮廓发生了一些变化,和青瓷不再那么想象,就算见过青瓷的人再见青釉,只会觉得两人有些想象,绝不会想到孪生姐妹上面去!

     老夫人只觉得今天的惊喜一茬接着一茬。

     从榻上起身走到青釉身边,伸手摸着她的棱角和眉骨,这两处地方稍稍垫高了些,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的,靠这么近也看不出来贴了东西,简直和皮肤无缝的贴合了起来。“这是谁给的,这么奇妙!”

     这东西自然也是张老先生做出来的。张老先生以前为了躲谢明安的走狗,易容了很多次,这么多年下来,易容术和他的医术也快不相上下了。现在青釉不需要静养,她需要在外慢慢走动,多接触些人气。

     一味的静养只会让她的身子越来越乏。

     “是给青釉治病的大夫做的,今天不在,下次给祖母引见。”

     青瓷的话点到为止,老夫人却明白了,知道有些话是不能当着青釉说的。当初青瓷确实是写信说过给青釉找了一个医术很好的大夫,不过自己和老头子都并未抱什么希望,名医看了那么多,也不见有什么起色。

     后来知道家里有内鬼,连药方都是动过的!在内鬼没有查出来之前也不敢再问青瓷任何关于大夫的事,万一又被那内鬼知道了呢?没想到躲在江南这么多年,不仅没有护住青釉,还差点害了她!

     这大夫医术好是真的,连这种奇门的东西也如此擅长,肯定不是泛泛之辈了。

     青釉真的好高兴,拉着老夫人分享她的喜悦,“祖母,我戴着这个可以出门玩,我可以去城外看山看水,晚上还可以出去逛市集,对了,祖母,我还有了朋友!祖母,隔壁的李姑娘是我的朋友!”

     青釉全身心都在散发着愉悦,和一年前真的大为不同。那时候的她太安静了,安静到了连生气都没有多少的地步,现在浑身都是活力,一点都瞧不出是病人。老夫人也欢喜,欢喜到只知道点头,“好好好,青釉高兴就好。”只看青釉的脸,既愧疚又欣慰,至于她说的那些,出去后问青瓷就行,现在只想好好看看这个一直被亏待的孩子,她开心,自己的愧疚也能少一些,百年之后在佛前,也能心安理得一点。

     青釉和老夫人许久没见,很多的话要说,青瓷就让她两慢慢说,自己则是往后面的小厨房而去,祖母年纪大了,有些忌口的东西怕这里的人不知晓。刚穿过回廊就听到墙头一声轻响,仰头,墙头上立了一只雪白的小猫。

     它蹲坐在墙头,歪着头似是疑惑的望着自己,青瓷停下脚步,仰着头看它圆润的蓝眼珠,比上好的蓝宝石还要耀眼,这只猫浑身雪白没有一丝杂毛,非常漂亮。它轻巧的从墙上一跃而下,脖子上系的小荷包抖了抖。

     瞒着优雅的步伐走到青瓷身边嗅了嗅,然后直接扭头就窜上了树,青瓷直到看不到它的身影了才好笑的转身,这猫都分得清自己和青釉。

     这猫就是隔壁李姑娘的,从第一次出现在这个院子的时候它脖子上就有一个好荷包,第一次的时候,出于好奇和对青釉安全的考量,拆开了荷包看过。里面就一个纸条:哥哥坏,说好的糖葫芦又没有给我买!

     光看这行字就可以想象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嘟着嘴抱怨的模样。

     知道没有安全问题后就没再干涉这只猫到院子里来,倒是青釉一来二去的用猫咪身上的荷包和隔壁的小姑娘建立了很好的感情,也一直嚷嚷着等她的身子再好点,一定和那个小姑娘相邀出去玩儿。

     这点青瓷也是赞成的。

     青釉现在身子好了许多,也只限于在人群中慢慢来去,不可过于劳累,隔壁那个小姑娘,一想就觉得是活泼的那种,还是等青瓷身子再好些再见罢。

     小厨房挨着后门处,青瓷刚到就听到后门一声响,转身看去,老先生正从后门进来。并没有发现站在廊下的青瓷,而是低着头皱眉若有所思。青瓷挑眉,然后笑问道:“老先生这会过来,用饭了没有?”

     直到青瓷说话老先生才发现青瓷在,抬头,倒像是被唬了一跳般,怔怔的看着青瓷,一句话都没有说,眼中甚至有点恐慌?青瓷疑惑上前,“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老先生不答,不发一言的看着青瓷,神色很是惊疑不定。

     以前就猜那位小公子贵气逼人,今天去鸿德学院看了一回热闹,才知那是皇三子!他跟在皇上身侧吗,面目清冷气质却很和曦,哪怕面无表情旁人都会想要亲近他,可自己只觉得冷,只记得那个雨夜的阴寒眼神!

     这人太表里不一了!

     老先生久久不回话只惊恐的望着自己,青瓷也慌了,想了想急忙问道:“难道是青釉的病出了问题?”

     声音一下子变得急切,老先生也从回忆中醒来,忙摇头,“青釉身子暂且无事,别担心。”看着青瓷,犹豫的问道:“你和三皇子的感情很好么?”不明白老先生为何会提到少卿,可青瓷还是点头,“对,我们一起长大,在我眼里,他和青釉是一样的。”

     老先生吞了吞口水,这一年,自己是看着青瓷如何照顾青釉的,说句大实话,如果青釉需要,以命换命青瓷都是愿意的,她对三皇子也是如此?想了想才有个磕磕巴巴的说到:“这一年我对青釉如何,你是知道的,我是不会害你们的,对吧?”

     “那当然,从未有过这样的想法。”

     青釉的身体就是最大的证明,老先生确实是拿最好的医术来调理青釉的身体。老先生点头,犹豫半响最后还是直言道:“那你听我老头子一句劝,你相信三皇子可以,但不要完全相信他。”

     青瓷是个好姑娘,那人的性子太过诡异,怕青瓷以后受伤,哪怕他当初威胁自己是为了青瓷好,可那样的性子,以后若翻脸,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想了很多可能可完全没有想到少卿身上,青瓷不解,“老先生这是什么意思?”虽没发火,可脸色还是有些微微泛冷,老先生也跟着不悦了,好心没好报!袖子一甩直接往里走,“你不信就算了!”

     自然不会让人离开,青瓷拦在老先生身上,整理了一番才又道:“抱歉,虽然他是三皇子,可我一直拿他当亲弟弟看,不能忍受旁人说他半分不好,所以,我为刚才的表情道歉。可是老先生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么?”

     就是因为你说拿他当亲弟弟才会这样跟你说的!

     这一年的相处下来也是有感情的,也知道青瓷不是随意搬弄是非的人,也相信了她的品德。老先生皱眉看了青瓷好一会,最后眼睛一闭直言道:“我实话跟你说,当初我是怎样都不愿意治青釉的,是三皇子找的我。”

     “他怎么找的你,你又是怎么愿意的?”

     一想到那晚的场景,老先生还是忍不住浑身一抖。那个夜晚实在是太恐怖了,走南闯北那么多年,心狠的人不是没见过,脑袋掉了不过碗大的疤,可真的没有见过他这样的!没有刑没用刀,就让人胆颤到了骨子里,而且连死人都不放过!

     “他说,我要是不治,就让我把亡妻的尸骨挖出来挫骨扬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