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一章
    祖宅要送东西的消息很快就传了出来,郝妈妈刚刚吩咐小厮们在门口把临时的台子搭好,就已经围了一群最早得到消息的人。

     “都不要急,再等一会。”

     “人人都有,都不要一拥而上。”

     这宅子的总管站在门口喊着维持着次序,青瓷站在二楼廊柱后静眼相望下方的热闹,远远地瞧见村长也领着一群人过来。村长忙忙到了门口先就是深深鞠躬,“这如何使得,村里受京里的贵人照拂早已知足,这如今如何还受得这些贵重东西?”

     村长很是惭愧,这宅在常年无人,这次好容易来了人却说不愿被打扰,是以这冬至也不敢上前叨扰,连上门上个安也不敢,却没想别人倒先给好处了。

     总管自然不会接这话,神态谦虚地和村长说起了话。

     青瓷听了几嘴就觉得没趣,浑身懒懒的,连下面的热闹也不愿意瞧了。转身正要离去却又听村长道:“大姑娘天恩浓重,小老儿们远在穷乡亦觉得荣耀,感恩大姑娘近年来的恩德,也衷心被大姑娘祈福。”

     “只是乡中物少,也知道大姑娘从来不缺什么,都是乡亲们的心意。”

     “还望不要嫌弃才好。”

     青瓷停住脚步,眸色复杂的看向下面。

     显然是早有准备的,村长的话音刚落,就有一堆人抱着包袱走了过去,一一打开,却是山里常见的东西,山货,野味,还有很多妇人缝制的小荷包。

     其中一位有些磕巴道:“大姑娘的衣服我们自然是不敢做的,也没有那么好的料子,这些料子是专门去镇上买的,听人说,这料子做荷包赏人,在宫里也是不差的,就盼着大姑娘用得顺手些,不要为这些琐事烦心才好。”

     语气忐忑期盼,深怕人拒绝。

     青瓷低头掩眉,眼眶微红,这些淳朴的心意,回报的是自己无意间的一次嘱咐。

     何德何能……

     不忍再听或是不敢再听,脚步有些匆忙的离去这些热闹,郝妈妈站在不远处看着青瓷狼狈地消失在拐角,叹了一口气,但愿这些淳朴的心意能感染到姑娘才好,不求涅槃重生只求姑娘不再这样暮气沉沉便好。

     从后门而出,脑中思绪复杂,身子乱走,抬眼时,又来到了熟悉的湖边,遥望京城的方向。谢家村离京城实际不远,坐马车也不过一天的时间,说远还近。青瓷眉心微蹙,这中间的距离,岂是一天的马车能够到达的?

     人走了,心还在那。

     向晚快出嫁了,穿上嫁衣的她是否倾城?青釉哭够了没有,祖父祖母是否担心她时亦不放心自己,吃住可好?太子殿下,自己把所有的麻烦都丢给了他,也不知道他是否应付得当?

     少卿……

     他,他还好吗?

     轻轻地叹了一声,眼中思绪万千,是满满的不舍。

     响动惊醒了青瓷的沉绪,回首看去,竟是上次那个小丫头。小丫头还是背着她的小背篓,只是这次有些狼狈,单脚一蹦一跳,手中还拿着一截子细木头当拐杖,见她跟个小兔子似的,眉头凝的死紧,好似焦急得挠心挠肺。

     似察觉到青瓷的目光,小丫头动作顿了顿,鼓着脸颊,没看青瓷。

     还在生气呢?

     青瓷一声轻笑,想起了上次自己说过那些话后,小丫头负气离去的画面,后来几日再遇见也不肯上前和自己亲近了,脾性还挺大呢。

     不知是否听见了青瓷的这声轻笑,小丫头眼睛瞪得溜圆,慌忙得单脚蹦着走,却一下子失了准头被一块石头被绊了一跤,直挺挺地摔了下去,面朝地,半天没有反应,小药篓中的药材撒了一身一地,甚至头上还顶着青绿的药草。

     “哈哈哈。”

     青瓷再也忍不住,捂着肚子笑了起来。

     清脆的笑声让季瑶的小脸涨得通红,真想就这么一辈子躺在地上算了!还在羞恼中,手臂就传来了一阵拉力,温和的嗓子也紧接着传来,“既然腿脚受了伤就该好好在家里养着,若有事非要进山,也要妥当,你急急忙忙做什么?”

     不要你管。

     小丫头正在羞恼的当头,抬头就瞪了一眼青瓷,却见青瓷笑脸不减,浅浅地望着自己,脸色再次染上了樱桃,总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坐在地上把药草细细捡回背篓地,小声解释。

     “这些药材要给娘换药钱的,每日都不能耽误。”

     “刚有人叫我说祖宅在发好东西呢,我怕去晚了就没有了……”

     青瓷偏头,静静听她说,再一次仔细打量她。小丫头肤色偏黄,年纪尚小手掌已然有些粗糙,身形还算圆润,身上的冬衣也算厚实,美观谈不上,却不会冻着她。叹了一口气,摸了摸她的发顶。“不着急,去再晚都有的。”

     季瑶抬头怔怔地看着青瓷,想起她是现在祖宅住着的人,这一身的清贵必定不是伺候人得了,得了青瓷的话,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低头抿了抿唇。

     “你娘是什么病,为何要一直用药草吊着,村中其他人可有给过帮助?”

     只说娘不提爹半句,怕是没了爹了。

     若父亲还在世,这么小这么娇的姑娘,怎么舍得她进山呢?

     说起谢七娘的病,季瑶小小的叹了一口气,满脸担心。

     “实际也没什么大病,只是大夫说我娘这是抑郁成疾,常年下来好不了的,若是家里银钱有,每日人参肉挂的滋补着,慢慢地也能养下去,只是……”

     小小的拳头握得紧紧的。

     “是我无用,现在还不能好好地孝顺娘!”

     人参肉挂这些东西,在青瓷眼里只是一味药,根本不会想它的价值几何,到了季瑶这里,却是贵上天的东西,现在的她,再努力也办不到。青瓷低眉想了半刻,竟是再问,“村里的人呢,我看这里的村民,并非手中无余钱之辈。”

     季瑶眨了眨眼,摇头道:“我娘的病是我家的事,村里的人帮着我们照料田地每年的收成半分不少的送回我们手里就已经是天大的恩情了。”

     青瓷再次伸手摸了摸她的发顶,“这是你自己想的,还是别人教你的?”

     季瑶笑了笑,这次开心许多,“是我娘教我的,我娘说的,人家帮你只是情分,莫不可占着情分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能不麻烦就不要去麻烦别人。”

     “所以,你娘就等着你明年去京城么?”

     祖宅的小丫头们,若愿意,大多都想去京城看看,谢家的三等二等小丫头大多不是采买,都是这边的姑娘们自愿去的,青瓷当然知道这点。青瓷也大概猜到了这个小丫头的娘是什么脾性,抑郁成疾,因为去世的爹么?

     想去陪夫君又舍不下还年幼的闺女,所以只等她找了好去处就好下去了?

     青瓷未尽的话季瑶听得十分明白,这些话,三奶奶早就清楚的告诉过她了。她知道娘难过,知道娘每日都会拿着爹的衣物看了又看,可是自己真的舍不得娘,不想娘走。娘走了,一个亲人都没有了……

     悲从中来,哭成了小花猫。

     青瓷伸手,将季瑶拥进自己怀里,轻拍后背安抚她。

     “放心,你娘会没事的。”

     哭得伤心的季瑶并没有听清这句话只是哭,青瓷也不再劝,由着她哭。

     在青瓷那里哭了一通,再回家时都已经到午饭的时候了,季瑶眼睛还微微泛红,可看到家中厨房冒气的炊烟什么也顾不得了,药篓放到一边就直接单脚蹦向了厨房。

     “娘,你怎得起来了,快去睡!”

     谢七娘还是那样消瘦,脸上怒气满满,“昨天就跟你说了,腿摔了就不要再进山了,左右我这病就这样了,你伤着还进山若出了什么意外,我日后拿什么跟你爹交代?”

     谢七娘少有这么严厉的时候,季瑶既怕又委屈,站在原地,眼眶再次通红,执拗地看着谢七娘。这是自己的女儿阿,她那样孝顺还不是因为自己?看着那双眼睛,谢七娘的火气就这么直接下去了。

     摇头,“吃饭吧,下午不要再进山了。”

     季瑶低低地应了一声,沉默的上前帮忙。

     家中午饭简单,只是几个馍馍和几样家中种的小菜,好在东西管够,能吃饱就已算是不错。谢七娘把菜中的唯一的几块肉都放进了季瑶碗里,季瑶沉默吃饭,只是把肉分了一半给谢七娘,怕她再还,还挪了挪位置。

     谢七娘心中不知作何感想。

     这么好的闺女,自己真的要舍了她去陪夫君么?可是,真的很想念,日子也真的很难熬,再也看不见那人,再也听不见那人爽朗的笑。一想到此眼睛就泛红,也不愿让季瑶看到,低头吃饭,只是味如嚼蜡。

     “看来是来得不巧了,正好碰上吃饭了,该打该打!”

     谢七娘怔怔地起身,看着郝妈妈领着一群人进来,手里都拿着东西。“不知妈妈此来是为何?”郝妈妈笑道:“这不今天冬至,想着给村里人添添喜气,想着你们家病的病小的小,就直接送上门来了。”

     祖宅住人是大事,谢气娘久病家中也是有所耳闻,今日见郝妈妈的穿着打扮,再见她后面那些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当下弯身感谢,“如何能劳得妈妈亲自送,这是折煞我们了。瑶儿,快给妈妈上茶!”

     季瑶也傻了,听到谢青娘的话连忙起身,单脚跳着去找很久不用的茶具了。

     看着小姑娘蹦蹦跳跳的过去,头上的小啾啾一抖一抖的,可爱极了,不由一叹,“你虽凄苦,但真的有个好女儿。”柳七娘闻言也看向季瑶的背影,弯唇一笑,“确实。”

     这宅子伺候的人少,大多也都是上了年纪的,也不爱吃酒耍牌的,天幕刚黑没多久宅子里就慢慢安静了下来,只有青瓷屋子外还站了几人,其余的,大都睡下了。青瓷端坐在书桌前,手执笔停在半空,凝神看着纸上自己写的字。

     卿需怜我我怜卿。

     偏头却是迷惘,自己该找点事情做才是,这么耗下去只会和小丫头的娘一样,抑郁成疾,不能倒,还要回去看看青釉和……他呢。

     只是,该做什么呢?

     外面传来走动的声音,顺着声音抬头,却见小丫头轻声道:“姑娘,外面有个小丫头说要进来找您呢,回了还是让她进来?”

     小丫头?

     青瓷眉梢微挑,点头,“让她进来吧,她腿有伤,扶着点。”

     “唉,晓得了。”

     小丫头应了一声就出去接人了,没一会地功夫季瑶就被两个小丫头搀扶了进来,大约没被这样对待过,进这宅子的忐忑又被羞臊给代替了,进屋子时,昏黄的烛光下也能看到她红扑扑的脸蛋。

     青瓷起身,从一旁的温着的小炉上倒了一碗羊奶,走到季瑶旁边放在她手边然后坐下,见她还有些不好意思,轻声道:“今天虽是冬至,但晚上就不吃羊肉了,这羊奶里面加了些杏仁,味道倒是不那么重了,你试试。”

     季瑶埋头,将一碗热热地羊奶灌进了肚子也觉得没那么忐忑了,暖暖的羊奶下肚,舔了舔唇边的奶圈,也不看这屋子里的摆设,只看着青瓷的眼睛求证道:“大夫,和那个妈妈说的那些话,是姐姐你的意思吗?”

     送东西,自然不劳郝妈妈了。

     不仅带了大夫,还顺带跟谢七娘说了些没娘孩子的苦,特别的是告诫她,一个姑娘在京里讨生活,哪怕是亲戚家,哪怕周围有人照拂,若无亲眷也是真的难行,据郝妈妈回来讲,是看开了些。

     青瓷笑了笑,“你是好孩子,这是你应该得到的,好孩子会有福报的。”

     季瑶听后没有感激,而是垂首不知道又在想什么,青瓷也不催促,伸手端过一旁的茶盅,也不喝,就拿在手心轻蹭,双目温婉沉静,不知道又想到哪里去了。季瑶抬头时,青瓷低首双唇抿成了一条线,眼底哀伤明显。

     没来由得冒了一句。

     “我不想去京城,我想当大夫。”

     青瓷:?

     不明所以地看着季瑶,不知她为何会说这样的话。

     这位姐姐帮了自己这样的大忙,也不知道该如何回报。可她现在的情况和当初的娘太像了,爹刚走的时候都没见娘哭过,看起来就是个没事人,最多就是每天恹恹的。可后来,一病就起不来了。

     既然已经开口,季瑶就索性一鼓作气的说了出来。

     “我娘身子不好,我进山是为了药材,更是因为我喜欢,我喜欢分辨药,我喜欢亲近它们,后来我总想着,若是有机会,找个好师傅,我一定要当个女大夫。”

     “等我学医有成,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一定要帮助更多像我娘这样的人。”

     “我……”

     “我见你一直无事,你好像每日都在发呆,不如,不如你跟我一起进山好不好?你比我年长,你可以教会我很多东西,我也可以让你不再那么无聊。”

     “我,我们一起互相陪伴,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