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七章
    老夫人一来,就见青瓷只着一身云红单衣歪在竹席塌上,手里斜斜的拿着一本书,冰盆在不远处放着,手边还放着冰镇好了的荔枝,怎么看怎么悠闲。再看看自己,刚从闷热的马车上下来,一路打扇还是汗湿了面。

     蹬蹬几步上前,上前就给了青瓷一个脑瓜崩。

     “我倒是白担心你了,你过得可好了!”

     青瓷和青釉不同,虽是女儿家一直当男儿教养,在江南时就随意她出门,回京城后更没人限制了她的行动,她又在外面晃荡了三年,早已习惯了自由的日子。现在回了京,却是不能出门了。

     青瓷捂着额头坐着起身,将书放在一侧,满眼的不愉。

     “跟您说了多少次了,我巴不得这样的清净呢!好容易瑶瑶被打发去学医,乔望舒也忙着他的事情去了,我还说终于安静了,您可好,天天跑这来,您不烦,我都烦了!”

     一边说一边接过红檀递过来的帕子给老夫人净面。

     现在两人的位置换了个个儿,老夫人躺在竹塌上舒舒服服的休息,还有着青瓷的伺候,心中的燥热刚刚散去了些就听到青瓷好不掩饰的嫌弃,一把挥开青瓷的手,怒骂:“你个小没良心的,我这是为了谁!”

     大暑天的跑她来这还被嫌弃了!

     青瓷直接伸手拨了一个雪白的荔枝塞进了老夫人嘴里。

     又对着一旁偷笑的绿蝉道:“给老夫人上碗莲子银耳汤,不用冰镇,凉的就行。”

     老夫人慌忙吐出了荔枝核,“要冰的,可热死我了。”

     青瓷斜眼睨着老夫人,似笑非笑,“好啊,给老夫人上冰的,然后咱们收拾东西,去外面避避暑罢。也不必说去哪了,反正有冰镇的汤水陪着就行了。”

     “噗嗤。”

     绿蝉一个没忍住就乐了出来。

     “你,你,你……”

     老夫人指着青瓷,手抖的不成样。不就是上次吃了冰的闹了一回肚子吗?夏天哪有不吃冰的!坐在塌上,双手啪的一声拍了自己的腿开始哭嚎。“我的命苦阿,好容易养大的孩子,连吃食都要克扣我的!”

     “我的命怎么那么苦哇。”

     “我把你从一臂长拉扯到这么大,你就是这么对我的!”

     声音凄惨,真真是闻者落泪,让人听了恨不得把那不孝子孙打死!

     青瓷眼皮子都没抬一下,坐到一侧从旁边的竹篮子里拿起一件小衣服,有老夫人在,安静看书不可能了,还是给没出生的小侄女小侄子做衣服吧。一边穿线一边可有可无的点头,“情绪太激动收点,不然就假了。”

     老夫人:……

     真真要被这不孝孙女给气死!

     自顾自的生了半天的闷气也不见青瓷理她,斜着眼看她给孩子做小姨夫,选的是最柔的雪缎,孩子出生时在深秋,所以哪怕里衣也纳了两层,衣服已经做好正在绣花,只在外面这一层上绣,不会伤到小孩子柔嫩的皮肤。

     青瓷手脚快,眨眼的功夫青线就勾勒出了雏形,老夫人凑近看了半响,最后没忍住问出口,“你给孩子绣佛莲做什么?”

     给孩子的衣服,如若希望他平安喜乐,大多绣上万福的,若希望他活泼快活,自然是童趣为主,小鸭子之类也是常见,哪有给孩子衣服绣青莲的。

     青瓷绣的正是佛前供奉的青莲,绣在袖口,小巧精致。

     青瓷勾线的动作停下,伸手在已具雏形的青莲上轻轻划过,抬眸看着老夫人,声音沉静,“花开不语,花落无言,我希望他当一个宁静致远的孩子。”不管这孩子将来如何,反正不会像常人孩子那样罢了。

     老夫人听到这也是叹了一口气。

     “也好。”

     初夏到盛夏,已经过去了三个月。或许是青瓷回来的缘故,青釉现在竟是有胃口了,虽还是比不得寻常孕妇,但到底能吃进去东西了,脸上也开始有些瘦了,不像当初瘦成那样,完全是拿自己的命在养孩子。

     可孩子越大,心中的焦虑就越盛。

     东宫那边几乎是太医日日守着,一刻都不敢离开人。太子前面还敢带着青釉出来见青瓷,这两月也只来了一次,完全不敢让她出门了。老夫人每每进宫去,太子在避开青釉的时候,总是眉心紧锁。

     低头揉了揉眉心,想到这些老夫人就觉得头痛,青瓷是犟的,青釉也是犟的,拿她们两个都没有办法!

     “你这段时间就在屋子里好好呆着,若实在无聊了,出门时记得一定要带着侍卫,知道么?”

     老夫人从来不会限制青瓷的行动,青瓷懂事得让人心疼,她若真到万不得已出门也一定会做好准备,不过是白嘱咐了一句。说完又叹,“最近世道不太平,和燕国那边剑拔弩张,流寇也多了不少。”

     青瓷没有抬头,依旧低头查看纹路,似乎在考虑配色。

     只是平静轻声道:“和燕国的情况如何了?”

     手中的线也停下了。

     老夫人并没有注意到青瓷的异样,只是叹道:“还能如何,自然是要打的,我听你二叔说,军饷军备都已经到了边关,怕是最近就要开张了,也不知道那个无名将军行不行,他才十五呢……”

     青瓷一楞,然后被指尖的疼痛唤醒,低头一瞧,指尖已经被针戳出了一个血珠,将指头含在嘴里,模糊道:“他肯定能行的,祖母放心。”

     老夫人也不过是顺口问了一句,将军的名声再大也抵不过自己的孙女儿,见青瓷手被针给戳了,连忙抓过来看,又不停的念叨,“这么大的孩子了,还能被针给戳了,你叫我怎么放心你才好。”

     一个小孔老夫人也不放心,还让红檀去拿了药膏来。

     “拿药膏做什么,谁受伤了?”

     乔望舒牵着季瑶从外面进来,暑热躁人,两人进来时都是一身的热气,老夫人见两人这样,连忙道:“快上两碗冰镇的银耳汤给他们,这给热的。”青瓷也整理好了情绪,把手伸到二人面前。

     “被针扎了一下,祖母就要上药了。”

     “手是姑娘家的第二张脸,当然要注意了!”

     乔望舒和老夫人异口同声道。

     乔舒望这几年在外面走南闯北,男子气增加了不少,幼时的嗜好也减弱了不少,对自己没有太高的要求了,但对青瓷和季瑶却是严厉要求,特别是季瑶,刚见乔望舒的时候,从头发都指尖,没有一处不被嫌弃的。

     季瑶探头瞅了瞅青瓷的伤,就一个针眼哪里需要这么劳师动众了?心照不宣的和青瓷对望了一眼,不敢去招惹乔望舒,怕他又逮着自己说教,天知道,一个男子居然对女子的保养这么精通!

     往旁边挪了挪,直接扑到了老夫人怀里,撒娇。

     “祖母,外面可热了!”

     季瑶陪在青瓷身边三年,并非婢女而是妹妹,还没见过她之前就听青瓷说起她,说她人小懂事心中已经存了好感,而见到本人后,更是喜欢了,直接让季瑶唤她祖母而不是老夫人,还琢磨着哪天正式收下干孙女呢!

     得了季瑶就直接把青瓷丢开了,反正有望舒在呢!

     一把把人搂在了怀里,季瑶年纪小火气足,又从外面回来,浑身跟个小火球似的,老夫人心疼地给她捋了捋汗湿的额发,“可热狠啦,还是跟夫子说吧,最近天太热了,不去医馆了,凉了再去!”

     季瑶听了直摇头,“不行不行,最近伤民很多,医馆忙不过来,先生让我也跟着打下手,这是多好的机会呀,再热都要去的!”

     季瑶喜爱医术,自己搬着医术都能看一天的人,早就想见识见识真正的病人了,这可是大好的机会,热化了都要去的。

     听到这话老夫人却是被唬了一跳,急忙问道:“那你可有被吓着?”

     季瑶还没回话,旁边给青瓷敷药的乔望舒眼皮子一抬,凉凉道:“她会被吓着?”冷哼一声才又道:“先生以为她没见过血就让她去给人煎熬就好,她倒好,自告奋勇的跑去帮人包扎,断胳膊断腿的,眼睛都没眨一下。”

     季瑶骄傲挺胸。

     “杀鸡宰猪我都干过,都是血,还分畜生和人的?有什么好怕的!”

     这骄傲的小模样极大的取悦了老夫人,死死地把人搂在了怀里,“不愧是我孙女,就是要胆子大才好!”

     青瓷嘴角抽搐的看着乔望舒给自己敷了双层的药膏,还要来第三层?一下子把手给缩了回去,见他不赞同的神情,在他开口之前忙道:“你最近不是都很忙吗?怎么会有空去医馆接瑶瑶?”

     说起这个,季瑶也回了头,直直的看着乔望舒。

     后知后觉的问道:“对呀,你这段时间不是很忙吗?”

     乔望舒看她满目的不明所以,脸上稚气未脱,抿了抿唇低头,整理手边的药瓶药箱。青瓷本就是为了岔开话题而已,见乔望舒不再追着自己的手就松了气,倒是季瑶,声音提高了一个度,“问你话呢!”

     乔望舒起身,对着老夫人点了点头,然后脚步一抬直接往门外去了。

     季瑶:……

     “祖母你看她,他现在脾气可怪了!”

     直接扑进老夫人怀里脑袋一通摇,可委屈了。

     老夫人的安慰青瓷没有听,只是看着乔望舒大步离去的背影,又看了一眼仍旧在痴缠撒娇的瑶瑶,眉心一跳,乔望舒和瑶瑶?

     盛夏的夜,坐在花架下摇扇乘凉赏月是最惬意的事情了,季瑶第二日都要早起,不像青瓷这个没事做的可以懒很久,跟青瓷说了声就回房歇息去了,理都没理旁边坐着的乔望舒,还记着白日的事呢。

     青瓷看着季瑶离去,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回廊才回头,手肘抵在石桌上,撑着下巴好整以暇的望着正拿着酒杯把玩的乔望舒,就这么似笑非笑的看着也不说话,乔望舒倒也稳得住,青瓷不问他也不开口,谁想知道谁着急。

     最后自然是青瓷忍不住了。

     伸手夺过乔望舒的酒杯。

     “老牛吃嫩草不害臊!”

     乔望舒的反应是直接往后面的藤椅一躺,对着青瓷挑眉,虽没说话,可满脸都写满了你能奈我何?青瓷气了个倒仰,拼厚脸皮自然是拼不过乔望舒的,现在得了准话,就细细想去,如果真能走到一起,也是好的。

     虽说家世不配,可乔望舒在外面飘了这么多年也不娶妻,乔家的要求已经变成是个姑娘就是了,乔家那边甚至怀疑乔望舒是龙阳癖了!就是这年纪,瑶瑶才十岁呢,乔望舒都快二十了,还得等五年?

     张口要说些什么,乔望舒却挥手打断了青瓷的话。

     从藤椅上坐直身子,严肃地看着青瓷,沉声道:“我不日就要去趟边关,你去么?”

     去边关……

     被这个问题问得遂不及防,青瓷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乔望舒也不催她,只道:“你知道的,开战在急,边关那边的军需已经足够,而我现在刚送过去的那批还上不了战场,可万事总要备后手,这批马会跟着援军一路去边关,路上也正好配合他们的默契。”

     真正的援军早就到了,现在去的这一批,不过是有备无患罢了。

     而乔望舒回来后,自然也知道无名将军就是公子玉的事情。

     乔望舒对青瓷太了解了,她看着再淡然,心中的担忧绝对是最多的。正好这次自己要跟着去一趟,所以来问青瓷。现在路上不太平,让青瓷一个人去边关肯定不行的,这次机会正好,官兵压路,谁敢来捣乱?

     “你放心,我带着你不碍事,本来就是在路上给他们适应新马的时间,赶路也不会太急,你坐马车不要出去就是了。”

     青瓷一度呼吸都停滞了,日夜的担心不知道他那边情况如何,现在能去看他了?满心的欢喜刚刚涌上就换上了不安,他现在是爱是恨?呆在这里等待还有一丝希望,如果去了那边,发现他只剩下恨,自己又该如何?

     心思越飘越远越来越担忧,还没想分明突然就进了一个念头,这个念头把所有的激动不安都给压了回去,心思彻底沉了回去。

     乔望舒本以为青瓷一定会去的,结果却见青瓷想了许久之后,竟是缓缓地摇头?!

     “你为什么不去?”

     青瓷闭眼,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去边关就赶不上青釉生产了。”

     这次回来就是为了守着青釉生孩子的,哪怕机会很渺茫,总要试一试。

     说起青釉,乔望舒纵然有再多的说辞也说不出来了,边关那边,生死几率各一半,可青釉这边,几乎可以算得上死局了,她现在已经快七个月了,去边关来回确实来不及了。只顾着想青瓷,倒把青釉给疏忽了。

     低头捏了捏眉心,“是我疏忽了,你好好在这边呆着吧。”

     “我还有十日左右才走,你若有什么东西要带的,现在起开始准备吧。”

     青瓷点头,心中也在想那边该缺什么又该带什么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