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八章
    入秋后明月越发清亮,入夜后月华铺了一地罩上一层银灰,给肃杀的边关都添了几分柔和,甲一抬首端着一碗药汤从营中穿过,站在军帐前停住脚步,抬头看了眼天上快成型的满月,好一会才低头。

     “将军。”

     掀帘入帐,一人正迎着光背着门口站在沙盘前,长长的鹤毛披风及踝,手握成拳在唇边轻唔,甲一就听到了压抑的咳嗽声。快步上前将药碗呈上,“将军,喝药吧。”公子玉不言,低头凝眉看着眼前的沙盘,细思良久,把棋子□□了一座小山坳里。

     “让李副将过来,备案线路改一下。”

     明天就是出征的日子,进攻的路线早已谈好,备选也早就定好了。甲一顺着公子玉插旗的山坳一看就知道是第三条后退路线,没有行动,而是将药碗直接呈到了公子玉有些苍白的唇下,“将军,喝药。”

     公子玉抬眸,看着甲一不容拒绝的眼神,接过药碗一饮而尽。

     “去,让李副将过来。”

     说完就继续垂首看着眼底的沙盘。

     甲一不动,看着公子玉低头消瘦的眉眼,沉声道:“这是第三条后退路线不是必须,如果真的出了万一,李副将连临时应变的能力都没有,那他就不配当副将。将军,您现在要做的,只是休息。”

     连续讨论了十天才下了定论,明天就要出征,今晚还要彻夜不眠吗!

     撑着沙盘的手收回,站直身子,侧头,面无表情的看着甲一,“你现在是在违抗我的命令?”起身的瞬间就比甲一高了半个头,没有任何起伏的语调,甲一心中一颤,不敢直视他漆黑的双眸。

     “乔家少爷已经快到了。”

     公子玉一怔,收回目光,半垂着眼帘不知道在想什么。

     乔望舒会跟着军队过来甲一是知情的,公子玉自然也是知情的。可是开战在即,都没人分心去关注他的情况,甲一今日才问了句,大姑娘没有跟着过来。若是之前,肯定不会提这个话,可现在……

     “将军,大姑娘并没有跟着过来。”

     公子玉伸手半掂着腰间的玉佩,温热细腻,点头,平淡道:“她不会来。”

     将军早就知道了?甲一细细回想,这段时日,将军忙得每日只睡一两个时辰,确实没有分心去关注大姑娘和乔家少爷那边的事情,忍不住道:“将军是如何确定大姑娘不会来的?”

     公子玉不言,又看回了沙盘。

     良久后却是伸手揉了揉眉心,或许是累了,或许是听到青瓷的缘故,现在竟是看不进去了。转身,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看着甲一疑惑的神情,开口解释道:“太子妃分娩在即,她不会走的。”

     青釉就是阿姐的半条命,她不会来的。

     太子妃?

     谢家的情况甲一早就知道的清清楚楚,自然也知道大姑娘为了太子妃做了怎样的牺牲,荣华家人全部都让了,还得独自去外面漂浮。可太子妃生死攸关,将军难道不是?姐妹之情重要,将军就不重要了?

     人心都是偏的,甲一自然会为公子玉考虑。

     可甲一把公子玉刚才的那句话一个字一个字的拆开感受,竟没有半分的不满?甚至连失望都没有,想了许久最后才是忍不住开口询问道:“将军,都不会觉得难受吗?”

     大姑娘选了太子妃而放弃了你。

     公子玉抬眸看着甲一,看着他眼底的不满,最后竟是笑了,淡淡道:“早已知晓的事情,自然不会失望。”

     这样的平静?甲一努力控制自己不去想将军是否有平静下的心酸,提大姑娘就是为了让将军不再满心想着战事,遂道:“夜已深,将军还是快些歇息吧,明天的事太重要,不能有半点闪失,足够的精神是必须的。”

     想了想又底气不足的补充道:“大姑娘还等着您平安回去呢。”

     这底气太不足了,不足到有些心虚的地步了,倒让公子玉舒展了眉眼,轻轻一笑,起身,“我睡了,你也睡吧。”

     “是!”

     见公子玉终于愿意去休息,甲一端端正正的行了一个军礼。直到那个消瘦挺拔的身影消失在屏风后面,甲一才放下了自己的手。

     红玉不满地看着房内正在收拾衣服的人,皱眉看了许久后才勉强出声道:“宫铃,太子妃醒了,让你过去呢。”

     “知道了,马上就来。”

     埋头整理衣裳的人应了一声,手中速度加快,几下就把衣裳塞进了床头的柜子里,穿上了鞋就大步往门外走,到了红玉跟前停住,福身行礼,“红玉姐姐。”

     红玉斜倪着宫铃,明明是和自己一样的宫装,怎么她的腰身看起来就细一些?心中在柳腰上暗暗量了量,似乎要比自己的细一些?怎么可能是自己胖,分明就是她自己动手改了衣服才会如此的!

     红玉久久不说话,青瓷倒有些急了,现在青釉临盆在即,也不知道哪天就发作了,自然在外面待不住的,托了公子湛找的能人,乔装易容进了宫当青釉的贴身婢女,名字也暂时唤做宫铃。

     “红玉姐姐?”

     红玉这才回神,将视线从青瓷的腰上收回,看着她的脸,眉眼和太子妃有几分相似,就是脸上长了些斑,容貌就从清秀变成寻常了。想着自己的白嫩和她脸上的斑,红玉这才觉得好受些了。

     体态再好也挡不住长的丑,哼!

     青瓷正要问红玉还有何事,红玉却一把拉着青瓷到了廊下的尽头,这边是墙,那边是空荡荡的走廊,有人来就有一眼瞧见,红玉又四下看了一番确定没人后才低头,恶狠狠对着青瓷道:“我告诉你,太子妃喜欢你是你的福气,你好好贴身伺候就完了,千万别生了不该有的心思,知不知道!”

     对于这个突然来的贴身宫女,红玉自然没有半分的好感,可架不住太子妃喜欢她,日日都要她陪伴在身侧。

     哼,连自己都放到一边了。

     “不,不该有的心思?”

     青瓷怔了,不知道红玉是何意。

     青瓷的莫名被红玉理解成了狡辩,直接恶狠狠道:“我昨日看到你和太子殿下在侧殿后面的蔷薇花下说话了,我警告你,太子妃分娩在即,她这样喜欢你,你不要想着钻这个空当,不然哪怕拼着太子妃责罚我也要收拾了你。”

     “知不知道!”

     昨日和太子殿下说话?青瓷一听到这话就想起了,昨天确实问了太子殿下边关的事情,他说今日应该就会有消息了。

     看红玉恼怒的模样,青瓷倒有几分开心了,难得俏皮的眨了眨眼。

     “红玉姐姐吃醋了。”

     红玉猛的退后一步,眼睛瞪得老大,“你在什么,我怎么可能吃醋,我生是太子妃的人,死是太子妃的鬼!”这个丫头,自己让她不要跟不该有的心思,她竟然就直接污蔑自己了!青瓷直接咧着嘴笑开了,点头道:“是呀,红玉姐姐吃太子妃的醋了,太子妃喜欢我~”

     红玉:……

     青瓷回到青釉寝殿时还是带着笑的,太子也正好在这边,见到青瓷的到来,马上就起身,“你们说说话,我先去书房处理事情了。”看都没看一眼青瓷就直接抬步出去了,青瓷疑惑的看过去,这背影,怎么像落荒而逃?

     “怎么了?”

     殿中只有姐妹二人,说话自然就随意了。

     青釉已近临盆,肚子大得都看不到脚,现已深秋她又穿的厚包成了一个圆球儿,没人扶着都走不动路,招手让青瓷在旁边坐下,眨了眨眼睛道:“姐姐刚才遇到什么开心的事了?”

     青瓷看着青釉有些泛红的双眸,坐到她身边拉着她的手关心的询问道:“怎么了?”

     两人的感情很好没错,可越到青釉临盆的日子太子就越不安,向来沉稳的人也染上了急躁,他甚至都不敢看青釉鼓起的肚子,整个东宫都是惊弓之鸟的模样。青瓷能理解太子现在的心情,却不知道如何去开解。

     因为就连青瓷自己也是这样。

     青釉看着青瓷担忧的双眼,脑子里闪过的是子湛刚刚跟自己说的话。

     你必须要勇敢起来,你姐姐现在经不起任何一点打击了!

     不着痕迹的深深吸了一口气,掩在袖口下的左手狠狠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内侧,眼眶马上就泛起了湿意,委屈哽咽道:“姐姐,我刚才让他给孩子取名,他非要我自己来。”

     这不是让你存着念想么?

     可青瓷也不敢明说,只拍了拍她的手好笑道:“这快当娘的人了,就因为这点事红了眼?”

     这样的话没让青釉轻松起来,泪珠儿更是不停的往下掉,“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我用几年的时间换一个可以陪伴他余生的人,他怎么还跟我置气呢,他怎么可以这样!”声音也高了几分,可见委屈狠了。

     青瓷却有些稀奇了,很少见青釉情绪这么激动的时候。

     想了想也明白了,越临盆越担心,她自己的压力更大罢?

     这才是正常的情绪反应,青瓷有些费力的把青釉抱在怀里,小心翼翼地不碰她的肚子,继续安慰道:“没事的,我们都会好好的,你还要看着孩子长大呢,不会有事的,别担心,姐姐一直陪在你身边。”

     青釉窝在青瓷的怀里,头枕着她的肩膀,双眼彻底模糊,静静的枕了一会,看到甲二的身影从殿外走过。

     起身,不好意思的低头自己拭泪。

     “让姐姐见笑了。”

     刚才的委屈半分不存只剩下不好意思了。青瓷憋着没有笑出来,太医的话是对的,怀孕的人情绪起伏很大,今儿总算是体验到了。

     “你不哭了便好,小厨房一直给温着燕窝呢,现在用一点儿?”

     嫌弃的皱眉,“天天都是燕窝,我都吃腻味了。”侧头想了想,眼睛一亮,道:“谢家有位妈妈,她家是川省那边的人,她那里自家酱的小菜倒是好吃,既爽口又微辣,用它左着白粥最合适不过了!”

     边说边咽了咽口水。

     只要青釉想吃,哪怕是天上的星星青瓷都得给她想法子弄下来,听到这点头,“好,我现在就让人传话,马上给你送进来。”

     说完就起身,青釉却伸手拉着青釉的手。

     抬头看着青瓷疑惑的双眼,眼中的湿润已经散去,满满的依赖,“姐姐,你家去一趟吧。”

     “你回来这么久,还没回家看过一次呢,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回去看看祖父祖母,也跟他们说说我的情况,外人传的,到底不如姐姐亲口说让祖母来的放心。”

     青瓷回京几个月,没有回过谢家一次。

     知道青釉是借着这件事体贴自己,是太子妃派去的人,哪怕容貌有几分相似也不会有人察觉到什么,可还是不敢离开青釉,看着她斗大的肚子,还没开口青釉就直接道:“左右不过半天的功夫,姐姐还想在家里过夜?”

     嘴巴一噘。

     “不行的,姐姐今晚要陪我睡觉!”

     太医说了,要发作估计还得十天左右,她今天看起来不错,没有提前发作的迹象,看家里一趟是顺便,也正如青釉所说,祖父祖母不放心,自己亲口说的他们才会安心一点。

     想到这里点头,“也好,我晚上就回来,家里还有什么东西你要的,你都说一说,我一并给你带了过来。”

     青釉没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青瓷,眼波间不舍漂浮。青瓷乐了,伸手点了点她雪白的鼻尖,好笑道:“让我走的是你,舍不得又是你,你说,我是走还是不走?”青釉眼睛眨了眨,双眸泛空,声音很轻,“自然要走的。”

     “恩?”

     青瓷直觉这话里有别的意思,可一细想又不知道哪里不对。

     青釉回神,费劲的从塌上起身,“姐姐快去吧,我送你到门口,你早些回来。”

     她一起身,青瓷就忘记了刚才的心中所想,忙伸着扶着她,她现在可不能出半点的岔子。说是送到门口,就是这寝殿的门口,甚至连帘子都没拉起来,“外面风大天凉,你不用出去了,我快些回来。”

     “姐姐你路上小心。”

     青瓷又笑了,“从宫里到家里,小半个时辰还是坐车又在城里,需要小心什么?”说完转身就要去拉门帘,手腕却被青釉从后面拽住了,力气不大,只刚好拉住人而已。青瓷转身,疑惑的看着青釉,“还有什么事?”

     青釉仔细略过青瓷脸上故作的雀斑和添了几分轮廓的脸颊,深深地注视着她的眉眼,这是自己的孪生姐姐,是为了自己承担了一切又放弃了一切的姐姐,是这辈子最重要的人。

     松手,轻笑。

     “姐姐早去早回,我,等你回来。”

     青瓷也点头,应承道:“我快去快去。”

     厚重的帘子挡住了青瓷离去的背影,青釉一直强忍着的眼泪终于绝提,痴痴的看着帘子,透过它好像就可以看到青瓷。公子湛从后面的屏风绕了过来,快步走到青釉身边扶着她的肩膀,还没开口青釉却反手一下子拉住他的手,紧紧的。

     “少卿会没事的,对不对?”

     “我当然也希望他没事。”

     既是捷报又是大悲。

     喜的是燕国群龙无首攻下指日可待,悲的是子玉孤身入敌营,现在还没半点消息。

     抓着公子湛的手不停的颤抖,身子也跟着抖了起来,青釉只觉得全身都在痛,痛到不能呼吸了,声音泣不成声,“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因为我姐姐早去了边关,定能和少卿见上一面的,都是我的错,都是因为我……”

     公子湛见青釉神情不对,连忙收敛了自己的悲伤,抓着她的肩膀看着她的眼睛。

     “青釉你看看我!”

     “我告诉你这些,不是为了你自责,而是为了让你坚强起来,你姐姐需要你,你不能出半点事情,你一点事情都不能出,你知道我的意思吗?”

     少卿出事的事本不该告诉青釉,可是公子湛还是说了,就赌她为了青瓷,一定会振作起来,青釉和子玉都是青瓷最重要的人,她不能承受一下子失去两个人的痛苦,这点公子湛十分明白,青釉也十分明白。

     青釉死死地看着公子湛的双眼,心中的激动慢慢的平复下来,还未开口说什么,却觉得腹中猛然一痛,痛得青釉站不直身子直接跌倒在了公子湛的怀里,公子湛慌忙把人给搂住了,声音也跟着颤抖了,“怎,怎么了?!”

     青釉捂着肚子半响,疼痛不停传来,一阵又一阵。

     皱眉感受了半响,抬头看着惊慌的公子湛。

     “我,我好像要生了。”

     要,要生了?公子湛只觉得脑中一片空白,僵硬的身子抱着青釉完全不知道这时候该做什么了。疼痛让青釉的脸色也开始苍白,伸手拍了拍公子湛的脸,见他双眸回神,勉强笑了笑。

     “我没事,叫太医吧,我还要等着姐姐回来,我答应过她的,不会食言的。”

     公子湛一下子抱起了青釉,脚步尽量平稳的抱着她回到了床边。

     “太医来!”

     青釉躺着床上,腹部的疼痛让她死死地抓着手边的被褥,稳婆太医的话都在耳边,青釉瞪着百子千孙的帐顶,心中想着的只有青瓷只是青瓷。耽误了姐姐那么多,这次不能食言,绝对不能食言。

     姐姐,我一定会等你回来的。

     青瓷回屋换了衣裳出了东宫往宫门赶去,宫门处方脸浓眉的甲二正垂首等在马车旁。青瓷对他还算熟稔,是经常跟在太子身边的人,见到是他却福了一礼然后小声问道:“怎么是你,今日你不用跟在太子身边么?”

     两人背靠着马车,挡住了宫门守卫的视线。

     甲二抱胸弯身。

     “今日太子殿下不出宫。”

     退后一步,“姑娘上车吧。”

     太子不出宫所以就由他护送自己?青瓷觉得这个理由有些牵强,可甲二垂首低头摆明了不愿意再说些什么,青瓷也不愿意强人所难,上了马车,正要钻进去时却顿了顿,凝眉透过宫门看向了东宫的方向。

     伸手抚在了心脏处。

     怎么会突然心悸呢?

     甲二站在一旁并未抬头,只道:“姑娘,请快上车。”

     青瓷应了一声,又看了东宫的方向一会,钻进了马车。几乎是青瓷刚刚坐稳马车就动了起来,青瓷一个人坐在车里,只觉得自己的心跟着马车的轱辘声一阵一阵的痛,眉心凝的更紧,怎么了?

     伸手摁了摁心脏处,怎么了?

     似痛非痛,很不好的感觉。

     平稳的马车并没有让青釉平静下来,心中没来由的就是觉得惶恐,却不知道这惶恐从何而来,伸手拿过一旁小几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杯热茶,直接灌了一杯进去,暖暖的茶水入口,心中才觉得舒服了些。

     又平复了一会还没细想到底是为何会突然心悸,困意铺天盖地的涌来,几乎一个呼吸的时间青瓷就头一歪直接睡熟了过去。

     甲二架着马车直直奔向了城门处,而门口早已等待着一队侍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