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九章
    老太爷垂眼看着跪着的谢明安,脸上是愤怒,心里却是悲凉。这是自己的长子,从小就对他寄予了很高的期望,自己的衣钵也指着他来接手。从牙牙学语到在朝政可以独当一面,全部都是自己亲手带出来的,如今……

     浑浊的眼珠泛着湿意。

     老太爷此刻的心情谢明安当然无暇顾及,飞快的转着脑子想着现在的解决方法。如今之计,只有把损失降到最低以后再慢慢谋之!再次跟皇上磕头道:“臣自身的问题臣没有想过辩解,可没做过就是没做过,请拿证据出来和臣对质!”

     说了几次三皇子都没有理会,这次直接向皇上求了。

     皇上真的是对谢明安非常的失望,人品居然有缺到了如此程度。不过他说的也对,再怎么说也算是谢家的家事,不适合拿在这上面讲,心里清楚就行了。点头,看向了下面笑着的老三,“说正事吧。”

     “是。”公子玉躬身回话。

     然后再次回首和谢明安对视,谢明安等着公子玉拿出证据呢,谁知公子玉莫名其妙地对着谢明安笑了笑然后抬头看着皇上,坦然道:“父皇,儿子没有证据,顺着秦祖佑查的时候,把秦婉人查出来了,其他的没有证据。”

     没有证据?!

     谢明安心中无名的火一下子就冒了出来,差点忍不住要在这大殿之上怒骂出来,最后还剩下点理智好歹忍住了,脸色涨得通红,揣着粗气望着公子玉,没有证据就把自己辛辛苦苦经营了这么多年的形象给毁了!

     “老三,不可胡闹!”

     没有证据把所有人叫到这来算个什么事?皇上的脸色也跟着沉了下来,眼神深沉的等着公子玉的解释。公子玉轻勾一抹微笑,面对皇上的冷面也没有改变,而是朗声道:“儿子确实没有证据,只是查出了很多不能解释的疑惑。”

     看着谢明安说得直接,“如果谢大人可以把这些疑惑都解释清楚,我一定会当场道歉。”

     说完就看向了在一旁出神的老太爷,问得清楚,“敢问老太爷,往年在江南的时候,谢大人给您的家信,除了讨论朝事和问候家人健康,是否还有说过其他人?”

     老太爷细想之后摇头肯定回答道:“只说家人,没有在家信中问过其他人。”

     公子玉点头,再次将视线转到一直看着自己的谢明安,眉梢笑意更加的明显,“那么,敢问谢大人,是如何和晏君相识并且每几个月都有书信来往呢?”很是疑惑的模样,“晏君是孤儿被老太爷捡到,这次之前并未来过京城,谢大人如何认识他的呢?”

     右手伸出。

     “请谢大人为我解惑。”

     他连这个都查到了?!谢明安明显怔住了,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自己和晏君的书信旁人并不知晓内容,可,可是,自己如何和他相识的?想了想道:“在家信中听父亲提过这个孩子,觉得他身世可怜,所以想要照拂他。”

     一边说一边看向了同样震惊的老太爷。

     所以,内鬼是晏君?去年青瓷派人传口信说有内鬼的时候,自己和老伴把府里几乎翻了个底朝天,愣是没查出来是谁!所有人都查了,就是自己的学生没有动过,居然是晏君!他不是不知道自己和谢明安名为父子实则早已没有感情了!

     哪还管的了谢明安,死死地瞪着晏君。

     居然是他,居然是他,居然是他!

     老太爷眼睛瞪得老大,退后了两步,然后吐出了一口血来!公子玉伸手就要去扶老太爷,比他更快的是跪在地上的晏君,一咕噜从地上爬起来两步就跨到了老太爷伸手去扶着他,“先生,怎么了?”

     皇上也惊了,从座椅上起身走了下来。

     “还愣着干什么,宣太医!”

     皇上太子二皇子都围了过来,老太爷眼睛只有一个晏君,牙齿咬得死紧,“为什么!”还是为什么这三个字,晏君怔怔地望着老太爷回答不了老太爷的问题,垂眼逃避了老太爷逼人的视线,“先生还是让太医看看,身子要紧。”

     “别叫我先生!”

     伸手猛得一挥就把晏君扶着自己的手给打掉,“别叫我先生,我没有你这样欺师的弟子!”喘着粗气看着公子玉,“老夫不知道他们二人的来往,从没人跟老夫提过!”又对着皇上躬身道:“臣身子不适,请皇上恩准臣告退。”

     皇上又不傻,怎么会不知道这两人明显瞒了老太爷什么,只是老太爷身子要紧,不管这谢明安如何,老太爷当年对自己的教育之恩永不会忘!点头,吩咐道:“来人,扶着老太爷去偏殿,先让太医检查一遍,没问题再送回谢家。”

     当即有人过来一左一右的扶着老太爷,老太爷看也不愿再看晏君一眼,转身离去,即便被人扶着,脚步还有些踉跄,晏君怔怔地看着老太爷离去的背影,一直沉默的双眼慢慢泛红,满是后悔和愧疚。

     皇上沉眉看了晏君,又垂首看着只是惊讶的谢明安,他居然还跪着的,连晏君都知道起来扶着老太爷,他身为儿子还跪着,跪给谁看!刚才对他只是失望,现在已经上升到了怒火,这下子也不问公子玉来问。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也不会龙椅,就站在两人身边。

     谢明安刚才只顾着惊讶老太爷居然会这么生气,居然会被气到吐血了,当年自己做的那件事父亲知道后也是雷霆之怒,但是也没到如今这个地步。太过惊讶所以动作慢了不止一拍,回神时就看到皇上冰冷的眼神。

     完了。

     心中更慌,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嘴唇动了几次一个字也说不出。

     他这幅样子分明就是心中有鬼,在想着如何分辨呢!皇上更为气恼,“老三,你还有什么其他的疑惑没有?”公子玉点头,没有说话,而是看向了公子衍,“接下来的话由二哥来说比较合适。”

     关老二什么事?闻言看向公子衍,公子衍回话道:“启禀父皇,天欺鸿德大比那日,儿子不是答应了要查晏君的身世么?”

     皇上点头,是有这么一回事情。

     “儿子在军中籍贯一样年纪大概中查访了,并没有一位姓晏的。当然,晏君作为孤儿,名姓可能都对不上。所以儿子又细细地问了,包括已经身死地都问了同乡之人,并没有谁家在当时丢过男丁。”

     “那几个村落确实是被屠杀了,当时的案例儿子也派人取了过来,又对了上面的姓名人士在军中询问,依旧没有哪位将士在出征前妻子怀孕还未生产的。”

     “所以,晏君,很大可能不是将士遗孤,甚至也不是那几个村落的人。”

     公子衍说完又退后了一步等着皇上的思考,刚才老太爷的吐血让皇上的心情难免暴躁了几分,担心老爷子的身体,这会也只道:“他本是孤儿,找错了方向也是可能的,这里面的事跟他的身世有关系么?”

     “有。”公子玉接话。

     看着皇上的眼睛说得清楚,“父皇知道,当年儿子也在江南,跟晏公子也算见过几次面,偶然见过晏公子作画,当时觉得画意有几分眼熟却想不起来,后来回京后在父皇的私藏中见到后才想起了这画作和谁的很像。”

     说完转身看着晏君,“接下来的话,我说,还是你自己说?”

     晏君这时候很失礼,他依旧怔怔地看着老太爷离去的方向,甚至皇上站在一旁都没有顾忌,这时候也没人来提醒他的失礼。听到公子玉的话才回头,深深地看了一眼他,闭眼,再抬眼时已经看向了皇上。

     语气没有波澜,平铺直诉。

     “我不姓晏。”

     “我姓周,叫周君,我爹是周天耀。”

     周天耀?!谢明安听到这个名字后,心中的恐惧无限地扩大,飞快的想自己是如何知道晏君的,哪怕暴漏父子不合想通过晏君来监视老太爷在江南的所作所为,也绝不能和周天耀拉上关系,和他扯上关系,这辈子官途不要想再踏上,完全无力回天了!

     周天耀?多年后再听到这个名字,皇上还是一脸愤怒,“周家不是灭族了吗!”当年的周天耀,皇上多宠幸他阿,最爱的就是他的画作,在画作一途上,周天耀的天赋简直无人可敌,当年的周家比谢家还要荣耀!

     可周天耀居然联系内侍企图谋朝篡位!若非当时皇上警觉,那一刀子就真捅在皇上身上了,这龙椅说不定都换人来做了!

     面对皇上的怒气,晏君或者说周君没有丝毫的害怕,直视皇上的双眼。

     “周天耀确实是我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