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九章
    青瓷离去后,公子玉在床上静默了一会,伸手,撑着床架慢慢下了床,整理好衣裳后缓步走向门口处,望着青瓷离去的方向,头懒懒歪在门上,垂着眼帘若有所思,该怎么说让阿姐放手呢?

     大哥说她今早就远远行了个礼,似有意保持距离,不管阿姐是想到了什么,至少她的态度肯定是不愿的。阿姐这个人,不能强逼,也不能从她这边入手,得换个路子,或许从青釉那边试试?

     两名侍卫尽职的守在门口,见公子玉双唇发白,瘦弱的身躯,哪怕他此刻背脊挺得笔直,神态也丝毫痛苦也没有。皱了皱眉彼此对望一眼,刚想说外面风大,殿下还是去里面等吧。谁料就见公子玉眉梢突然软了几分,微微抿着双唇,按着腹部的伤口,踉跄的前行。

     不明所以的顺着转身看过去。

     “……”

     青瓷刚进院子就看到少卿踉跄地朝着自己前行,满目担忧的看着自己。连忙快速几步奔了过去把人给接住了,“你这是闹什么,有伤还到处跑,裂开了可怎么使得?!”一边说一边要扶着少卿往里走。

     公子玉却固执的站在原地,执拗的望着青瓷的双眼,快速道:“如何了,他有没有为难你,有没有打你?!”这担心一半是装的一半是真的,苏氏都会动手打阿姐,这谢明安更是保不齐了!

     说到激动处,手指紧紧地锢着青瓷的手臂,不错过青瓷眼里的一丝情绪,眼眸深处划过晦暗,若是谢明安敢打阿姐……重伤的人力气还那么大?青瓷不自在的动了动手臂,摇头,“怎么可能让他打我,你想太多了。”

     “我们先进去,我有话跟你商量。”

     没有挨打就好,其他的都不重要。公子玉就着青瓷的身躯,几乎是大半个身子都搭在青瓷的身上从门口两名雕塑般的侍卫眼前走过进了屋内。等两人进去后,右边的侍卫斜眼望了望里面,三皇子的【娇怯】的模样,简直是……

     而左边的那边一直保持垂首的姿势,只是嘴角不可避免的抽了抽。

     将少卿小心翼翼的扶到躺椅上躺好,又妥帖的给他盖上了薄被,然后坐到一侧,正视他有些莫名的双眼,认真道:“你告诉我,你对青釉的想法是什么?”不怪青瓷这样小心,从前几次来看,少卿对待青釉的态度,很是不明朗,虽然不知道为何而来。

     “不喜欢!”

     毫不犹豫的说出了这三个字,青瓷眉毛挑得老高,还没来得及问为什么,少卿就撇撇唇吗,略微不自在的小声嘀咕道:“要是没有她,阿姐就只会疼我一个了。”青瓷听到这话气也不是笑也不是,伸手点了点他的额间。

     嗔道:“你还当自己是小孩子呢?”

     “在阿姐面前我一直都是小孩子阿。”丝毫不觉羞耻反引以为荣。

     不理少卿的打诨,青瓷再次正了正脸色,“那你如今准备在哪里养伤,可有准备好的地方?”不知道他为何会弄成这样,后续的事情他也没讲过,自然要问问他的,虽然自己已经有了打算。

     话音刚落,放在榻边的袖口就被少卿紧紧攥住,抿着唇望着自己,像是流离的小狼,心痛又倔强,声音很轻又很重,“阿姐,你是在赶我走吗?”

     轻飘飘的落进青瓷的耳朵里,神智还没反应过来口里已经开始辩驳道:“这是哪里的话,这里谢明安已经知晓,不能再在这继续养伤,我想把你安排到青釉那边去,所以问问你后面的打算!”

     听到青瓷这样说,公子玉浑身都舒坦了,双眼弯成了一汪清泉,轻轻摇了摇青瓷的袖口,撒娇又笃定道:“我就知道阿姐舍不得我!”青瓷眼神顿了顿,很快就掩饰了过去,无奈了笑了笑起身。

     “我先去跟青釉说声,免得吓着她,趁着这个点,你有什么要吩咐的就吩咐吧。”

     目的达成,公子玉这会很听话,乖巧的点头,“阿姐放心。”青瓷笑着点头应了下,转身向外走去,转身的瞬间上扬的嘴角下落,双唇抿成了一条直线,目色沉重。

     没什么好吩咐的,现在只是养伤,所有的一切都有大哥和阿姐搭理,少卿目光灼灼的看着青瓷的背影,笑得又欢喜又得意。阿姐就是这样,刀子嘴豆腐心,只要自己露出难过,愿意服软,她就会不计前嫌。

     慢慢来,一定会把这一年发生的隔阂全部消除的,总有一天。只要自己现在只表现出弟弟这个身份,总有一天……

     没有带周妈妈等人,青瓷自己在暮色下走在胡同小道里,步伐有些沉重。脚步一顿,颓然的站在原地,该如何做?对于少卿,自己真的是拿他当亲弟弟疼的,所以,见不得他有一丝委屈,哪怕他是装的,自己也忍受不了,这是常年的习惯。

     这样下去,如今他又要和青釉在一起了,那伤,少说一个月好不了呢,自己又该如何面对他?开始做出的决定会因此而动摇吧?

     不,摇头,这个不能动摇。

     少卿他的念头是错的,他现在年纪还小,或许是因为从小一起相伴,或许是还没有别的姑娘出现在他的眼里,所以他只看得到自己,就认为这是男女之情。自己不能放任他一错再错下去,这样不行。

     必须得快点远离他,离开了自己,他的眼里才会进得了旁人,他也不小了,两年三后也可以定亲了,自己不能耽误了少卿的一辈子。

     可现在,该拿他如何呢?

     哪怕明知他是装的,自己终究都狠不下心,只要看到了,就一定不能放任不管。在昏暗的胡同里站了半响,直到双腿有些微微麻木了,青瓷才低低的叹了一口气,“罢了,走之前,好好对他,说不定以后没机会了呢……”

     对于少卿要和自己住在一起一段时间,青釉自然是十分欢迎了,虽然他是男子,但他和姐姐一起长大,是姐姐的弟弟,那也是自己的弟弟了!青釉不仅不反对,甚至还有些小兴奋,跟着妈妈去布置给少卿准备的客房,那只猫亦步亦随的跟着青瓷的脚步,毛茸茸的尾巴懒散的随意摇晃。

     看着那只猫,青瓷才想起了太子殿下。所以,如果少卿住在这里,太子殿下来看望他的时候,不就会和青釉见面了吗?不对,摇头,这个念头刚在心里想起就被青瓷给否决了,太子殿下是言而有信的君子。

     上次是火灾意外,后来他也没有出现在青釉的周围。他现在还没对自己讲明对青釉的以后要如何处理,应该不会来见青釉的。

     还未经历过□□的青瓷,自然不会明白,品德再贵重的君子,在这方面,都是没有品德可言的。

     少卿虽不喜青釉,但他知道青釉对自己的重要性,所以自己知道把握分寸,而青釉更是知道少卿是受伤来养伤的,更加不会欺负她了,而且就青釉的性子,怎么可能欺负人呢?青瓷倒是很放心他两在一堆。

     “我今晚得回家,在这边呆太久了,你两说话可以,但别太久,夜里早点歇息,知道吗?”

     昨晚已经歇了一晚,连着住祖母要怀疑的,现在又不能让旁人知道少卿也在这里,还得回去想个法子让祖母这个月没空来看青釉。再有,就是回去观察观察谢明安的动向,以自己对他的了解,绝不会这么轻易罢手。

     若查到了一丝半点,事先防范也好的。

     青釉已经习惯了青瓷随时离去,只乖巧的叮嘱:“那姐姐路上小心,慢点走。”倒是公子玉难缠些,上前一步,沉默的伸手拉着青瓷的手腕,视线四下游离,不看青瓷,手里的力气越发的紧。

     青瓷抬起右手给了少卿一个脑瓜崩,虎着脸道:“不许闹脾气!”公子玉丝毫不怕,梗着脖子望着青瓷,双眼明晃晃的控诉,手更是不放!他有伤在身,又不能强行挣开,最后还是青瓷妥协。

     “我保证,明天事情忙完了就一定过来,好不好?”

     公子玉这才满意了,放手退后一步和青釉站在一块,洋溢着欢快的笑容,“阿姐慢走!”

     青瓷失笑的摇头,又和青釉说了几句就转身出了院门,门扉关上好,青釉转头,大眼一眨不眨的看着公子玉,“你这么说,就不怕姐姐明天有事但是又因为你我必须赶着过来会累吗?”并非质问,只是疑惑,只是诧异他为什么要这么说。

     公子玉并没有回答青釉的话,而是眯着眼把青釉从头到尾的看了一遍,和阿姐,真的一模一样阿,好吧,就冲着这张脸,我也会为你好好谋划的。

     转身,慢慢走到椅子上坐下,也和青釉一般疑惑的眼神,“有何不可?我想要阿姐陪我,所以我就提出了要求,错了?”青釉跟着公子玉的步子坐在了他的身侧,秀眉微凝,“可是这样,不就有可能给姐姐添麻烦了吗?”

     “她是姐姐,你觉得她会认为这是麻烦吗?”

     “当然不会!”

     青釉想也不想的摇头否定,“可是,姐姐为我们想,我们更要为姐姐想才是呀!”

     因为腹部的伤口,不能坐直身子,公子玉干脆整个人都懒靠进了椅背里,双腿随便摆放,姿势慵懒又随意。侧头抬眸看着疑惑的青釉,轻笑道:“那我问你。”

     “你想不想姐姐天天都陪着你呀?”

     “想。”

     “可你又知道姐姐事多,所以平日也不敢多话,但心里偶尔也会有点不高兴的,对吗?”

     青釉顿了顿,仔细想这个问题,虽然祖父祖母甚至姐姐一直都让自己放宽心,可常年的寂寞,再静的心,偶尔还是会难过的。抿了抿唇,秀气的恩了一声。

     “那就是了。”

     公子玉抬头望着房梁,双目放空也不知道想到哪里去了,“你的身体不好,最忌心思郁结,哪怕是偶尔也不可以忽视,大问题往往都是平日的小忽略产生的。你觉得,姐姐是希望有这一点小麻烦呢,还是希望你身子出了问题?”

     所以,事情还可以这样解释么?青釉诧异了,原来自己的懂事也可以给姐姐增加负担吗?从来没人跟自己提过这个,都跟自己说要听话,要照顾要身子,不要让姐姐担心自己,原来,任性也可以说是另外一种让人放心的方式吗?

     青釉哑在了原地,第一次听到这种解释。

     公子玉从房梁上收回视线,斜眼看着傻在原地的青釉,突然笑了笑。“其实我很羡慕你呢。”青釉回神,听到这话却是自嘲的笑了笑,“你羡慕我什么,我身体这样差,连出门也是最近才可以的,我有地方值得你羡慕的?”

     “羡慕你有一个好姐姐呀!”

     望着青釉的容貌,心里已经想到了青瓷,双生子还是有好处的。

     青釉眨了眨眼睛,姐姐说过,少卿是自幼去江南的,平日里也没有其他的亲人,直接询问道:“你没有家人吗?你的家,不在京城吗?”听到青釉的问话,公子玉正低头抚袖的动作一顿,所以,她不知道自己是三皇子?

     心里很快转动,不过一瞬就已想好了法子。

     抬头,平静地看着青釉,脸上却漂浮着一丝落寞,“我有家人,但心里真正承认的家人,只有一个哥哥。”青釉没有错过那丝落寞,接着问道:“怎么了,难道你哥哥的身体也不好,或者有其他的事情吗?”

     摇头。

     声音很低,“不,哥哥很好,他没有什么问题。是我自己的问题,娘不喜欢我,其他人也不喜欢我,哥哥要对我好只能在暗地里。而我又非常的不懂事,让哥哥帮我背了很多的黑锅,他从来没有一句怨言,反而对我更好了。”

     以前就随时听到青瓷说少卿,虽未谋面,但青釉对他的感官很好。如今见了真人,长得这样好看更是又添了几分。现在见他这个模样,忙忙小心安抚道:“你刚才不是还教我要任性吗?虽然你哥哥虽然累点,但你是他的弟弟,他肯定不会有怨言的,就像我姐姐一样!”

     “真的吗,你觉得哥哥没有怪我吗?”

     公子玉悠得抬头,双眼亮得惊人,像是急切得到肯定一般。

     “当然了!”青釉毫不犹豫的点头给予他最大的保证,不过顿了顿又小声道:“但是你还是要懂事一些,不要太任性了。”

     “好,我会的,以后再也不让哥哥为我的错事承担责任了!”

     公子玉也急切的保证,然后像是突然想起道:“虽然你我以前没有见过面,但我一直和阿姐一起长大,你的姐姐也分了我一半,这样好了,等哥哥来看我的时候我介绍你们认识,把我的哥哥也分给你一半!”

     “好呀!”

     青釉没有拒绝,他口里的哥哥和姐姐一样,是大大的好人呢,眯着眼笑得开心,“我也很想知道好哥哥是什么样子呢!”

     “恩恩,等他来看我的时候,我就带他来见你。”

     公子玉也满意了,笑得很是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