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六章
    接到青瓷消息的时候,公子湛就带着自己的大夫一同赶了过来,公子玉还在昏睡之际就已经着手检查了一次,用的药虽不是上好之物,药效还算不错,迟些换药也无妨。大夫诊完脉后又亲自去后面守着熬药了。

     两兄弟说了一会子话的功夫,大夫就端着冒着热气的药碗进了屋子。见到公子玉醒来,快步走到他面前说:“三皇子,不是老头子说您,您的身子本来就不好,现在又流了这么多血气,怕是要养几年了!”

     这名大夫姓许名海林,父亲曾是谢家坐门大夫,妹妹也是医娘,专门跟着皇后的。后来谢家的主子们一半去了江南,一半又无痛无灾的,就在宫里跟在公子湛身边做事。他也算看着公子玉长大的,说话也和一般的下人不同。

     “连父皇都管不住他,更何况你我了?”

     公子湛从许海林手里接过药碗,银勺隐隐搅动让热气散得更快些。这话听着太酸了,这次换公子玉嘴角抽搐了,许海林再次给公子玉诊脉,细细想明白了才道:“三皇子喝了药再睡一觉恢复恢复精气神,晚上老头子再给您换药。”

     现在情况没有恶化,也不再劳着病人了,再缓一个白天。

     “不用你换药,药留下就行。”

     公子玉想也不想地直接拒绝了。

     不用自己换药?那就是太子殿下咯?许海林并不作其他想法,转身就要对公子湛说注意事项,公子湛专心搅着药汁,突然想起似的抬头道:“这吃药之前不是都得先吃点东西垫着肚子吗?”

     “阿,对对对!差点把这个给忘了!”许海林本想着没那么快醒呢,药也要凉凉,谁知道人已经醒了,“我这就去把小米粥给三皇子端来,这小米粥最养人了!”话音刚落人已经走到门口了。

     兄弟两齐齐斜眼望着许老先生离去的方向,最后公子玉收回视线定定地瞅着公子湛,凉凉道:“哥哥怎么不听许老先生的念叨了?”公子湛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公子玉,“又不是我帮你上药,我为什么要听?”

     “让他跟大姑娘讲去!”

     起身,理了理并不褶皱的素兰衣袍,“我得回去了,你我都不在,父皇必定要问的。”早上是着急,现在知道他并无性命之忧,况且有大姑娘在身边精神可好着呢,自己也要回宫里帮他在父皇面前周旋了。

     公子玉没有回答,看了一眼准备离去的公子湛,眉心微皱,低眉细细盘算起来。公子湛疑惑地等在原地,约莫一盏茶的功夫公子玉才又抬首,双眸直视公子湛,低低道:“大哥,你现在对青釉,到底是什么打算?”

     骤然听到青釉,公子湛有一瞬间的晃神。良久后回神,却是无奈道:“我能如何,走一步看一步罢了,主要是大姑娘那边还不知道怎么跟她说呢。”确定了对青釉的心意,可是连人都见不到。

     主要是大姑娘,她待青釉这样好,若是自己绕过她再私自和青釉联系,怕是得彻底恼了。若真和青釉成了,青釉以后知道这件事,怕也是要生气的,她很在乎姐姐呢。想着想着倒是叹了一口气道:“也不知道母后如何想的现在就赐婚,我以为再快也得半年到一年的时间,还可以慢慢想法子呢。”

     闻言公子玉倒是坦诚的狠,“我促成赐婚的。”一点隐瞒的意思都没有。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何必着急?”公子湛大惊。

     “何必着急?”公子玉重复了一次,冷笑道:“我不急,就你这磨蹭的性子,要你主动一点还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等你主动了,人都看不到了,阿姐都准备带着青釉回江南了,还不急?”

     “……”

     公子湛虽然留意青釉的事情,但不像公子玉时时刻刻关注谢家的情况,所以,还真的不知道有这回事!

     “那,那现在该如何做?”

     可怜见的,太子殿下竟然有些结巴了。多年来从未动情,第一次动情就遇到这样棘手的情况,大姑娘要带着青釉回江南,意思就是自己被全盘否定了?茫然地看着公子玉,完全没有一点头绪。

     公子玉捂额叹息,自己是病人,为什么还要自己来想法子?罢了,谁让大哥在□□一途上就是个啥子呢?早已想好的计划脱口而出道:“你留队侍卫给我,不见谢明安也不要让他进宫见母后。”

     “至于父皇那边,可以跟父皇说我在谢家,但不要宣扬出去,若外面问起,随便找个什么由头说我不在一段时间就行了,切记别让谢明安知道。”

     公子湛仔细听完公子玉的话,不由问道:“这里面关谢明安什么事?”

     谢明安的动作自己可是时时刻刻的关注呢,想到谢明安,心里最深处的阴暗一闪而过,快速的掩盖下去,笑着道:“你别管和他有什么关系,反正你常过来瞧我就是了,明天也不用到这来了,直接到隔壁青釉的院子来见我吧。”

     “你要住到隔壁去?!”

     公子湛惊喜了,子玉在隔壁,自己去瞧他是理所当然的,大姑娘也没有理由阻止,这就可以见到青釉了!当下笑道:“你且放心,这点是我都能处理妥当的,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瞧你!”

     心思几乎已经转到了明天,只盼着明天快点到来,兴奋之色溢于言表,转身就要离去时,公子玉却严肃道:“大哥,我不否认当初我是故意让你和青釉相见,这里面我的私心占了一半,也因为知你喜欢怎样的人。”

     公子湛回身看着公子玉,只见他眉目苍白,神态眼神都十分坚定,“我从不后悔我做的任何决定,大哥,是我把你逼上这条路的,你放心,这条路后面会遇到的一切荆棘,我不会让大哥你一个人担着,我一定会挡在前面,不论帝王一怒还是千夫所指。”

     声音真挚,全部是发自肺腑。

     公子湛眼眶有些发热,快速低头掩饰了一番才把心里的躁动给压了回去,轻笑道:“你在说什么,你是我弟弟,当哥哥的怎么能让你挡在前头?青釉是我属意之人,我既然做了决定,她的一切就该我来守护。”

     “这样的话以后不要再说了。”

     公子湛性情内敛,对温情倒是有些不知所措,也不知道该和公子玉说什么,只快速道:“我去了,你好好休息。”说罢就转身离去,公子玉躺在床上,视线一直凝聚在公子湛离去的方向,哪怕早已没了人影。

     大哥,好好对青釉,别让阿姐失望。

     公子湛离去的时候把许老先生也给拎走了,这喂药喂饭的事还是交给姑娘来做吧。公子湛想得倒是挺美,可青瓷守了公子玉一晚上,一直都是强撑着没闭眼,早上听过许老先生诊脉说没大事的时候就撑不住了,已经回房歇下了。

     所以,再次出现在公子玉暂歇客房的,只有周妈妈。

     昨晚不知道这人是谁,今早看到青瓷行礼并称对方为太子殿下,加上刚才小厨房里那大夫说的三皇子这些,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位就是和姑娘一起长大的三皇子公子玉了,怪道姑娘昨儿那样尽心呢!

     周妈妈端着温了一早上的米粥进了屋子,小心翼翼把盘子搁在桌子上,语气忐忑道:“三皇子殿下,姑娘已经歇下了,您看?”站在床边也不敢马上靠近,姑娘昨儿的态度已经表明了,这位主子不喜旁人近身伺候呢!

     公子玉不言,只用手肘慢慢撑着从床上坐起来,周妈妈惊呼一声上前,伸手就要去扶他。公子玉冷冷瞥了她一眼,只一眼就让周妈妈停住了动作,僵在了原地。收回眼神,双手撑着床慢慢坐了起来。

     喘了一会气又慢慢下床!

     周妈妈刚才被他那冷冷的眼神瞧着心都快被寒冰包裹着了!这会傻乎乎的僵在原地看着他慢慢从床上做起,又一步一步极其缓慢的下床。还是昨儿那一身沾满血的黑衣,又被姑娘剪得破破烂烂的,如此狼狈。

     可他满脸虚汗的坐在桌前,背脊挺得笔直挺拔,坐姿挑不出丝毫差错。伸手端过小米粥慢慢了起来,仪态完全无缺。周妈妈呐呐的站在桌前,垂首,什么也不敢说。

     “准备衣裳和热水。”

     清冷的吩咐传来,是要洗澡么?可这么重的伤要怎么洗?周妈妈心中有疑惑,可又不敢对公子玉说什么,犹豫半响还是点头,“是,这就去准备。”姑娘歇着呢,三皇子的命令自己又不能不从,他自己要的,姑娘总不会怪到我的头上吧?

     周妈妈动作很快,公子玉碗中的粥刚下了一半她就把一切都准备好了。这里当然没有备男子的衣服,幸好隔壁就有一家成衣铺子,现买的,也没挑其他的花色,就选了一身黑衣,中规中矩。

     把衣裳和热水放进了屋里,也没留着伺候,而是出去关上了房门,就守在了门外。也不敢离去,耳朵一直注意着听里面的动静,昨儿才包的伤口今天就要沐浴,不会洗到一半人倒了吧?这样一想,更不敢离开了,侧着头听里面的动静,不放过一丝一毫。

     谁知不过半刻钟的时间,房门咿呀一声打开。

     周妈妈差点没站住摔了进去!

     迅速站好身子,结结巴巴道:“三,三皇子有什么吩咐?”尽是被抓包的不好意思。公子玉直视她,双唇轻启,“带路。”“阿?”周妈妈先还没反应过来,而后才明白他说的什么,难为道:“姑娘已经睡下了……”

     神态不变,语气添了丝不耐。

     “带路。”

     刚才那一眼周妈妈真的被吓到了,这会子听到他这样的语气说话,脑子还没反应过来人就已经领先一步弯身在前面带路了,回过神时已经穿过了一半的回廊。一边自责一边小心翼翼的往后瞧。

     这位受了伤,怕是跟不上自己的步子吧?

     谁知他眉目淡然的紧随其他,步伐稳健,已经换上了自己准备的衣裳,若非脸上血色全无,看背影只当是正常人呢!好吧,周妈妈认命了,唯一敢驳他话的人已经歇下了,他和姑娘一起长大,应该没什么……吧?

     带到青瓷的房门前,周妈妈刚要进去眼前就横了一只精瘦的手臂,公子玉目不斜视的跨过门槛,然后当着周妈妈的面直接把门给关上了!周妈妈憋屈地看着紧闭的门扉半响,最后泄气的守在了门外。

     皇家的人那么难伺候呢!

     无视房里的摆设,直接走向了床榻处,青绿的帷帐随风轻摇,像是碧波荡漾,无声的走上前伸手轻勾,青瓷恬静的睡眼就出现在了眼帘。一晚上没睡的困倦让青瓷睡得很深,丝毫没有发现公子玉的到来。

     站在床前看了青瓷半响,最后直接弯身曲腿靠着床榻坐在了脚踏上,手臂搭在床沿前,下巴搁在手臂上,静静地看着青瓷。

     阿姐,我会尽我所能护青釉护大哥周全,也衷心祈愿她们二人能够相知相守,只要青釉是真正的快乐,那么,因为我强逼她和大哥而产生的隔阂,就不会存在了吧?

     伸手抚向青瓷披散在床上的青丝,触手温凉,低头,侧脸近乎虔诚的在青丝上蹭了蹭。阿姐,我可以容忍所有的一切,唯独不能容忍你离开我。我从不后悔我做的任何决定,为了留下你,前路再艰难,哪怕连你也对我仇恨相向,我亦不悔。

     阿姐,只有这件事我不能依你,其他的你要做什么都可以,打我骂我都行,就是不要想着远离我,只要这件事你依我了,其他无论任何事,我都可以依你,就唯独这件不行。

     阿姐对不起,就算只是躯壳,我也一定会强留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