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三章
    吩咐了绿蝉红檀接下来要做的事情,青瓷一个人去了明静院,那边伺候的人也多,不需要绿蝉红檀跟着。到了明静院的时候,祖父祖母果然已经醒了,刚到门口就听到了熟悉的说话声,诧异的进门,“你回来啦?”

     乔望舒坐在老太爷老夫人正陪着两人说话呢,闻言侧身笑着点头道:“恩。”

     乔望舒既然已经说了要做军马的营生,一时间热情满满,竟跑到周遭的小镇县份上去到处参观马场,仔细观察草料,一直在外面跑呢。结果在外面就听到谢家最近发生的种种不顺之事,想着青瓷一个人怕是会累着,赶忙回来了。

     隔空点了点青瓷,嗔道:“你这丫头,也不知道给我传个信,我还是听到别人说回来的。”青瓷刚入座还没回话呢,老夫人就已经帮着她喊冤了,“你这是什么话,你妹妹还不是想你好好做自己的事情。”

     说完回身心疼地看着青瓷,“怎么不多睡会?”青瓷脸盘还有些发肿,双眼也有些疲惫,老太爷在一旁也是心疼的望着她,甚至开始了自责,自己两个老的,一听到事就被打击的起不来身,一家子大大小小居然要青瓷来打理。

     睡醒后和老伴一起听了下人的回话,知道了青瓷安排的那些事情,既高兴又愧疚。

     想到这些,直接开口道:“我和你祖母没事了,你下去歇着吧!”左右谢明安的事情还没闹到最惨的地步呢,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青釉的事以后说不定瞒不住呢?青釉的事闹出来那才是弥天大祸,现在只是小事,这样想着,竟真觉得好受了许多。

     “祖父这是要赶青瓷走了?”

     青瓷瘪着嘴,佯装失宠的模样,瞪了一眼乔望舒,“有三哥在,就让我走,我这个旧人好歹陪了你们这么多年呢!”

     老夫人气乐了,不过她刚才已经和老爷子商量清楚了,不能继续颓废了,谢家的日子还要继续呢,青瓷一个待嫁的姑娘,她不该操心太多。伸手点了点青瓷的额头,虎着脸道:“新人旧人我都不要,你们两赶紧走,让我这个老婆子清静清静!”

     “祖母~”

     青瓷还是不愿,正要撒娇,一旁的乔望舒已经起身,理了理一路风霜赶回来还没来得及换的衣裳,皱眉,“我去得回去梳洗一番,青瓷,跟我走,我有事跟你说。”青瓷抬头看了他一眼,乔望舒眉眼不容拒绝。

     好吧,青瓷起身,“那我和三哥先出去了,祖父祖母有什么事只管打发人来找我。”

     “去吧去吧。”

     老太爷老夫人一同摆手。

     刚出了老夫人的正屋,还在廊下的时候青瓷就停住了脚步,不赞同的看着乔望舒,“你怎么了,明知道祖父祖母这时正是需要人宽慰的时候,为何要拉着我走?”秀气的眉头凝在了一处,乔望舒也停住了脚步,偏头,似笑非笑的看着青瓷。

     看了青瓷良久,竟把青瓷看的有些不自在了起来。

     青瓷的忍不住想再开口的时候,乔望舒却收回了他的眼神,继续信步往外走,缓缓道:“你还不到十五呢,心操的也够多了,老太爷老夫人那是积年的老人家了,什么事情他们不会处理?”

     “可祖父祖母到底年纪大了……”

     “年纪大了不是你把一切都揽到怀里的借口。”再次停住脚步,沉眉看着青瓷,“你以为你这样做老爷子老夫人会开心是么?他们只会更加愧疚而已,当家人居然要靠一个待嫁的姑娘处理事情,两位会怎么想?!”

     说是当头一喝有些过了,但青瓷确实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把所有的一切都想要处理好,这竟然,还会给人负担吗?楞在原地,表情有些茫然。乔望舒的佯怒也装不下去了,叹了一口气。

     伸手揉了揉青瓷的发顶。

     “你这是关心则乱,旁人你都拎得清,遇上你在意的你就不行了。”

     两人自幼也算是一同长大,乔望舒对青瓷也了解的够彻底了。一遇到她十分在意的人就容易进死胡同,就只会一心一意想着对那人好的事情,完全想不到别人是否愿意接受这样【好意】的安排。

     青瓷头一扭,偏头瞪了一眼乔望舒,“再揉我头我跟你急!”

     正想接着说却发现乔望舒凝眉将视线望向了一处,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松开的眉头又在意凝结,是谢青延。乔望舒看着那边正带着一群丫鬟婆子出来的谢青延,笑道:“那是你弟弟呢,不去打个招呼?”

     谢家的事情外面都传遍了,私生庶子的事乔望舒当然也知道。

     对谢青源真的谈不上好感,想也不想地直接道:“你不是要回去换衣裳么,快走吧,正好,跟我说说,你在外面这两日,有什么好玩的事情。”

     所以,是不喜这个庶弟吗?乔望舒若有所思点头,两人不再理会不远处望着两人的谢青延,转身往乔望舒暂居的院子去了。谢青延虽只在谢家呆了半日,但他刚来,虽是庶子但毕竟是大房目前唯一的男丁。

     大老爷关禁闭了,老夫人还不知道对这个五少爷是什么打算呢?

     其他人也不好乱猜测主子们的想法,见头上的主子们都去探望过了,大姑娘虽没有亲自去,贴身的红檀姑娘不也亲自去了一趟么?不管心里如何想,面子功夫都是做足了,有头有脸的老仆人们,都送上了心意,也都纷纷去拜见过了。

     在谢家这半日,谢青延几乎都处在众人的恭维和收礼物的好心情中。把东西都拆开看了一遍,现在才有功夫出来逛逛谢家的园子,谁料一出来就遇到了青瓷和乔望舒。谢青延看着两人的背影,问一旁的妈妈,“那是大姐姐和谁?”

     他的记忆力还算不错,和秦婉人跪在一起的时候就记住了站在一旁的青瓷,乔望舒倒是第一回见。妈妈是今日才来伺候谢青延的,知道这位并不讨府里主子们的喜欢,见青瓷绕道离去还松了口气。

     听到问话回话道:“是老夫人娘家那边的公子,乔三爷。”

     谢青延并不在乎乔望舒是谁,反正不是谢家的,只不高兴道:“我说了那个如意佩我还要再要一个,大姐姐为何不再给我一个,她不是我姐姐吗?”这半日的时间,他也算知道了,和自己最亲的,是青瓷。

     妈妈何时遇到这样不知礼数的人了,哪有上赶着要东西的道理?姐弟间亲密倒还可,可你一个庶子,人大姑娘也摆明了不会亲近你,谁会去传这个话?干巴巴地笑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六岁的孩子性子都定性了,才刚接触,妈妈也不好马上反驳或者教导什么,他若是一个强烈不愿,告状就不好了,还是明哲保身比较好。

     妈妈不回答,谢青延更为地不高兴,竟是迈开腿直接向两人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妈妈大惊,连忙和众人一同追了上去,这谢青延人虽小,跑得还挺快,妈妈们都追不上,眼睁睁的看着他追上了青瓷和乔望舒。

     “大姐姐!”

     有些气喘的童音从背后传来,青瓷脚步一顿,沉了沉眼色,转身,平静地看着小脸有些泛红的谢青延,“什么事?”

     “你为什么不再给我个如意佩?”

     再给一个如意佩?青瓷完全没听到这样的话,有些疑惑。不过这时候谢青延的视线完全聚集在了乔望舒身上,乔望舒本就容貌盛,刻意笑的时候更叫人移不开眼神,谢青延睁大眼一错不错的看着乔望舒。

     “大哥哥你长得真好看!”

     “有眼光。”

     乔望舒眼波转动,笑赞了谢青延一句。伸手摘下身上戴着的金丝绕红绸的璎珞,“如意佩有什么好看的,这个才好看,我予了你当见面礼可好?”乔望舒身上的东西都精致好看,谢青延自然就被吸引住了。

     “好!”

     伸手就要去接,乔望舒却突然收回了手,见谢青延一脸的茫然才又笑了笑,“我想起了,我还有个更好看的,你和我一起去取了好不好?”还有更好看的?谢青延刚才的茫然全都消失了,忙不迭的点头。

     乔望舒领着谢青延走上了另外一条路,这路,不是回他院子的路阿?青瓷不解,也跟上了上去,看乔望舒到底要玩什么把戏。乔望舒和谢青延一路说说笑笑,看起来和谐无比,然后,一行人停在了小湖边上。

     春末的湖面深绿浅绿层层叠叠,成对的鸳鸯在上面自在的戏水。

     乔望舒停在了湖边上,谢青延不解,“不是要取更好看的么,在这里停下干什么,快点走呀!”有些着急的模样,乔望舒一脸无辜。“就在湖里呀,上次不小心掉下去了,你下去捡一准就有!”

     “在湖里?”

     谢青延懵着一张脸重复了一遍。

     纠结地看着泛绿的湖面半响,“不行,不能下水,你把你手上的那个给我好了!”手一摊就摆在了乔望舒面前。乔望舒看了那只明显养的很好白白嫩嫩的肉手,笑了笑,随手就把手里的璎珞又丢进了湖里。

     谢青延的眼神顺着那个璎珞一直直到它砰得一声落入水里,浅浅的一层水花就再也没有踪影。谢青延彻底傻了,他人小没错,不代表他傻,回头怒瞪着还是一脸笑意的乔望舒,童音既然变得尖戾起来。

     “你赔我璎珞你赔我璎珞!”

     乔望舒气乐了,“我的东西为何要赔给你?”

     谢青延完全不理会乔望舒的话,怒瞪着乔望舒,“你要是不赔我璎珞,我就告诉我爹,让他把你赶出去,你不是谢家人你还敢耍我!”说完又得意洋洋起来,他已经知道了,这谢家的大老爷是他爹。

     妈妈说这人又不是谢家人,肯定会怕自己的,到时候还不得赔自己璎珞?

     不提谢明安还好,一提谢明安,就连一旁好看戏的青瓷都沉下了脸色,乔望舒一直展开的折扇一合,递给青瓷,青瓷不明接过,就看到乔望舒默着脸色解下了身上的腰带,绛红的腰带拿在了手里。

     “你要打我?!”

     谢青延警惕的后退了一步。

     这次换乔望舒不理他的话了,上前一步就把谢青延捉在了手里,然后手里的绛红快速把谢青延的双臂和腰绑在了一起,然后单手就把肉圆圆的谢青延给提在了手里走到树下,将腰带的另外两头打了死结,随手一抛就把谢青延颤颤巍巍的挂在了树上!

     这一切行动下来,不说谢青延,连青瓷都懵了。

     谢青延直到被挂在了书上来回晃动后才回过了神,使劲蹬腿给挣脱不开,怒瞪着乔望舒,“你既然敢绑我,我要告诉我爹,你死定了,你别想在谢家呆了,快放我下来!”

     “好了,那你去告状好了。”乔望舒皮笑肉不笑的应了。

     转头看向了一旁全部做惊恐状的妈妈们,沉声道:“不到半个时辰不准把人给我放下来,不然,谁放的,谁替代他挂上去!”

     说完就不再理会还在半空中飘荡怒骂的谢青延转身离去,青瓷抬头看了谢青延的神色,又听他骂的那些画,简直不堪入目,小小孩童性子就这么恶劣,皱眉对着妈妈吩咐道:“我知你不好管,你把他来家里的所作所为全部告诉老夫人,让老夫人来管。”

     现在就这样,再不管长大还得了?

     有老夫人来做决定就好,妈妈松了一口气,忙对着青瓷保证,“姑娘放心,我一会就告诉老夫人!”青瓷点头,转身追乔望舒去了。

     谢青延见乔望舒走了,青瓷也走了,理所当然的对着树下围着的妈妈们吩咐,“快不快点放窝下来,快点!”乔望舒吩咐的时候青瓷并未阻止,所以妈妈们也明白了,这是大姑娘也认可的意思,怎么可能放他下来?

     全部都闭言,只要没出意外掉下来,不到半个时辰是不会让他下来的。

     谢青延骂了又骂,竟没一个人理他的,一个人在半空中荡来荡去,这下子终于知道害怕了,眼睛一闭就开始嚎哭了起来,“你们都是坏人,我不要呆在这里了,我要回家!呜呜呜……”

     随着乔望舒到了他暂居的小院,乔望舒进了里面换衣服,青瓷就坐在外间抿茶轻思,等乔望舒一出来,就毫不犹豫的询问道:“你怎么会心情不好,是因为马场的关系?”乔望舒对青瓷了解深,青瓷对他也是。

     乔望舒性子恶劣这没错,但从来不对小孩子有什么计较,根本就是懒得搭理他们的。他今日这般,是因为谢青延提了谢明安不错,怕也是因为他自己的心情不好的缘故。

     在老爷子老夫人面前强装的高兴已经不在,整个人披头散发的窝在了黄花梨躺椅上,颓废的很是明显,听到青瓷的话,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侧头瞅着青瓷道:“我出去一趟,就彻底明白了何谓有钱能使鬼推磨,无钱寸步不能行。”

     乔望舒缺钱吗?

     不,他从来不缺银子使,但这个不缺指的是他平时的花费,若要拿来干其他的,就不能够了。他这些年在戏班唱曲的钱,也都被他花在自个身上了,几千两还可以,上万的,乔望舒就拿不出来了。

     青瓷一听就知道他的意思,再次明言道:“可是要做生意的钱不够?你不打算告诉乔家的话,钱从哪里来?”

     乔望舒第一次找到自己想做的营生,也存了让乔老爷子刮目相看的意思,竟是一点风头都没给乔家露,就等着一鸣惊人呢!一说到钱就头痛,乔望舒摆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头,不想再提这个了。

     青瓷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垂眼若有所思。反正自己也要找个营生挣钱,乔望舒这里不是正好?难得他第一次有了想做的事情,身为妹妹该支持他,再有,已经搭上了二皇子这条线,只要做出来了,不怕亏本。

     想明白了就凑近乔望舒身边道:“我给你两万两银子,你分我两成可好?”说话办事找关系都是乔望舒一个人的事,哪怕青瓷钱出了大头,还是觉得拿太多不好。毕竟自己只是深闺女儿,这种事,对乔望舒的帮助太少。

     早就知道青瓷有钱,没想到上万的银子说给就给呀!一听到这个乔望舒就来劲了,一下子坐直了身子,见青瓷的神情不似做伪,不由笑道:“你就不怕我给了亏了个干净?”青瓷老实点头,“怕,这是我和青釉以后过日子的银子。”

     “所以,这银子,你接吗?”

     说到青釉乔望舒就明白青瓷为何会突然参一脚了,不管姐妹两将来怎样,钱必须少不了。不过,这激将法还真管用,乔望舒从躺椅上起身,目光灼灼的望着青瓷,“两层太少,一人一半,我办事,你放心!”

     青瓷也起身笑道:“那一切就都麻烦三哥了。”

     立松堂这边现在算是人人自危,自从谢明安的真面目被爆了出来,他再也不装翩翩君子的模样,整天都沉着一张脸,书房伺候的几个小厮都不敢进他的身了!谢明安沉步从书房出来,门口守着的几个小厮都战战兢兢的。

     “夫人呢,还在明静院?”

     谢明安其实对苏氏还算有点良心,现在外室和庶子的事闹了出来,虽然自己的烦心事也多,但想着苏氏往常的柔软,怕她受不住,还是静了心想要好好对她解释一番,结果,连人都看不到!

     谢明安还不能找人去请,因为苏氏一直都在明静院陪二老!老爷子被气得直说不好受,苏氏要在那边伺疾,到现在也没回立松堂,人都看不到!小厮小声回话,“夫人没回来,只是派人来说……”尽量垂着脑袋不敢看谢明安的神情。

     “说什么?”谢明安不耐烦的询问。

     “夫人说今晚就在明静院睡了,不回来了!”小厮眼一闭,把话快速说完。

     谢明安被气笑了,“好好好,都走,有本事一辈子都别回来!”本来还想再骗骗她的,现在看来没必要了,就不信了,她能避开自己一辈子?!甩袖回了书房,崩的一声就把门给关上了!巨大的关门声让门口守着的几位小厮身子跟着一抖,彼此看了看,憋嘴。

     这大老爷,原来是个这样的性子……

     谢明安一个人独自坐在书房,满屋子的书他是一个字都瞧不进去,现在该怎么办呢?太子已经亲自放话,皇后娘娘再想帮自己,也不可能让太子言而无信,至少,现阶段不行,好歹得缓一段时间才行。

     所以,自己必须要蛰伏一段时间?

     不行不行,蛰伏一段时间,皇后娘娘的心思怕要淡了,现在二弟又复官了,再过段时间,谢家就真的没有自己说话的地方了,还有青延,他一个人回了谢府,老夫人青瓷都是不喜欢他的,苏氏也不会去管他,只有自己才能为他说话。

     一想到青延这时候不知道在受什么委屈谢明安就心如刀割,越想越急,突然就想到了在胭脂铺后面看到的一晃而过的三皇子公子玉!本不确定那是不是三皇子,可青瓷的表现说明了一切,那绝对是!

     身为皇子身受重伤,外面居然一点消息都没有,宫里好像也没传出任何消息,肯定是他自己给压下来了,皇上皇后肯定也不知道呢,不然怎么会藏到青瓷哪里的?!

     既然这水已经够乱了,那就大家一起乱!

     谢明安眼神一厉,也不再多想其他,研磨执笔写了一封信,将火漆小心地封好,扬声道:“把谢磊给我叫进来!”外面的小厮应了一声,就听得快步离去的脚步,没一会,就进来了一位大约二十左右的年轻小伙子。

     “大老爷。”

     对上他,谢明安还算得上可亲,并无阴沉的脸色,将信交给他,小声道:“快点送到皇后娘娘的手里。”老夫人已经明言家里人不能帮谢明安往外传递消息,可这谢磊是皇后娘娘的人,自然不惧老夫人的命令。

     将信收进了怀里。

     “是。”

     谢明安又嘱咐了几句才让谢磊去了,等他离去后,志满意得的在书房里面来回踱步,当一件事无法掩盖并且暂时不能让人遗忘的话,最好的办法就是发生一件更让人想不到更增加谈资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