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日暮夕斜,谢青瓷懒懒的靠在窗前,屋外竹林青葱,青绿的竹叶染上点点金光,和在江南时的景致一模一样。双眸染上怀念,祖父这时准在石榴树下自己跟自己下棋,祖母肯定在一旁的竹篱边伺弄她最近爱上的秋水海棠。

     少卿呢?

     “阿姐。”少年清润的嗓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诧异还没染上双眸就已经换上了欢喜,眉目含笑的看向了竹林的方向。少年手捧一盆碎金墨兰缓缓而来,不多时就已经立在了窗前,仰头,精致的小脸泛着轻微的欢喜和骄傲。

     “阿姐,我们一起种的墨兰开花了。”

     “你看,它长的多好。”

     原本苍白的神色也因为这激动点缀了小小的粉色,越发的粉雕玉琢了。谢青瓷低眉一笑,“让下人搬就好,别累着自己。”少年摇头,“阿姐喜欢的,我都要亲手送到阿姐面前。”羸弱的身子努力把比他脑袋还大的花盆捧到谢青瓷面前。

     谢青瓷笑着伸手去接。

     “快进来,外面日头大……”

     话音未落,手还在半空,那个姣好的少年已然消失,半空中的手指微曲,然后无力的垂下。

     绿蝉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画面,姑娘立在窗前,残存的笑意还在唇边,眼里却是浓浓的失落。看了一眼窗外的景色,了然。走到谢青瓷的身边,轻声道:“姑娘是不是想小公子了?”

     在江南时,姑娘的屋子外就是这样一片竹林,而竹林的对面,住的就是小公子。不管是酷暑亦或是寒冬,每日小公子都会在竹林间穿梭几遭。

     谢青瓷没有回话,脸上还是怅然,绿蝉再道:“姑娘宽心,这几日就能见到小公子了,就又能和以前一样了。”

     谢青瓷摇头,不发一言。

     如何能一样呢?

     在江南,他是自幼来谢府,人人喜欢他人人怜惜他,再加之他年纪尚幼,自然不会有人在意其实并不是亲姐弟。而这是京城,他不会住在这里,可能连准备的别院也不会住,他可能会回家。

     来的时候才五岁,可确实是京城口音。

     祖父模糊不清的态度,那一身的贵气,必然是王公贵族不错了。这么多年都是不闻不问,他现在回来了,家人会怎样对待他?他的身子又不好,自己又不能陪在他身边,甚至还不确定能不能照顾得了他。

     别说照顾了,或许见一面都成难事了……

     绿蝉也没有再劝,她虽不如谢青瓷想的多,却是知道小公子毕竟是外男,在江南还好,到底一起长大的,这边可不能够了。红檀进门时,就看到两人一左一右站在窗户边发呆,不由不声道:“怎么了这是?”

     红檀的声音把两人从惆怅的氛围中惊醒,谢青瓷回望过去,见她手里拿着一封信,“谁送的?”罢了,想再多也无用,走一步看一步,尽力护他平安。红檀上前递给谢青瓷,“是林叔送过来的。”

     林叔是老太爷的人,一直在京城管这边的铺子,很多消息都是他传的。

     撕开封口,里面却没有信,只是折了一张小纸条,顿了顿,拿出来展开。熟悉的字迹映入眼帘,寥寥数字,谢青瓷看了很久。

     阿姐,我很想你。

     只有这六个字,没了。

     绿蝉红檀自然识字,谢青瓷看信的时候她们都是低垂视线,绝不多看一眼,可这次,时间好像长了点儿?红檀抬眼,瞅了一眼绿蝉,满脸的疑惑。一张小字条,姑娘要看那么久?绿蝉也是一脸的莫名,又过了好一会谢青瓷才看向红檀,“林叔还有说什么?”红檀摇头,“林叔什么也没说。”

     闻言,谢青瓷叹了一口,把纸条折好,回身走向里屋放进一个带锁的小匣子里收好。红檀绿蝉紧随其后,“姑娘,可是出什么事了?”两人都是一脸的担忧,姑娘的表情太不好了。

     “没大事,不用担心。”

     吩咐绿蝉道:“把码头的人撤了吧,他已经回家了。”

     回家?小公子的家是哪?红檀绿蝉还想再问,谢青瓷已经转身走向书桌,端坐,研磨。两人马上就把问题吞回肚子,一人留在旁边伺候,一人出去吩咐丫头们安静点,每当姑娘开始练字时,就意味着谈话终止,保持安静。

     所以,小公子现在到底在哪呀?

     直到次日清晨,整个幽水阁的气氛都还有些肃然。小丫头们都被好好敲打了一番,别去惹姑娘。谢青瓷洗漱时发现平日叽叽喳喳的姑娘们今儿都特别的守规矩,不由一笑道:“你们这样子,旁人还以为我有多严厉呢。”

     见她神情和往常一般,红檀绿蝉都松了一口气,还好,姑娘缓过来了。当下也是笑道:“哪里的话呢,是我和绿蝉想着有些丫头该教规矩了,院子里又进了好些个新面孔,正好一起调1教了。”

     “免得旁人还道咱们在江南连规矩都没学好呢。”

     绿蝉也点头称是。

     说话间已经有人捧了好几套正装过来,都是绿蝉昨晚早早就收拾好了的,今天姑娘要进宫拜见皇后娘娘,自然要盛装了。谢青瓷扫视过去,目光停在了一件掐金束腰的绛红色百褶裙上,顿了顿,“就它罢。”

     选这件衣服倒是出乎绿檀红檀的意料了。

     姑娘肤白,再艳的衣裳都压的住,只是姑娘不喜欢。这些颜色艳丽的衣裳还是老夫人下命令做的,说年轻姑娘家就该穿这样的好颜色,只是姑娘不喜欢,怎么今儿选了这件?两人仔细瞅了又瞅,然后明白了。

     绿蝉去屏风后伺候谢青瓷宽衣,红檀则是去首饰盒子了挑挑拣拣。

     向苏氏请完安后,出门准备进宫,在门口处碰到了正要坐车去女学的谢青雯。谢青雯上车的动作顿住,看向谢青瓷这一身的装扮,又是羡慕又是嫉妒,最后笑道:“果然见娘娘就是不一样,姐姐今天真漂亮。”

     虽才两日,还算隐约了解谢青瓷的喜好,她偏淡,平日衣裳也是素色为主,素色就已经是赏心悦目的美人,从未想过她盛装时,居然艳丽到让人不敢直视的地步,美的太过瞩目,让人自惭形秽。

     这样的艳丽没给她添一分庸俗,清冷的表情,却是相得益彰。

     再不服也必须承认,这样的谢青瓷,很美。

     谢青瓷没有错过她双眼深处的嫉妒,今儿却没有和她交锋的心情,点了点头,“二妹妹早。”然后就直接上车闭帘,一句多话也没有。绿蝉红檀行过礼后也直接上车,吩咐马夫驾车,车轱辘声响起,驶出了大门。

     谢青雯停在原地,呼吸急促了几分,最后强压下,也上了车。

     在宫门处下车,抬首看向朱红色高高的城门,威势庄严,守在两边的侍卫神色谨然,腰间的佩刀白到发亮,吩咐红檀绿蝉在车上等着,门口处早早等着的一位年约四十左右的太监就已经笑着迎了上来。

     “奴才苏长安,见过大姑娘。”

     “苏公公有礼。”谢青瓷退后一步福了半礼。

     苏公公脸上的笑容大了几分,笑道:“宫里没有品级不能乘娇,委屈姑娘跟奴才走进去了。也好在现在时辰尚早,娘娘这会还在受各位嫔妃的请安呢,姑娘随奴才慢慢走,也好看看这宫里的景色。”

     “有劳苏公公了。”

     苏公公在前面弯身领路,谢青瓷跟在其后,走过庄严的宫门,终于踏进了这人人都想进来的皇宫。一路上都是琉璃飞瓦雕梁画柱,过往的宫女太监们纷纷下跪请安回避。

     走过一处,苏公公就细心的给谢青瓷介绍。

     “大姑娘,这是皇后娘娘平日最喜欢逛的牡丹园。”闻言,谢青瓷抬首四处望去,各色牡丹盛放不一而足,层层叠叠,花枝繁重,置身其中,皇城的庄严都不见了。牡丹乃花王,皇后娘娘喜欢最是合适,

     “阿姐今日这般好看,是因为要见哥哥吗?”

     谢青瓷脚步猛的一滞,自己又出幻觉了?不是看向声音来处,而是看向了前面领路的苏公公,苏公公已经弯身打千,“奴才给三皇子请安。”

     “下去罢,我带大姑娘去见母后。”

     “是。”

     苏公公弯身告退。

     三皇子,母后?所以少卿就是那个出生起就身体孱弱一直静养不曾见外人的皇后娘娘的嫡次子?谢青瓷有些发蒙,整个人立在原地没有动弹没有转身。

     “阿姐,你不看看我吗?”

     少年清润的嗓音再次在耳边响起,那么一点点委屈准确的传达了出来,成功的勾起了谢青瓷心里的柔软,叹了一口气,转身,看向了已经站在自己身后的少年,质问还没出口,手已抚上他清瘦的脸庞。

     “怎么瘦了那么多?”

     心疼的上下看了一遍,比在江南的时候瘦好多,可见这一路上不好受。

     漆黑的双眸一直定定的看着谢青瓷,直到她手抚向自己的时候才有了些暖意,再看到她袖口的那几朵金丝勾勒的墨兰,终于换上了纯粹的笑意,嘴角勾起,竟让旁边的百花都失了颜色。在谢青瓷愣神之际,上前轻轻抱住她的纤细的腰身,头抵在谢青瓷颈窝。

     声音既软糯又眷恋,如同幼时那般。

     “阿姐,我很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