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陈氏显然被气得有些癫狂了,双眼满目红丝的瞪着地上的卷轴,一直不停的在深呼吸,胸口起伏甚大。谢青瓷依旧端庄矜持的笑,只是眼神有些冷。不仅祖母瞧不上她,自己又何曾瞧得起她了?

     这些年府里名义上是母亲在管家,谁不知道二房隐隐有一家独大的意思了?大房无男丁,年轻主子一个没有,母亲这些年也就做做表面功夫,从府里每年送到江南的东西一年比一年少就可以看见端倪了。

     再别说京中贵女只知谢青雯,若非皇后娘娘从未断过的赏赐,谁还记得谢青瓷?你若是凭借自己的本事也罢了,借着父亲的势和太子那边的人脉交好,反过来又打压大房,天下哪里有这么好的事。

     二房的吃相实在是太难看了!

     陈氏完全就被气疯魔了,周围诡异的寂静和那些老妈妈们的偷笑更让她怒气上升,容貌都有些扭曲了,脸色涨的通红,抬脚就要向地上的卷轴踩去!谢青瓷上前一步,镇定出口道:“二婶婶要做什么?”

     慢条斯理的态度,完美无缺的笑容,疏离冷淡的眼神让陈氏好似看到了当初高高在上的老夫人!脑子里的弦猛的断裂了。

     “一个小辈也来管长辈的事?你这是哪里的家教?走开!”

     谢青瓷神色一冷,毫不相让的再次上前一步,直直的看着陈氏暴怒的眼睛。“我的家教是祖母一手教的,二婶婶现在是在质疑祖母的家教有缺吗?”连当初的先皇后都曾赞扬祖母的仪态,亲口赞她不亏是江南乔氏的女儿。

     在老夫人手里从来都没讨到好处的陈氏敢吗?她不敢!

     惊愕的退后一步,什么话也说不出来。谢青瓷却突然笑了,退后一步,刚才满身的威势完全消失不见了,歪着头,带着小女儿的娇俏天真,脆生生道:“祖母说了,这次不仅要二婶婶挂在里屋,还要每日诵读三次。”

     “现在……”顿了顿,弯身手比向地上的卷轴。“请二婶婶亲手捡起来。”

     谢青雯一直站在陈氏的背后,从陈氏情绪开始起伏的时候就扶着她的后腰,可谢青雯自己也没好的哪去,眉心紧蹙,这谢青瓷欺人太甚!陈氏已经被气的说不出话来了,见状谢青瓷正要挺身而出。

     谢青瓷却突然转头看向又惊又喜的苏氏。

     “母亲。”

     “去年虽人在江南,可也知道先帝冥诞之日,当今圣上手捧先帝遗物在太和殿整整诵经三日水米不进以至于数度昏厥,此等孝举连远在江南的才子们都有所耳闻,那几日,人人都道,当今圣上仁孝治天下,吾辈当以为榜样尽心学习才是。”

     苏氏自然不傻,当即点头道:“可是呢,皇上是个大孝子,对百官之中孝顺之人也颇为赏识,也非常厌恶不孝之人,上次有位官员顶撞了老父几句,被皇上知道后,狠狠的责罚了好一通,若非后来他老父出来求情,说不定官帽都保不住了。”

     这一唱一和让谢青雯狠狠的叹了一口气,明白大势已去,皇上或许不会管内宅之事,还有皇后娘娘呢。这事本就不占理,长辈给的东西居然被丢在了地上,开始还能狡辩没拿住,后面想踩一脚是怎么回事?这么多人看着呢。

     伸手轻轻推了一把还怔住的陈氏。

     被女儿推了一把好歹回了神的陈氏,死死的瞪着好整以暇的谢青瓷,这个小蹄子,自己让她从丫鬟手里接东西,她就让自己在她面前弯身!

     “好!好!好!”

     陈氏连续道了三声好,弯身一把把地上的卷轴扯了起来,“我还有事,先家去了,你们慢慢说话!”说完也不敢任何人的神色转身就往外走去。谢青瓷定定的看着,等陈氏将要踏出门槛之际才开口道:“祖母还说了,二婶婶已经毁了一副了,这副请好好保管,等她回来之日,若发现有一丝皱褶之处,会不高兴的。”

     这话刺的陈氏手里再次用力,差点把上好的雪浪纸戳出个洞来,到底忍住了,也没回头更加快速的离去。陈氏愤然离去,二房这边还有两主子在呢,丫鬟婆子们依旧围在一处,只是到底没了进门时的那种隐隐得意了。

     现在谁还不明白?这大姑娘从来都没想过委曲求全,上来就直接撕破了脸皮,让二夫人面子里子都不剩下!虽然这些年暗地里基本是二夫人当家,可这大姑娘一看就知道性子不好相与,后面还有老夫人呢,还有上面的皇后娘娘了!

     真把她得罪狠了,二夫人是主子好歹要好点,倒霉的可是下人!

     回去可得和家里的姑娘小子们说道说道,现在的大房可不像以前那样了,把有些张扬的性子给我收住了。大老爷只管外事,内宅里大夫人只安居一偶,现在可不一样了,大房能做主的主子回来了!

     气氛顿时凝固了,苏氏上前打碎一室寂静,指着谢青雯谢青雅道:“这是你二妹妹青雯,三妹妹青雅。你四弟今年刚启蒙送到书院去了晚间才归,今晚吃饭的时候就能见到了。”

     谢青瓷点头抬眼仔细率先看向了谢青雯。谢青雯比自己小上半岁,十三岁的姑娘已经抽条,身姿窈窕,鹅蛋脸,柳叶眉,双眸清水点印,一身绿裳和唇边恰到好处的笑容相得益彰,单论外表,确实担的起京城众多贵女的追逐。

     自己刚刚让陈氏丢了这么大的脸面,她还能笑的如此温婉,比她娘聪明多了,也难对付多了。

     谢青瓷率先弯身福了半礼,“二妹妹。”

     谢青雯也笑着回了半礼,“大姐姐。”

     点头后看向她旁边的谢青雅,青雅是二房庶女。母亲是妾,但是性子谦和从来不争不抢只养女儿,陈氏虽然善妒,可二老爷就这一个妾,性子还算可以,也就不磋磨她了,对庶女不管不问,不好也不坏。

     谢清雅将将十岁,脸上还带着幼女的圆润脸庞,圆脸大眼,清澈的双眼满是天真,看着自己的眼神既好奇又带了点怯怯之意,心里想什么一眼就能看出来,还是个孩子呢。谢青瓷笑着福身半礼,“三妹妹。”

     谢青雅忙忙弯身,也不知是着急还是怎么了,竟然回了个全礼,说话也磕磕巴巴的。“大,大姐姐好!”

     然后马上就知道自己做错了,嘴巴瘪着,脸色红彤彤的,像刚摘下来还带着晨露的诱人的樱桃,啃上一口才满足呢!不仅谢青瓷笑了,连苏氏和其他人也都善意笑了,四姑娘还是个孩子,秋姨娘虽然把她教的有些天真,却意外的惹人疼呢。

     苏氏上前理了理她的额发,“傻孩子,这是你大姐姐,身上流着的是和你一样的血,下次不要再这么拘谨了。”谢青雅尤在害羞,抬眼不好意思的瞅了一眼谢青瓷,见她笑望着自己,更加不好意思了。

     大姐姐刚才好大的威势,现在看起来又很好相处的样子呢,想亲近又害怕。

     一眼就能看出谢青雅在想什么,谢青瓷也不想在一时半会强求什么,绿蝉和红檀再次上前,一人手里捧着两个盒子。谢青瓷从绿蝉手里接过看向了一直保持微笑的谢青雯,笑着递给了她。

     “这是我的一点小小心意,请二妹妹不要嫌弃。”

     待谢青雯接过后又从红檀手里接过盒子递给了谢青雯。

     两人都笑着从谢青瓷手里接过了盒子,道过谢后谢青雯第一时间就想转递给自己的丫鬟,根本就没想过当场拆开,刚才陈氏的教训还在呢!这盒子又是两,万一其中一个又是老夫人的手笔呢?!

     谢青雅当然是一样的想法,可又想着自己都没见过老夫人呢,老夫人必定不会为难自己罢?真的很想当场打开呀!看着谢青雅纠结的小脸都皱成百褶包子了,不由笑了,“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谢青瓷已经发话,谢青雅当然不能拒绝,管它的,姨娘说过的,傻人有傻福,自己这么傻,大姐姐也没必要一回来就打压自己吧?也没有什么值得她打压的呀!想明白也就不再纠结了,伸手打开上面盒子的盖子。

     一看眼珠就瞪的溜圆,甚至惊喜的大叫一声!

     “大姐姐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箫的!”

     说完就把盒子里的玉箫拿了起来。通体绿色清澈透明,握在手里一股莹润之感传来,哪怕不懂玉的谢青雅都知道是好东西,最主要的是这个完全送到了谢青雅心头上!这丫头就爱箫,谢府当然可以请师傅来教,可好的东西就轮不到她了。

     决定了,回去就把那个竹箫丢了!

     抱在怀里不撒手,笑的可甜。“谢谢大姐姐,我一定会好好珍惜的!”谢青瓷见她喜欢也是高兴,点头,“你喜欢便好。”谢青雅又爱不释手的抚摸了好一会才小心翼翼的递给自己的丫鬟,然后打开了第二个盒子。

     第二个盒子里是一把桃花香扇。

     和普通的香扇并无多大区别,只是扇面上的桃花是正经的苏绣,绣工精湛栩栩如生,而且刚刚凑近就能闻到一股清晰的桃花香,清爽宜人。现已入春,再过段时间这扇子就用的上了,谢青雅打着扇子扇了几下,很是满意,笑容更大了许多,连牙根子都能瞧见了。

     “大姐姐你真好!”

     一点东西就把你给收买了,果然是没见过世面的,谢青雯面上不显,可对谢青雅的行为很是不耻。不过她都打开了,自己不看好像有些不好,也只得笑着开口,“三妹妹得了这么两个好东西,不知道大姐姐给我的是什么呢?”

     一边说一边打开了自己的盒子。

     是一本书,王文选诗集,页面虽保存完好却是一片古朴之色,显然年代久远了,谢青雯一直看着没出声。身后的丫头们好奇了,凑近了向前看去,然后惊喜的出声道:“姑娘你不是一直想要王文选的诗集吗!”

     谢青雯爱诗,更偏爱前朝注明诗人王文选的诗词,只是这世面上王文选的诗集太少了,连仿品都很少见更别论真品了。深呼吸了一口气把眼底的诧异压了回去,微微不自然的跟谢青瓷道谢,“我很喜欢,大姐姐有心了。”

     心中有些想法,再打开第二个盒子,果然,也是一把桃花香扇。

     玉箫和王文选诗集真品,严格来论,价值上并没有高下之分,更何况分别是两人的心头好,可谢青雯一点都高兴不起来。谢青瓷远在江南,可对自己和青雅的喜好如此清楚,更重要的是,她送的东西,没有高下之分。

     也就是说……

     在她眼里,自己这个嫡女,和庶女谢青雅,没有什么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