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午休后谢青瓷起身,还有些迷瞪的洗漱,就发现绿蝉和红檀都板着一张脸,温水洗过脸后总算清醒了些,一边擦脸一边询问道:“怎么了?”声音有些沙哑,还带着刚醒之人的困倦。

     绿蝉脸都鼓了起来,红檀倒豆子似的把话说了一遍,越说越气愤,脸色都红了几分。

     “昨儿夫人不是说过今天午休之后会有锦衣坊的妈妈过来给姑娘量尺寸做衣服么?明明是咱们夫人叫人来的,二夫人居然把人在门口截走了,还说什么离怡锦院近些,先给二姑娘看了也不迟!”

     “谁不知道锦衣坊卖的就是款式?让二姑娘先选是几个意思?”

     这锦衣坊的用料绣工虽都是上好之选却不是最好的那个,唯一的好处就是款式。这京城中的贵女们,锦衣坊每季都会向每家送不同的款式供姑娘挑选,被选中的款式都只给那一位做,其他人不能再选。

     当然,若是姐妹情深想穿一样的衣裳也是可以的,两人都同意便可。

     谢青雯可能和谢青瓷穿一样的衣服吗?想也不可能。

     “让姑娘挑她剩下的款式,她哪来的这么大的脸面!”绿蝉一边说一边把玉盅放回盘里,气狠了些,发出砰的一声响,红檀也是愤愤不平,两人都看着谢青瓷,等着她出声收拾二房把这局拿回来呢!

     在红檀绿蝉眼里,姑娘什么都会,收拾个二房根本不算事!

     谢青瓷原地挑眉好笑的看着自己的两个丫头,一个气鼓鼓的跟青蛙似的,一个眼里都快喷火了,好似自己一声令下就会提着扫帚打过去一样。气笑了,“真该让郝妈妈看看你们两现在的样子。”

     郝妈妈!红檀绿蝉听到这个名字就反射性的站好。

     两人从三岁就一直跟在郝妈妈跟前调1教,一直到六岁的时候才送到了谢青瓷身边。想起小时候被打的手掌心,两人齐齐一抖。

     “姑娘我们错了,不要告诉郝妈妈!”

     郝妈妈在江南伺候老夫人呢,就算要收拾两人也没那么长的手,谢青瓷不过是吓唬她们罢了。虽然才回来一天,这两个丫头到底心气高了些,隐隐没把别人放在眼里。不论怎样的对手,哪怕再弱小,都不应该轻视。

     轻视乃兵家大忌。

     谢青瓷走到书桌前拿起上午已经看了三分之一的账册,然后才回身严肃道:“你们是我的贴身丫鬟,你们的一言一行在外人眼里都代表着我,这点切记。”

     两人自小和谢青瓷一起长大,感情当然不是一般的主仆。可是两人也深刻的明白,姑娘平日都很好说话,无人时没上没下都可以,但是某些原则性的问题不能改,特别是姑娘不笑时,黑漆漆的眸子直直的看着你,明明没有责怪,却会不自觉的低头认错。

     “是,我们以后再也不敢这样浮躁了。”

     两人到底是老夫人身边的经年老妈妈一手调1教出来的,回神就知道自己错在哪了。知错就改便是好孩子,谢青瓷心情好了些,也就道:“这也无妨,陈氏既然把人拦住,就一定会和锦衣坊的妈妈一起过来,一是做给旁人看,二么,自然也是为了看我的表情了。”

     “所以……”

     拿起手里的账册,点了几个丫鬟随行。

     “我去祖母以前的小佛堂,你们两个招待二房一行人吧。”

     二人目送谢青瓷一行人离开,然后彼此对望,绿蝉眨了眨眼睛道:“可是姑娘没说对上二姑娘选下的款式怎么办呀?”红檀怔了怔,刚才被姑娘训斥,也把这事给忘了。然后眼睛一瞪,想起来了。

     “姑娘什么时候穿过外人做的衣服?选什么选!”

     绿蝉也是拍脑门恼自己笨。是了,姑娘从来都没穿过外面的衣服,这唯一的旁人送来的就是夫人昨日送来的,也是夫人吩咐锦衣坊过来量身的,想着是姑娘母亲,就没拒绝,然后把这事告诉姑娘后,姑娘也没什么抵触,就把这事给忘了!

     姑娘穿的衣裳可是那锦衣坊做的衣裳能比的?

     对策都已经想好,现在就等着二房上门了!

     两位锦衣坊来的妈妈此时正坐在怡锦院的偏厅里,虽不是第一次来这,可每次都让两人赞叹不已。这一进院门就是成片的珍惜花卉,一年四季都是如此,香气宜人,特别是每年春夏之季,满院的蝴蝶飞舞,真真仙境。

     这满京城就算算上郡主之流,这怡锦院的景色都是一绝了!

     再说这屋内的各色玩器摆设,样样看着都是好东西,偏生都叫不出来名字来。只瞧那对联上的字迹墨宝,再看这绣技精湛的侍女赏春图,满屋子的珍品,拿出去一样都是价值连城呢。其中一位妈妈小声道:“也只这谢二姑娘配住这样的屋子了。”

     谁不知道谢二姑娘自小聪颖文采斐然,女学的夫子们都赞不绝口呢。

     另外一位妈妈也点头称是,虽然明知自己其实是给才回来的谢家大姑娘量尺寸选款式的,可谁让二夫人插手呢?名声再好听做的也是伺候人的伙计,大夫人总不能把气撒在我们身上,再说了,每次二姑娘给的荷包都很丰厚呢!

     秋天捧了茶走了过来放在两天面前,笑着开口道:“妈妈们吃茶,姑娘在里面选款式,一会就好。”谢青瓷前几日才在锦衣坊做了衣服量了尺寸,这才短短几日,自然不必再量,选好款式便可。

     两人哪里敢催谢青雯?而且这样好的地方,多呆一刻都是福气呢!哪怕秋天只是一个小丫鬟,两位妈妈也是恭维了好一会才端起了面前的茶,饮下一口抿了抿唇,然后看向秋天。“这茶喝着,怎么和以前不一样了,虽说不上什么,却觉着好喝了许多呢?”

     秋天刚被夸了一通,现在已经有了飘飘然了,勉强止住得意,抬了抬下巴笑道:“这茶是皇后娘娘赏的,自然不一样了。”以前可不是这样的茶,今天是姑娘特意吩咐的,就为了待会看幽水阁上什么茶呢!

     再好,能好过皇后娘娘赏赐的?这才回来,皇后娘娘还没来得及赏呢!

     这话一出两位妈妈又是一顿夸赞恭维。

     能喝到皇后娘娘赏赐的茶,可真是顶天的福气了!

     陈氏低头看手上的鲜红丹寇,瞅了瞅还在低头看款式谢青雯,不放心的叮嘱了一句,“可别忘了,把最丑的留给她!”今早回来,陈氏可是回屋子里砸了好一通的东西,若非谢青瓷劝了一上午,还拿衣服这事保证一定会找回场子,陈氏才不会这么心平气和呢。

     谢青雯头也不抬的应了。

     “娘放心,女儿知道该怎么做。”

     这锦衣坊是第一次给谢青瓷量尺寸做衣服,连她高矮胖瘦都不知道,所以这个款式送的都不一样。锦衣坊的衣服之所以出众,是因为它的样式扬长避短量身定做。谢青瓷仔细想了想,特别留个两个款式给谢青瓷。

     一个是专门为有些圆润的姑娘画的广袖罗裙,一个是为身姿有些高大的姑娘画的半袖束腰长裙。想了想体态纤瘦的的谢青瓷看到这两个样式,谢青雯的唇边就止不住笑意。不知道今早这般威武的大姑娘表情破裂是个什么样子呢?

     知女莫若母,看到谢青雯的笑陈氏就知道她已经选好了,并且十拿九稳了。当下也兴奋的起身,“走罢,咱们到幽水阁逛逛去!”谢青雯也笑着起身,拿起册子和陈氏一道往外面走去。

     陈氏刚走了两步然后猛然停住脚步,回头看谢青雯。“若那小蹄子说不喜欢不选怎么办?”就今早她那样子,很有可能这样做!

     这个问题谢青雯早就想好了,当下立即道:“娘和我一起去幽水阁,娘可是长辈呢,她能当场弗了长辈的面子?当然,今天早上来看,她确实做的出来。不过,我巴不得她做出这样的事呢……”

     “今早的事还可以算到老夫人头上,况且娘确实不占理。那这件事呢?才回家的第二天就把亲自上门嫡亲的二婶婶气走了……”

     不选?可以!走就是了。

     不愧是两母女,谢青雯这一说,陈氏马上就把后面的后续想到了。当即兴奋的接话道:“咱们多带些人去,最好能刺得那小蹄子发脾气,到时候就算咱们不插手,她这骄纵的名声也跑不掉了!”

     母女两心照不宣的笑了,然后齐齐走出了房门。

     一直在外等候的两位妈妈见状马上起身行礼,“二夫人,二姑娘。”陈氏笑着走了过去,谦虚道:“我这姑娘爱美,挑的久了些,让二位见笑了。”妈妈们自然不肯应这话,“哪里的话呢,二姑娘挑的一点都不久。这满屋子的珍玩还没见识够二姑娘就出来了。”

     然后一脸讨赏的表情对着谢青瓷道:“姑娘下次可要挑的久一些,老婆子素来没见过什么好东西,就指着二姑娘屋子里的东西开开眼呢!”

     好听的话谁不爱听,谢青雯心情甚好的谦虚了几句,看了一眼自己的大丫鬟彩屏,彩屏会意的上前,一边寒暄一边给两个妈妈分别塞进了一个荷包,妈妈们自然也是心照不宣的收下,捏了捏,眼睛一亮,好听的话更是不要钱的往外蹦。

     这荷包收的多了,不打开就能摸出里面有多少银子,今儿这个,可是往常的两倍呢!以前都是五两银子,今儿可不就是十两银子呢?走谢府一趟,就抵了半年的工钱了!哪像其他家的姑娘,能给一两就不错了!

     见状,谢青雯笑的更满意了,当然,不仅仅是因为妈妈们的恭维。小鬼难缠,谢青雯一直对这些外面的人特别客气,今日这样做,当然是有其他的用意了。

     因为谢青雯不仅要这谢府传她谢青瓷骄纵,还要让女学的姑娘们都知道她骄纵!这锦衣坊做的就是贵女们的生意,她们去别人府的时候随便说几句就行了,一传十十传百!到时候就算皇后娘娘插手又怎样,又不是自己指使的,她谢青瓷自己不得人心,还能怪我太会做人情?

     就算她忍住了脾气,到时候必然也没心情招待这锦衣坊的妈妈们,妈妈们在我这得到了上好的款待,在谢青瓷那一点好处没得到还没个好脸色,回去后又会怎么说呢?

     谢青瓷,你一回来就给我和我娘一人一个下马威,现在,是我收利息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