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七章、兄弟(上)
    一晨气冲冲的跑回了宿舍,一屁股坐在了自己的床上。“不可理喻!”一晨自言自语的说道。

     “怎么了?一晨。和谁生这么大气啊?”张达已经醒了,只是不愿意起床,当然也不想去吃饭。

     “还有谁?”

     “若君?”

     “嗯。”

     “为什么啊?”此刻的张达开始趴在了床上,他想听听这周六的插曲。

     “她要给我买衣服,却不听我的意见。”一晨说完靠在了墙上。

     “就为了这个?”

     “就是这个。”

     “哈哈,我还以为什么大事呢。”张达说完又平躺了回去,对于他来说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根本提不起他的兴趣。

     “我发现最近若君变了。”

     “怎么变了?”张达有些无聊的搭着话。

     “她和以前不一样了,现在变得越来越独,越来越小脾气。”

     “很正常,说明你们的关系到一定程度了。”

     “可是我喜欢她以前的样子。”

     “呵呵,无聊,我再睡会儿,不聊了。”

     “达哥晚上一起去喝酒。”

     “就为这种小事值得借酒消愁吗?”

     “不只是因为这些,我想了想我们哥们也好久没有聚在一起了。”

     “那你先征求你上铺兄弟的意见吧。”张达说完转了个身,侧身闭上了眼睛。

     “我上铺?”一晨站起来才发现玉龙正躺在床上,不由的一惊:“我去,玉龙,你在啊?你怎么整天和幽灵一样,来无影去无踪啊?”其实玉龙一直都在,只是因为最近他非常的沉默,弄得大家都快将他忽略了。

     见玉龙没有说话,一晨便问道:“怎么样,去吗?”

     “他去吗?”

     “谁?”

     “楚涵。”

     “当然去了,我说的哥们们一起吗。多个人不多份份子钱吗?嘿嘿。”一晨说完笑了,但他没有预想到他高兴的太早了。

     “那我不去了。”

     “不是,我说你们的事情都这么多天了,还没有解开心结啊?你看我和若君虽然发脾气了。但很快就会好的,你应该向我们学习。”

     “反正他去我就不去。”

     “你们都得去。”张达突然开口了,可能此刻他又想起了些什么,他觉得该让玉龙和楚涵和好了。

     “这是我的自由,我不去。”玉龙耍起了脾气。

     “如果你还认我们宿舍兄弟的话。你就去。你们把话说开了,如果真的是楚涵的不对,我给你要个说法。”张达的话让玉龙有些心动,但他还在犹豫:“没什么好说的了,我和他该说的都说了。”

     “你要不要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

     “我。。。”

     “就这么定了,一会儿我给他们打电话,都必须参加。”张达的话此刻就像命令一样,他的脾气大家是知道的,如果他要发火了谁也惹不起。

     “他不去就算了。”一晨突然开口了,因为他本想大家开开心心的开怀畅饮下。却没想到张达的想法与自己完全不同,他此刻有点害怕自己的事情被暴露了。

     “不行。”张达斩钉截铁的说道。

     “那。。。那我们可以带家属吗?”一晨的小算盘打得很细,他想人多了以后自己就好控制场面了。

     “也不行。”

     “为什么不行?那若君会不干的。”

     “你们不是刚吵完架吗?先晾晾她。”

     “正是因为刚吵完架,所以才带她去的,也许她一热闹,就和我和好了。”

     “这。。。”

     “我听若君说刘兰早想和我们一起聚聚了。”

     “好吧。”刘兰确实说过,张达也记得,所以他也只能把本次聚会变成扩大会议了。

     韩雪睡的很香,楚涵没有去把她叫醒让她吃点东西,而是又回到了窗户前面欣赏这场春雨。就在他陷入深深沉思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他赶紧接了。生怕铃声吵到韩雪。但为时已晚,韩雪睁开了眼睛,只听到楚涵在那边小声的说道:“达哥,怎么了?”

     “楚涵。晚上兄弟们聚聚,可以带家属,主要是为了你和玉龙的事情。”

     “玉龙?他肯去吗?”

     “不去也得去。”

     “不要难为他。”

     “不用你管了,晚上六点,御厨小馆见。”

     “哦。”

     电话挂断,楚涵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苦恼。因为他盼望着和玉龙解释,但又怕越解释越乱。

     “怎么了?”韩雪的气色好些了,她的声音都有些力气了。

     “哦,没事。”楚涵赶紧走过来说道。

     “楚涵,是玉龙的事情吗?”

     “嗯。”

     “对不起。”

     “呵呵,你有什么可对不起的,是我和玉龙之间的误会。”

     “我上次为了报复你,我。。。说谎了。”

     “什么意思?”楚涵一时没有听明白。”

     “我骗玉龙说,你在林熙生病期间对她很好,你们两个。。。”

     “我们两个怎么了?”楚涵这次听明白了,他的火气一下子上来了。

     “你们。。。”

     “说啊。”楚涵喊道。

     “很亲密。”

     “你。。。”楚涵一时气的说不上话来了。

     “对不起啊,楚涵,我会。。。向玉龙道歉的。”韩雪说完掉出了自责的泪水。

     “道歉有什么用,林熙现在心都死了。害我没有关系,可是你怎么能拆散玉龙和林熙呢?”楚涵在屋子里暴躁的转着圈。

     “真的对不起。”

     “和我说对不起有什么用,你知道他们在一起有多么不容易吗?”

     “病人需要休息,不要吵。”楚涵的喊声招来了护士。

     楚涵没有说话,只是狠狠的一拳头打在了墙上,韩雪赶紧冲着护士说道:“对不起,医生,我们不吵了。”

     “注意点啊。”

     “嗯。”

     伴随医生的离开,楚涵沉默了,异常的沉默。他不知道该怎么对韩雪,这个让他又爱又恨的女孩子。楚涵慢慢的蹲在了地上。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对韩雪的生气、对玉龙的抱歉、对林熙的惋惜、对自己的痛恶交织在了一起,同时,他也很委屈。

     “楚涵,你别这样。”

     楚涵还是不说话。韩雪开始着急了:“楚涵,你的心脏不好,不能和自己赌气。”

     韩雪实在没有办法,她便努力的坐起来,想去拿自己的输液瓶走到楚涵面前去。但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她不但没有拿到,还动了扎在自己手背的针头。很快,她的手背开始鼓起来了。

     “楚涵,我的手背肿了。”韩雪有些害怕的说道。

     “怎么回事?”不知道为什么,无论韩雪有多么大的错误,只要她一出现任何困难,楚涵心里的那根弦就立刻会让他好好保护这个女孩子。

     “不知道。”

     “等我。”楚涵说完便跑出去了,不一会儿又带着一名护士回来了。护士从新将针头换到了韩雪的另外一只手上,并说道:“你好好照顾她,这么个大人连针头跑液都看不见。”

     “恩恩。”楚涵点着头。

     韩雪有点想笑。但她又不敢笑出来,只能在心里美滋滋的。

     “韩雪,你太过分了。。。”楚涵本想批评韩雪一顿,没想到韩雪打断了他:“我是病人,我饿了,吃饱了再批评行吗?”

     “你。。。”

     “我饿了。”

     “在桌子上呢,快吃。”

     “你喂我。”

     “自己吃。”

     “你不喂我,那我就饿死算了。”韩雪说完撅着嘴将头转向了一边。韩雪的举动弄得楚涵也没有办法,她需要吃东西,因为她的营养跟不上。

     楚涵慢慢走到了韩雪的床边。坐在了凳子上,将番茄酱挤在薯条上面,拿起了其中的一根,说道:“张嘴。”

     “啊——”

     一根薯条放进了韩雪的嘴里。她开始吃起来。“楚涵,我做错了,我可以弥补。”韩雪边吃边说道。

     “怎么弥补?”楚涵说完又将一根薯条放进了韩雪的嘴里。

     “现在我和林熙挺好的,我们可以帮玉龙把林熙追回来。”

     “说的容易。”

     “只要我们努力,一定可以。”

     “但愿吧。”楚涵说完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晚上我和你一起去。”

     “不行,你需要休息。输完了好好回宿舍睡觉。”

     “我不,我就要去,要不我就再也不吃饭了。”韩雪又使出了她的杀手锏。

     “人多,太吵。再说了,我怕玉龙一冲动。。。”

     “没事,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况且我还要和玉龙道歉呢。”

     “那好吧。”

     “对了楚涵,我已经和万飞结束了,以后你要小心他啊。”

     “真的吗?”

     “嗯。”

     “太好了,小雪,你终于想通了。”

     “可是我怕他。。。”

     “没什么可怕的,有我在就不会让他欺负你。”楚涵打断了韩雪的话。

     “我是怕他找你的麻烦。”

     “那更没有什么可怕的了,呵呵。对了韩雪,我去找你的那个房子是谁的?”

     “万飞租的。”

     “你怎么会在那里?”

     “我就是怕万飞找你的麻烦,所以想去劝劝他。”

     “那么你今天这样是他打你了?”楚涵说完死死的攥紧了拳头。

     “不是,不是,就是我当时自己觉得很晕,自己碰的。”韩雪觉得不能再让楚涵受伤害了,更不能再让楚涵和别人起冲突,哪怕是为了他的心脏。

     “那他怎么不管你。”

     “不说这个了,总之我和他已经没有关系了。”

     “好吧。”

     春雨依旧,天色很暗,乌云遮挡了太阳,整个大地都笼罩在了黑暗之中。这个宿舍的人却心思各不相同,有人认为太阳很快就会出来了,当然也有人担心乌云会变得更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