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二章、随风去
    车渐渐开进了云山风景区,华茜将车停在了停车场,大家步行向着高高的云山走去。路边的小贩对来往的客人一个都不会放过:“年轻人来看看啊,野生的枣,结实的登山杖、便宜的矿泉水。。。。。。”。“不要。”一晨喊道。

     站在山脚是看不见山顶的,同样在山顶也看不见山下。“你们在这里等着,我们走了。”一晨对若君说道。

     “我们也向上走走吧,走到哪儿算哪儿。”华茜的话得到了若君和韩雪的同意,她们慢慢的跟着大部队,不过也没有超过一刻钟,大部队便消失在云山的怀抱里了。

     “楚涵,你慢点。”楚涵与其说是走,不如说跑,他在最前面,他身上似乎有无穷的力量,一晨在后面喊着。

     “让他跑,一会儿他就跑不动了。”张达似乎很有经验。

     “我看未必。”子枫给出了自己的观点。

     “人呢?”大家说话间,楚涵已经消失在了他们的视线里。“这小子心里有火。”一晨边走边说道。

     “他怎么能放的下夏岚呢!”子枫感叹道。

     “是啊,要都像玉龙那样就好了。”这句话一晨很显然是没有经过大脑,但想收回已经晚了。玉龙的脸一下子变了,他没有说什么,挤开前面的张达也向上跑去了,速度似乎比楚涵还快。

     “我不是故意的。”一晨对着张达说道。

     “你是不是还想说我啊?说我忘记刘兰也很容易?”

     “不会,你们别把我当敌人好吗?”

     “好了,赶紧追几步吧。”子枫的建议得到了两个人的默认,爬山很累,但在山路上追人更累。

     山脚下,三个人找了一个石盘坐下了,之所以选这里是因为旁边有一家小卖部,同时此处还有一条从山上流下来的小溪。桌子上摆满了华茜买的零食和饮料,若君边吃边问道:“华茜姐,你是不是没有不开心的事情啊?”

     “为什么呢?”

     “因为你很有钱啊。”

     华茜笑了。但她对于这个答案也有些疑问:“为什么有钱就没有不开心的事情啊?”

     “钱可以解决一切啊,比如说我不开心的时候就喜欢买衣服,如果我有钱的话,我肯定天天都是开心的啊。”若君说完眼睛里流露出了一种幸福。

     “那一晨气你也能用钱解决啊?”韩雪插话了。因为她怕华茜无法再回答若君这些幼稚的问题。

     “他敢,他气我就休了他。”若君的的答案让华茜和韩雪笑了起来。“好了,别笑了。”若君撅着嘴说道。

     “恩恩,不笑了。”华茜说道。

     “对了,华茜。我可以问你一件事情吗?”韩雪说完露出了一丝渴望的眼神。“好啊。”华茜很是痛快。

     “林熙过的好吗?”这个问题还真的是出乎华茜的预料,但她又不能不说:“挺好的。”

     “那就好。”

     “不说林熙了,你和楚涵现在怎么样了?”

     “和以前一样?”

     “他还没有开窍呢?”

     “他们宿舍的人都是木头脑子,开窍很难。”若君此刻插话了,当然她的话也引起了韩雪的反问:“一晨也是木头脑子啊?

     “以前是,现在经过我的调教不是了。”

     “呵呵,要不你帮我也调调楚涵?”

     “算了,张达我都没有调明白,害的刘兰那么伤心,我可不想再害你了。”若君说完低下头吃了起来。

     “呵呵。”

     一个小时过去了。整个山被爬了三分之二。“不行。。。不行了,再歇会儿。。歇会儿。”伴随着山路的越来越陡,大家的体力也跟不上了,一晨一屁股坐在了台阶上说道。

     “好。”张达和子枫也坐下了,此刻汗也开始顺着脸颊低了下去。

     “那。。。那两个小子。。。就是属驴的,太。。。有力气了。”

     “呵呵。”

     “楚涵——,玉龙——”有点歇过劲儿的一晨开始大喊起来,山谷里的回声并不刺耳。

     “干嘛。”

     “嗯?你们听到了吗?达哥。”

     “听到了,这不像回声啊?”张达也有点摸不着头脑。

     “什么回声啊?我在这儿呢。”大家赶紧将自己的眼睛顺着声音的方向看了过去,就在他们上面的不远台阶边上。一棵小树后面坐着玉龙。

     “你小子。。。,”一晨本想开骂,但又怕再次得罪玉龙,赶紧换了口头:“你小子怎么不跑啦?跑不动了吧?”

     “不是。玉龙,你是不是躲在这里想吓我们啊?”

     “我才没有那个心思呢,我累了,顺便等你们。”

     “那你不说话?”子枫也插嘴了。

     “有完没完?还爬不爬?我在这儿等你们都快睡着了。”伴随着大家再次惊异的目光,在离玉龙不远处的一片空地的草丛里,楚涵坐了起来。这次玉龙也给惊着了。

     “楚涵。。。你。。。”

     “你什么你?走了。”楚涵说完便站了起来,向山上继续攀登了。看着他的背影,子枫摇了摇头感叹道:“防不胜防啊!”。

     “如果你的目标是山顶,就不要被路边的奇花异草所留恋。”这句名言此刻对上了这几个人,他们没有时间看路边的美景,就算时不时的还蹿出一只小松鼠。路越到山顶越陡,不过景色越来越宏伟。咬着牙他们迈上了最后一个台阶,来不及站着欣赏美景,便找了一块儿大石头坐了下来。

     “天啊!太美了!”一晨感叹道。就算坐着,在山顶的空地向山下望去,也能看见一团团白色的气流交织在一起,山顶的人说这是雾,山下的人说这是云。

     此刻山顶除了楚涵他们还没有其他人,因为今天不是什么休息日。一晨站起来了,走到山崖的栏杆处大声喊道:“啊——。若君,你听见了吗?我爱你。”声音就像被什么怪兽吞掉一样,别说山脚的若君,就是半山腰的人也不能听见。张达也走了过去,他的嗓音更大:“刘兰,谢谢你,好好照顾自己。”楚涵也过去了:“夏岚,为什么?为什么?”

     山上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很乱。山下的人却很安静,似乎在山的中间有一道隔音屏障。“韩雪,楚涵真有那么好啊?”

     “嗯。”

     “我听说你们的路很坎坷,是吗?”

     “子枫说的吧,呵呵。对了,华茜,我一直想问,你和子枫到底什么关系啊?”韩雪的问话得到了若君的响应:“是啊,是啊,我也想知道。”

     “没什么关系啊。”

     “怎么可能呢?我们大家都看出来了。”

     “呵呵,看出什么来了。”

     “你们是恋人。”若君嘴快的说道。

     “别乱说,我们不是。”

     “那子枫是不是这么想的呢?”

     “我怎么知道。”

     “看的出来子枫很喜欢你。”

     “我们不可能的,呵呵。”华茜此刻的笑代表了她内心的坦荡,韩雪明白这种坦荡说明了一切。“既然你这么坚定,就不应该让子枫误会下去。”

     “他从没有和我说过什么,我也没有让他误会什么。”

     “哎!。”韩雪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

     山顶,起风了,不再出汗的几个人感觉到了寒意,但没有人退缩,继续喊着,似乎要将心里所有的快乐与不快乐全部发泄出来。这些被喊出来的话语,也似乎有了生命,随着风在山谷间飞来飞去,对于目的地,并不重要。

     “玉龙,林熙回不来啦。”一晨可能是实在无话可喊了,又拿玉龙说事了,这次应该用“喊事”更准确。

     “走吧。”玉龙接了,当然也是用喊的。

     “玉龙好样的。”子枫也喊道。

     “林熙,玉龙好样的。”楚涵也喊了起来。

     “我们都是好样的。”张达给了一句总结。

     “张达不好,刘兰,他不好。”

     “若君,一晨是个穷光蛋。”

     。。。。。。

     累了,嗓子也痛了,大家坐下来,心情却是无比的畅快。那种装不出的笑容又挂在了他们的脸上。“楚涵,我累了。”玉龙说道。

     “我也累了。”

     “以前的我们怎么就是找不到了呢?那种感觉怎么都找不到了呢?”子枫说道。

     “因为我们要重新开始。”

     “嗯。”

     太阳继续向西游弋,几个人的车开动了,和来之前相比,他们虽身体上多了疲惫,但心里却平淡了许多。那天晚上他们喝了酒,这顿酒是如此的痛快,这种痛快喝酒的感觉似乎又回来了。

     重新开始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却需要勇气,楚涵可以做到不想,但不能做到放下甚至忘记。他和玉龙学会了上网打游戏,他们整夜的通宵,只有在困急了的情况下,才决定回宿舍休息一晚,当然这样做的目的也只有一个,那就是清空大脑。

     “玉龙,你跑快点,要不被灭了。”

     “我一直跑。”

     “你看你死了吧,我还要等你进来,你这个速度我们今天晚上练不了三级了。”楚涵有些生气。

     “我也没办法啊,我的血少你又不是不知道。”

     “别说了,快来吧。”这不是他们第一次起冲突了,当然也不可能是最后一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