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一章、陪你度过
    子枫走回了酒吧,没有说任何话,只是拿起了自己剩余的酒,一口气吞了下去。他明白华茜失去了一切,这个从小就生活的无忧无虑的女孩子现在变的一无所有。子枫更明白,这对华茜来说是多么大的一个打击。但现在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哪怕一句安慰的话都无法说出。

     酒吧的客人陆陆续续的增多了,在几段音乐之后,人们渐渐的有了些醉意。子枫本想取消今晚的演唱,但无奈黄姐不答应。心情低落的子枫走上台,没说一句话,直接开始了自己的新歌,这首写给华茜的歌,今天却没有女主角的捧场。伴随着子枫优美的吉他音,一首子枫的歌曲就这样飘进了大家的耳朵:

     我会忘记

     黑夜对我的侵袭

     我会忘记

     生活中度过的迷离

     我不在意

     生命中的多少次失去

     我不在意

     我是否还爱着你

     如果一切没有结局

     为何要我遇见你

     我突然间明白

     我不在意只是在搪塞自己

     其实我的生命中早已不能失去你

     我爱你

     不想变成最后的话语

     。。。。。。

     台上的子枫深情的唱着,酒吧里的人们静静的听着,当然最开心的人莫过于黄姐,毕竟子枫的这次演出没有毁掉自己的生意。子枫的演出结束了,他走出了酒吧,站在这充满月光的夜里,点燃了一支烟,自从华茜离开后,唯一陪伴他的就是手里的烟。一团团从子枫嘴里吐出的烟雾很快便消失在了黑夜里。

     “恭喜你。”

     “有什么可恭喜的?”对于有人和自己说话,子枫并没有在意,因为这个时候和自己说话的多半是小雨。

     “你唱的很好听。”

     “呵呵。”

     “不是不吸烟了吗?”

     “别管我了,小雨你去帮我拿瓶啤酒好吗?”子枫说完转头看向了说话人的方向,就在那一霎。他怔住了,手里的烟头可能是由于没有夹稳,掉落在了地上。

     “给你。”说话人给子枫递上了一瓶酒,她似乎知道子枫肯定会有这个要求似的。早早的准备好了。

     “你。。。你怎么来了?”

     “我也不知道。”

     “恩恩,你还好吗?”

     “好。”

     “你不好,对吗?我今天刚刚知道你的事情,对不起,我没有。。。”

     “不用说了。”

     “华茜。你要坚强。”

     “我很坚强。”

     “嗯。你。。。”子枫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眼前的这个女孩子,一时语塞了。

     “我该走了。”

     “能陪我喝一瓶吗?”

     “可以。”

     “干。”两个人将手里的酒送到了嘴边,也许此刻这酒比说什么都能表达两个人的心情。酒喝干,华茜离开了,此刻的她没有开车,而是一个人走进了这昏黄的路灯里。看着华茜的背影,子枫内疚极了,他明白这个美丽的女孩子现在的心情。华茜渐渐的消失在黑夜里,子枫再也忍不住了,他扔掉了手里的酒瓶追了出去。他要帮她,他要安慰她,最重要的是他要爱她。

     “华茜。”子枫拉住了她,一把将这个女孩子搂进了自己的怀里。华茜并没有挣脱,只是慢慢的流下了眼泪。“不要挺着,好吗?你还有我。”子枫的眼眶也湿润了。

     “子枫,我好累。”

     “我知道。”

     “我什么也没有了。”

     “我知道。”

     “我不知道我能做什么?直到现在我才知道我是这么的懦弱,我什么都做不了。”华茜的泪珠一滴一滴的落在了子枫的肩膀。

     “我知道。”

     黑夜里两个人紧紧的抱着,说着这些天发生的一切,倾诉着这么多天无处安置的爱情。其实还有一个人的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那就是林熙。这个在家的女孩子每天都不开心,因为她一直担心着华阳。无奈自己的严厉父亲,自己几次想回学校,都被追了回来。和自己父亲吵架变成了每天的必修课。她累了。今天无奈的她找来了帮手:“叔叔,林熙在学校那边确实有些事情,我陪她回去您还不放心吗?”

     “能有什么事情?”

     “她最好的同学有困难了,她想去帮他。”

     “小龙,不是我说你,她胡来。你也跟着胡来啊?我还不知道她和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在一起吗?”

     “叔叔,没有的。”

     “必须开学再走,我要在这段时间好好管管她。”

     “我要走,你拦不住我。”见到玉龙的话自己的父亲都不听,林熙再一次急了。

     “打折你的腿。”这个父亲显然毫不示弱。

     “来啊,你打吧,打不折我就要走。”

     “我。。。”这个父亲被气的脸都紫了,他拿起身边的凳子就要向林熙砸去,辛亏玉龙眼疾手快,一把将凳子夺了下来。其实这位父亲也没真想打,否则玉龙也没有那么大的力气将凳子夺下来。“叔叔,你别冲动啊。”玉龙赶紧劝着。

     “你滚,滚吧,就当我没有养过你。”

     “好,谢谢你。”林熙跑进了自己的房间拿起自己早已收拾好的行李,转身出门去了。这位父亲追出门口大喊道:“你走了就再也别回来。”

     “好,不回来了。”林熙就这样走了,离开了这个熟悉的家,这位年迈的父亲。这位父亲知道自己的女儿长大了,不再是自己手心里的那个听话的小女孩儿,他哭了,眼泪在自己的苍老的脸上拐了几道弯滴了下去。一旁的玉龙赶紧安慰道:“叔叔,别难过了,还有我呢,我会好好照顾她的。”

     “玉龙,拜托你了。”这位父亲拉着玉龙的手,似乎又有了一丝的希望。

     “嗯,放心吧,我回去拿我的行李了。”

     “好。”

     玉龙转身就要走,却又被这位年迈的老人拦住了:“等下。”。林熙的父亲走进了里屋,很快他又走了出来。这次手里多了一个手绢,慢慢的手绢被打开了,里面展开了几张褶皱的钱:“这个你拿上,交给她。”

     “嗯。”玉龙明白这个她指的是谁。看着拿钱跑走的玉龙。这位老父亲的眼泪再一次的忍不住了。

     玉龙跑走了,告别了自己的母亲,在车站他追上了林熙。“你干嘛陪我?我只是让你劝我父亲,没有让你真陪我回去。”林熙似乎对于玉龙并不领情。

     “我在家也没事情做了。”

     “去陪你妈妈,你回去吧。”

     “不。我陪你。”

     “我说了不用。”林熙的气此刻又发在了玉龙的身上。玉龙不再说话了,任由林熙发着脾气。

     由于没有提前买火车票,两个人只能坐上开的更慢的汽车。林熙睡着了,看着眼前美丽的林熙,玉龙根本不知道她回学校是做什么,但自己却跟来了,这个自己一直守护的天使,玉龙还是不忍心她受一点点的伤害。

     一路上,林熙的情绪很不稳定,一会儿开心自己能回学校。一会儿又哭着说愧对父亲,哭累的时候就睡着了。任凭玉龙怎么劝,林熙似乎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夏季虽然天黑的晚,但玉龙和林熙到达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林熙和玉龙交代了几句,便坐上出租车离开了。玉龙一个人站在车站门口,虽然孤独,但他是也开心的,因为他将林熙安全的送到了目的地。玉龙拨通了子枫的电话,他明白这个时刻只有没回家的子枫能收留自己。当然,子枫也没有让他失望。

     按照子枫给的地址,玉龙来到了这个出租屋外,今天的子枫早早的回来了。因为他要迎接自己的兄弟。“玉龙,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

     “我陪林熙回来的。”

     “林熙也回来了?”

     “嗯。”

     “人呢?”

     “去找华阳了。”

     “哦。”子枫一切都明白了,他将玉龙的行李找个地方放下了,并开始收拾着这张不大的单人床。对于这个乱极了的床,玉龙并没有嫌弃什么。“走,带你去吃饭。”收拾好后的子枫开口了。

     “嗯。”

     两个人坐在了一家烤串店。并点了必不可少的酒。“你还好吧?”玉龙对着子枫关心的问起来。

     “呵呵,什么好不好的。”

     “哦。”子枫给出的答案玉龙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便只能搪塞了一声。“来,干一个,好久没有人陪我喝酒了。”子枫拿起一瓶啤酒说道。

     “好。”玉龙也很爽快的接受了。

     子枫还是老样子一口气喝了下去,而玉龙也一样是老样子,倒了几口气才喝了下去。

     “知道林熙为什么来吗?”子枫开着酒问道。

     “不知道。”

     “呵呵,华阳什么也没有了。”

     “什么意思?”

     “华阳的父亲进去了。”

     “啊?怎么会这样?”单纯善良的玉龙此刻有些担心华阳了,至于为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

     “具体我也不知道,我见过华茜,她情绪很不好,我想华阳也该是这样的吧。”

     “我明白了,我明白林熙的着急了。”

     “哎!”子枫深深的叹了口气,便拿起酒瓶喝了起来。看着子枫喝着,玉龙也明白他的苦恼。伴随着路灯越来越暗,他们这桌越来越孤独,两个人也喝的差不多了。结完账,相互搀扶着、晃悠着走在了这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大街上:“一切都会好的,不是吗?”

     “是。”

     “哈哈,你说是。”子枫大笑着:“你居然说是?”

     “就是。”玉龙又肯定了一次。

     “你傻还是我傻?这你都信?能好的起来吗?能吗?”子枫突然站住了,眼睛直直的盯着玉龙。玉龙并没有害怕,他坐在了一旁的路牙上,大声的喊道:“我傻。”

     “哈哈,你不傻,你都知道自己傻说明你不傻。”子枫笑着跟了过来坐下了。“对,对,我不傻。”玉龙也笑了。

     “那谁傻?”

     “谁爱傻谁傻。”说完的两个人一起笑了,同时也一起吐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