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六章、委屈
    跑走的林熙坐在出租车上,她想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弄成现在这样,她也不明白为什么华阳会突然和以前不一样了。有些无助的她拨通了玉龙的电话:“玉龙,你能在学校大门口等我吗?”

     “嗯,现在吗?”

     “嗯。”

     “好,我马上下楼。”

     出租车很快开到了学校的大门口,林熙从车上走了下来,见玉龙向自己走来,她便跑过去抱住了玉龙,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她的眼泪掉了下来,她哭着说道:“玉龙,我害怕。”

     “你怎么了?林熙,不怕,有我呢。”

     “嗯嗯。”

     “发生什么事情了啊?”玉龙焦急的问道。

     “不要问了,好吗?”

     “嗯,不问了,不问了,林熙不哭了,好吗?”

     “玉龙,我只爱你。”

     “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

     “玉龙,不要离开我。”

     “嗯,不会的。”

     “我还害怕失去你。”

     “不会的,我现在不是在你面前吗?”

     “嗯。”

     在茫茫的雪地上,在学校的大门口,林熙紧紧的抱着玉龙,她哭泣着。

     楚涵开心了,因为他知道他很快就会见到夏岚了,而且夏岚还答应他去他的家里做客。

     “楚涵,你是不是中邪了?”见到独自一人傻傻发笑的楚涵,张达有点摸不着头脑的问道。

     “去你的。”

     “呵呵,那我就明白了,你答应和韩雪恋爱了。”

     “不是。”

     “嗯?难道现在还有比韩雪能让你开心的人吗?”

     “有啊。”

     “谁啊?快说说。”看来张达是早已经把夏岚忘记了。

     “不要多问了。”

     “楚涵,移情别恋可不好啊。”

     “你说什么那?我什么时候有的女朋友?又何来移情别恋啊?”

     “难道韩雪不算。”

     “你真麻烦。”张达一次次的提起韩雪让开心的楚涵一下子没有了心情,他不在搭理张达,坐在了国强的床上玩起了手机。

     “咱们打麻将吧,怎么样?”张达见没有人和他聊天了,便想起了主意。不过他得到答案就两种:“不会。”“不玩。”

     “我说达哥,这都快考试了,你还不复习啊?”国强擦着自己的眼镜说道。

     “你能不能让我开心会儿。”

     “逃避不是办法啊。”

     “我知道。”

     “那你。。。”

     “别再说了。”张达有点不耐烦了,他故意做出生气的样子对着国强喊道。

     “呵呵。”国强无奈的笑了笑。

     宿舍里安静下来了,大家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楚涵的电话铃声打破了这种安静,但很快宿舍里又安静下来了,因为楚涵拿着自己的手机出门去了小阳台。

     “你好,韩雪。”

     “楚涵,我。。。”

     “没事的,我已经把那件事情忘记了。”

     “嗯。”

     “韩雪,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我们还是好哥们。”

     “嗯。”

     “呵呵,你现在做什么呢啊?”

     “没事做。”

     “晚上还去上班吗?”

     “去。”

     “我陪你去?”

     “你不用复习吗?”

     “呵呵,复习也不在乎这一会儿啊。”

     “那也要抓紧了啊。”

     “没事的,不知道怎么的,我也想见你了。”

     “嗯,好,一会我们学校门口见。”

     “嗯。”

     挂断电话的楚涵又开心了,因为他一直想找个机会安慰一下韩雪,现在机会自己找上门来了。不过,有一点楚涵也很奇怪,那就是他越来越觉得自己身边不能没有韩雪了。

     在韩雪的期盼中,时间过得很快,她在学校门口等到了楚涵。不过见面的两个人却像初次见面一样,显得有些尴尬。

     “我们走吧。”楚涵说话了。

     “嗯。”

     两个人走在路上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们慢慢的向韩雪工作的餐厅走去了。

     到了餐厅的他们,楚涵便找了个桌子坐了下来,他想吃饭,因为现在已经到了吃晚饭的时间。但他没有点饭,他想等韩雪下班了一起吃。

     “楚涵,你饿吗?”餐厅的客人不是很多,有点闲在的韩雪走到了楚涵面前问道。

     “不饿。”

     “哦,那我帮你倒点茶水吧。”

     “别,回头让你们老板不高兴。”此时的楚涵不再那么尴尬了,他有点开玩笑的说道。

     “呵呵,没事的,我已经和老板说了,我说你是来陪我的。”

     “那好吧。”

     “你等我一会儿。”韩雪说完走开了。

     楚涵向四周看了看,突然他看见小芸穿着韩雪那件淘汰的羽绒服,心里不禁泛起了一种凄凉。见到楚涵看着自己,趴在吧台的小芸走了过来,说道:“楚涵哥哥,你来了啊。”

     “嗯,嘿嘿。”

     “你想吃点什么啊?”

     “哦,我不吃饭,我在等你韩雪姐。”

     “现在就开始等啊,太早了吧。”

     “没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呵呵,上大学就是好,不但将来可以找到好工作,上课还不那么累。”

     “呵呵,那你为什么不上啊?”

     “上不起呗,不过我现在挣钱在供我弟弟上,我特别的开心。”小芸说完笑了。

     “嗯,你真是一个好姐姐。”

     “嘿嘿。”

     “对了,小芸,你穿这么少不冷吗?”

     “不冷,我平时也不怎么出门。”

     “嗯。”

     “你们聊什么呢啊?呵呵。”韩雪回来了,她拿来了一个茶壶,给楚涵倒了一杯茶后,便把茶壶放在了桌子上。

     “你们聊吧,我去忙了。”小芸说完,便很知趣的离开了。

     “小芸好可怜啊!”楚涵小声的和韩雪说道。

     “呵呵,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那么有钱吗?”

     “呵呵,有些钱拿着也不是那么开心的。”

     “我看你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有钱还不开心。”

     韩雪的话让楚涵沉默了,因为这也是妈妈经常说他的话。在每次他埋怨父亲的时候,妈妈都会这么说他。

     “楚涵,你在想什么呢?”

     “呵呵,没什么。”

     “我发现你很喜欢发呆,这样真的不好,你是不是觉得身体里哪里有点不舒服呢?”

     “没有啊。”

     “哦。”

     “韩雪,我问你一个问题,你恨不恨你父亲离开你们?”

     楚涵的问题让韩雪也沉默了,韩雪站在楚涵面前,她虽然不再说话,但她的思绪却飞回了自己的童年。

     下过雨,充满泥泞的路上:“爸爸,我自己可以走,你不要背着我了。“

     “小雪,你是个女孩子,这路上这么多泥,弄到身上会让其他同学和老师笑话的。”

     “那你不怕吗?”

     “不怕,你爸爸我就是给人家弄泥盖房的。”

     县城面条馆:“小雪,你知道爸爸为什么带你来县城吗?”

     小雪摇着头,父亲却笑了,他说道:“我想让你看看大城市,将来你要争气,考上大学,你就可以在这样的大城市里工作了。”

     “嗯,爸爸我一定考上大学。”

     “嗯,我就知道小雪是个要强的孩子。所以今天爸爸带你吃好吃的,这里的面条可比我给你做的好吃多了。”

     “不,爸爸做的好吃。”小雪的话让父亲布满沧桑的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小雪家猪圈:“爸爸这头猪怎么了?”

     “病了。”父亲抽着自己卷的烟,无奈的说道。

     “那去叫医生啊。”

     “呵呵,都给它吃了好几天的药了,还是不好,咱们不能再给它花钱了。”

     “不,爸爸,我要它好起来。”小雪开始哭闹起来。

     父亲将小雪抱了起来,安慰道:“小雪啊,咱们把它卖了吧,这样还能换点钱,到时候你可以上大学用。

     “我不,我不,我要猪猪好好的。”

     小雪叔叔家,妈妈接着父亲的电话:“我说你这个窝囊废,你别回来了。”妈妈的脾气很大。

     “我。。。”电话那边父亲声音很微弱,他想解释却没有说话的机会。

     “你说你,干什么能行,让你去县城里送点砖,你却被交警给扣了。”

     “媳妇,先别说了,我现在在交警队里,你先拿500块钱把我和车弄回去吧。”

     “我没钱,我不去,你死里面吧。”韩雪妈妈将电话挂掉了。

     见到妈妈的冷酷,小雪哭着向门外跑了,妈妈在后面喊道:“你这个小窝囊废干什么去?”

     “我去找爸爸。”

     小雪家里:父亲终于爆发了,和母亲吵的很厉害:“我们结婚这几年,我受够了。”

     “你的意思是过不下去了,是吗?”

     “对,不过了。”

     “那离婚啊,现在就去民政局办手续。”

     “走啊。”

     “爸爸妈妈你们别吵了。”小雪哭着劝道。

     “对了,孩子跟着我,跟着你这个当妈的我不放心,你就知道整天打麻将,我不能让孩子跟着你受苦。”

     “想的美。”

     从那一天开始,小雪父亲和妈妈离婚了,她父亲走了,再也没有回来过,只听村里人说他和一个寡妇结婚了,现在做着收破烂的小买卖。

     “韩雪,韩雪,你怎么了?”看到已经泪流满面的韩雪,楚涵喊了起来。

     “哦,没事,没事。”被拉回来的小雪赶紧擦着自己的眼泪说道。

     “韩雪,对不起,让你伤心了,我真是的,为什么要问你这个问题呢。”

     “没事的。”

     “给你纸。”楚涵说着从自己的兜里掏出了发着香味的面巾纸递给了韩雪,韩雪接了过去继续擦着自己的眼泪。

     “楚涵,我不恨我爸爸。”韩雪的回答让楚涵有点吃惊,因为对于一个对家庭撒手不管的父亲,任何一个孩子都会恨的。韩雪继续说道:“我理解他,我也很爱他。”

     “嗯。”此时的楚涵只能答应着,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小雪和父亲以及她妈妈之间发生了什么。

     “韩雪姐,快来帮忙。”小芸在那边喊了起来,现在的客人确实开始增多了。

     “哦,来了。”韩雪使劲擦了擦自己的脸便跑走了。

     楚涵得到了韩雪的答案,他现在又深深的陷入了沉思之中。韩雪的父亲抛弃了她们,而韩雪却不恨他。自己呢,自己的父亲只是很忙,耽误了对自己的关心,自己就很难接受。自己的心胸和韩雪差的是如此之远,让楚涵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使劲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自言自语的说道:“楚涵,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