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冷雨夜(下)
    中午,憋了半天的雨终于下起来了,伴随而来的还有那句老话“一场秋雨一场寒”。气温下降的很快,以至于下午有课的同学增加了衣服,没课的同学盖上了被子。

     下雨让楚涵很兴奋,从小他对下雨就有一种莫名的兴奋,他常常想,雨就是上天赐给大地的礼物,无所谓大地上的生灵是开心或悲伤。当一切都被这阴暗的天空遮盖的时候,看到的任何人或者事,都不在那么清晰,人活着也就不会那么累了。

     “楚涵,想什么呢?难道火星人快来了吗?”这个中午,由于下雨,他们宿舍吃完午饭就来教室了,等待下午上课。现在大家都趴桌子睡着了。只有楚涵和张达没有睡,张达本来玩着手机,可能是因为玩累了,站起来活动,看着趴在教室窗台上看雨景的楚涵,张达终于忍不住说话了。

     “呵呵,我在看雨景呢。”楚涵回着话,但视线还在窗外。

     “这有什么好看的,又不是雪景。”张达说道。

     “这要在冬天就是雪啊。”楚涵继续看着窗外回答。

     “呵呵,你看吧,我继续玩了,我可没有你那么高雅的兴致。”说完,张达又坐下继续玩手机了。

     此时的楚涵看着雨景,想到了玉龙下午要和林熙去看电影,眼前似乎出现了一幅很温馨的画面:在电影院们口,玉龙给林熙打着伞,两个人有说有笑,非常的甜蜜。呵呵。楚涵乐了,他脑海里的这个画面使他乐了。但事情真的就能如楚涵所愿吗?肯定不能,因为那只是楚涵的想象罢了,他又怎么知道他们天衣无缝的计划,就在今天中午,就在大家吃饭的时候,李晓已经全部知道了。

     下午的大课对很多同学也确实无聊,因为他们很多人已经实在听不进去了,如果让他们将自己学的所有课程做个由喜欢到讨厌的排名,那么现在上的这个高等数学肯定会排在最讨厌的课程里面。但这门课也不是没有好处,治疗失眠比药物都好使。

     终于下课了,有人离开了,有人留下来了。国强留下来学习了,当然他前面的马雨霏也没有走。教学楼外面,楚涵他们快步的向宿舍跑去,之所以快跑是因为他们没有带伞。秋雨,没有夏天的雨那么大,那么急,而且现在的这场雨打在脸上还很舒服,但是在里面站上几分钟也会让全身湿透。

     跑回宿舍的大家,用手扒拉着头发,让水珠离开自己的头发。

     “玉龙,晚上还回宿舍来住吗?”张达知道一会儿玉龙要去和林熙看电影,便拿他开起了玩笑,但这个玩笑开得似乎有点大了。

     玉龙的脸瞬间变红了,因为他知道晚上不回宿舍这样的话,意味着什么。

     看玉龙脸红了,张达却笑了。他笑着说:“呦呦呦,还不好意思拉,你都多大了。”

     看到张达这幅嘴脸,子枫都忍不住笑了,说道:“张达,你现在的这个样子,十足一个老媒婆。”

     “好啊,我就是老媒婆,那请问子枫公子要不要我帮你找个姑娘啊?”张达一边说着,还一边冲子枫挤眉弄眼。

     “去去去,滚一边去,恶心。”子枫一把将张达推开了。

     “玉龙,准备好了吗?出去的时候多带上件衣服,到时候给林熙披上,现在很冷了。”楚涵没有参与张达和子枫的的战局,对着玉龙嘱咐起来。

     “嗯,记住了。”玉龙答道。

     “楚涵,这种事也用你教啊,你现在简直就是个总管。”张达又将话题转向了楚涵,好像他不把每个人调侃一遍,就觉得今天有些任务没完成似的。

     “呵呵,玉龙不太懂。”楚涵说完笑了笑。

     “玉龙,路上小心点啊。”一晨突然对玉龙说道,现在他显得有点闷,不像平时那样和张达总是调侃一段。

     “嗯,谢谢一晨。”显然玉龙没有明白一晨的意思,但一晨也没有再往下说什么。

     对一件十分期待的事情进行等待,是非常煎熬的。就在这种煎熬中,玉龙终于等到了六点的钟声。他站起来,穿上外套,又拿起了一件带补丁的外套,在大家的注视中,出发了。

     出了宿舍楼的玉龙,打开伞跑了起来,他想比林熙先到,他不愿意耽误每一分钟。其实就算他不跑,他也能比林熙先到,因为这个电影院和学校的距离,以玉龙走路的速度,二十分钟肯定能到,他不是不知道,只是现在他想跑。

     眼看电影院就在前面了,玉龙停下了,他也累了,他向前走着。他根本没有注意到从他的前面,银行与饭店的死角里走出了两个平头。他眼睛盯着电影院的牌子向前走,两个平头迎面走来,当他们擦肩的时候,一个平头故意撞向了他,顺势倒在地上。要说这个平头的演技还真的不错,在他倒下的地方有一个水洼,他愣是没有在乎,倒在了里面。

     “哎呦,撞死我了。”伴随着倒地,平头喊了起来。他这一喊吓了玉龙一跳,玉龙停下了,赶紧问道:“你没事吧?”

     “怎么能没事,我的腰好疼啊。”说完平头一个劲的哎呦着。

     另一个平头立刻揪住了玉龙的衣领,说道:“小子,你走路不长眼睛啊,是不是找打啊。”

     玉龙赶紧解释道:“不是,我走的好好的,是他撞到我的。”

     “你还嘴硬,走,带我哥去看医生。”平头根本不听解释,揪着玉龙就要走。

     玉龙懵了,幸福衰落的是如此之快,他根本就反应不过来,他想着林熙,但眼前的事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在已经停顿的大脑里,只能让他的嘴连续的说着三个字:“对不起,对不起。。。。。。”

     此时摔倒的平头也站起来了,他假装腰很痛,用手扶着,说道:“什么也别说了,去看医生,走。”

     就这样,玉龙被两个平头强行的拉着拐进了一条胡同,再被强行拉着走的时候,玉龙还在不停的说着:“对不起,对不起。。。。。。”

     与其说两个平头很聪明,不如说设计这场局的人很聪明,他们将玉龙带离了这条通往电影院的必经之路,就算林熙从这里经过,她也不会发现玉龙。

     走到了一处偏僻的地方,两个平头停了下来。玉龙不知道自己这是在哪里,如果换做平时他可能认识,但是现在他的大脑非常的懵。他们站住的这个地方,也不是说偏僻的没有人来,只不过在今天的这个天气下,没有特殊的事情,谁会出门呢。

     玉龙有点清醒了,他说道:“咱们不是去医院吗,怎么停下了。”

     摔倒的平头说道:“我走不了了,太疼了,我要休息一下再走。”

     “那我打个电话。”此时的玉龙想起了林熙,他想告诉林熙不用再等自己了,但当他刚刚拿出电话的时候,被假装摔伤的平头抢了过去,说道:“还想打电话。”伴随着他的说话,手机也被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地面上溅起了水花。平头用的力气实在是大,以至于手机被摔成了几个部分。

     看到手机分离的那一刻,玉龙跪下了,这部廉价的手机,对他来说有太多的意义了。这是他父亲的遗物,这本也是他妈妈应该留在自己身边,当想起老公的时候可以寄托思念的东西。但现在,这部手机,这部寄托了太多感情的手机毁了,在自己的手里毁了。

     玉龙哭了,他大声的喊着爸爸哭了,就在这漫天落下的水滴里大声的哭了。也许是嫌他的哭声太大了,摔他手机的平头一脚踹在了他的后背上,本来跪着的玉龙一下子趴在了地上,地面上的积水进了他的嘴里,他已经顾不上了,他的眼泪也汇聚到了地面的积水里,但他的哭声小多了,并不是他怕挨打,而是他向前匍匐着,借着路灯去捡回自己的手机零件。

     “看见没有,这是个穷小子,都什么年代了,衣服上还有补丁。”摔倒的平头,从地上捡起了玉龙掉在地上给林熙带的衣服,看了看说道。

     “是啊,哥,我就纳闷了,你说像这样的穷人还整天想着谈恋爱,他怎么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啊。”另一个平头搭腔到。

     “要说这小子也挺可怜的,但是我们也没有办法啊。”说完两个平头看着趴在地上边哭边捡手机零件的玉龙,不再说话了。

     这两个平头的办事效率要说也应该能让李晓满意了,但李晓并不高兴,因为他们两个只顾带走玉龙,把玉龙的伞丢在了路上。还是李晓将伞拿走的,拿走的时候还自言自语的骂了这两个小子一句。

     电影院门口,林熙打着伞焦急的在等着玉龙,她不知道玉龙为什么没有来,玉龙在她的记忆力从来没有迟到过,她打了十几次电话,玉龙却关机了。她有好几次都想回去,但她又觉得自己再等等,玉龙可能有点什么事情耽误了。她很冷,虽然林熙穿的不少,但在这样的天气里站了半个多小时的她,浑身都在打着哆嗦。

     “林熙,你怎么在这?”李晓出现了,他故意装出突然碰见林熙的表情。

     “李晓。”林熙吃惊的喊道。

     “你在等谁啊,林熙。”

     “玉龙,我们说好了看电影,7点的。”林熙说话的同时,上下牙不断地在打着架。

     “都开始拉,他还没有来吗?他怎么搞得?”

     “呵呵,没事,他可能有事吧。”林熙替玉龙解释道。

     “看把你冻得,你穿我的衣服吧。”说着李晓就要脱自己的外套。

     “不用了,不用了,谢谢。”林熙赶紧拒绝道。“对了,你怎么来这里了?”林熙赶紧转换了话题。

     “哦,我约了人看电影,8点的场子。”说完李晓笑了笑。

     “哦,那你赶紧进去吧。”

     “嗯,你呢?”

     “我回去了,下次再来看。”说完林熙走了,走在回学校的路上,在这个冷冷的雨夜里,她哭了。她生气玉龙的欺骗,因为她不敢相信玉龙会欺骗她,她的泪水顺着她那美丽的脸庞掉在了雨水里。

     “哥,你的电话响了。”

     “哦。”摔倒的平头赶紧从口袋里掏出电话,接了起来,听到那边传来了命令:“完事了,你们走吧。”

     电话挂了,两个平头看见此时已经坐在地上的玉龙,说道:“你走吧。”说完,两个平头消失在了雨滴的尽头。

     玉龙站了起来,雨水一直在他的脸上砸着,他来不及擦。他拿着自己的手机零件,像个疯子一样向电影院跑去。此时的电影院哪里还有林熙的身影,他这落汤鸡的装束倒是给看完电影的人们又增加了一份惊喜。

     玉龙向宿舍跑去了,他知道这是一个阴谋,但他想不到是谁策划了这场阴谋,他更想不到的是这场阴谋也有自己兄弟的一份功劳。

     回到宿舍的玉龙,没有敢坐在任何人的床上,他坐在了地上,像个孩子一样大声的哭了起来,哭的是那么的伤心,那么的委屈。被惊呆的舍友们,足足站了一分钟才反应过来,国强赶紧关上了宿舍门。楚涵走了过来,将自己的干毛巾放在了玉龙的头上问道:“玉龙,你这是怎么了?”

     “楚涵。。。”玉龙说不下去了,他哭声没有那么大了,但眼泪却不停的向下掉,他松开了自己的手,手机零件掉落在了地上。看到此景的楚涵,心里一沉,他知道这部手机对玉龙来说意味着什么,他赶紧问道:“你和林熙吵架了?”

     玉龙哭着摇了摇头。

     楚涵心里的火一下子上来了,对于他来说只要不是林熙做的,那么谁做都无所谓了。因为如果真是林熙这样对待玉龙,楚涵没有办法管,也只能自己生闷气。现在既然玉龙说不是林熙做的,那么楚涵终于可以找个人发火了。

     楚涵一拳打在了水泥地面上,此时的他哪里还顾得上疼痛,冲着玉龙喊道:“你不要哭了,告诉我,是谁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