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满足你的欲望
    伴随着冬季的深入,寒冷的天气让同学们不得不穿上了自己最厚的衣服,楚涵也不例外,他穿上了夏岚送来的羽绒服。现在的天气将除子枫外的大家都留在了宿舍里。他们不想去挑战这种寒冷,因为对他们来说感冒是一件很难受的事情。

     “好冷啊,真想在屋子里点个炉子。”张达一边跺着脚一边对大家说道。

     “呵呵,深有同感。”国强搓着手说道。

     “什么时候下雪啊?”

     “达哥,这么冷的天,你居然还盼望下雪?”听张达这么一说,国强一脸不解的问道。

     “呵呵,两码事,冷是冷,下雪是下雪。下雪我们就可以在外面玩了,把所有人都喊上,我们打雪仗。”

     “恩恩。”听完张达的话国强也憧憬起来。

     “一晨,在那边偷着数什么呢?”无聊的张达看到一晨坐在自己的床上,低着头在桌子的死角里数着什么东西,便问了起来。

     “没,没什么。”

     一晨越是这样说,张达的兴趣越浓:“让我看看。”张达将自己的头探了过去,不由的喊道:“这么多钱啊,一晨你捡到钱了?”

     “没有,这都是我自己的。”

     “呵呵,好有钱啊。”

     “什么啊,这是我到年底的生活费和回家的火车票钱。”一晨说着将自己的钱装进了自己的钱包。

     “呵呵,这样啊。”

     “达哥,我。。。想和你。。。说点事情。”此时的一晨显得有点尴尬,他说话也有点吞吞吐吐的了。

     “你不会是想和我借钱吧?”张达这玩笑的一句话,让一晨瞬间脸红起来,张达看到了一晨的表情,赶紧又说道:“你真和我借钱啊?你不是有那么多钱吗?”

     “我。。。”

     “你怎么了?”

     “我不是现在借。”

     “那你什么时候借。”

     “过年放假回家的时候,我买火车票用。”

     听一晨这样一说,张达更不明白了,他问道:“你这钱里不是有回家的火车票钱吗?”

     “是的,但是我想把它们花了。”

     “为什么啊?”

     “我想给若君买件新的羽绒服。”一晨的话刚刚说完,就听张达在那里吐了一个脏字。

     “算了,你不借就不借吧。”一晨似乎看出了张达的想法。

     “不是我不借,是因为我的钱都充网卡了,现在没有多少钱了啊。再有,前两天我不是看见若君穿着一件羽绒服吗,从外观上看不是很旧啊。”

     “她不喜欢了,她看上了一件新的。”

     就在一晨刚说完,张达终于说出了自己憋在心里的话:“那你让她自己买啊。”

     “呵呵,她现在没钱了。”

     “你有钱?”

     “我可以借啊,我是男的,少吃点饭没有关系的。”

     “一晨,你要用多少?”躺在床上的楚涵开口了,对于一晨的做法他也很生气,但是现在先给一晨解决难处是首先要考虑的问题。

     “楚涵,你。。。”

     “达哥,一晨也不容易啊,爱一个人更不容易啊,只要若君真心对待一晨,花点钱是应该的。”张达刚想对楚涵说什么,便被楚涵打断了。

     “恩恩。”一晨点着头。

     “要多少啊?一晨。”

     “500”

     “好,你等下。”楚涵说完站在了自己的床上,将自己的手摸进了拉杆箱。

     “楚涵,我现在不要呢,你年假前给我就行。”

     “没事,你先拿着吧,我留着也用不到。”楚涵说着将500元放在了自己的床沿上。

     “那谢谢你啊,楚涵,我明年还你。”

     “嗯,你也要省着用啊,别到时候自己吃饭都没钱了。”

     “嗯,我算着呢。”

     “那就好。”

     一晨开始穿起了自己的衣服,很快他便穿好了,他把楚涵借给他的钱放进了自己的钱包,出门去了。

     “楚涵,你不应该借给他。”张达对刚才楚涵借钱的事情,还是难以接受。

     “达哥,他也不容易啊!”

     “如果他总是这样,那么以后他会更不容易的。”

     “我懂。”

     “一晨啊,喜欢谁不行,偏偏喜欢这么一个女孩子。唉!”

     “是啊,就像韩雪一样,喜欢谁不行,非要喜欢我。”楚涵不由的将一晨的爱联想到了韩雪。此刻楚涵的眼睛里带着恨,这种恨不是针对别人的,而是针对自己,他恨自己把韩雪伤害的越来越深。

     “楚涵,你现在终于开始反省了。”看到楚涵的样子张达有些开心。

     “呵呵,也只能反省,还能做什么?”

     “这就是开始啊。”

     “也许吧。”

     “楚涵,其实现在你爱韩雪要多过夏岚了,你知道吗?”

     “不可能吧。”楚涵说完淡淡的笑了下。

     “你可以问问玉龙,他是从来不说谎的。”

     对于大家说话从不插嘴的玉龙来说,现在话题被引到了他这里,他也只能开口了:“我觉得达哥说的是对的。”

     “呵呵,顺其自然吧。”楚涵说完平躺在了自己的床上,他又开始思考起来,对于每次思考都没有结果,他倒是并不在意。

     颐和商城,一晨对服务员发起了火:“上个星期我们来,这件羽绒服不是500元吗?怎么现在长到800了?”

     “对不起先生,这件羽绒服是今年的流行款,卖的很快,所以。。。”

     “你们怎么一点信用都没有啊?”一晨打断了服务员的话,他那单纯的思想对这个世界显然很不适应。

     “我们进货现在也涨了啊,所以我们不得不提价了。”

     一晨不再说话了,他想自己再发火也没有用,商城不会因为自己的发火而放弃自己的利益的。

     “一晨,要不咱们走吧。”若君看着生气的一晨说道。

     “不行,我答应你了就要给你买。”见到若君有些不开心,一晨也意识到自己不该在她面前显露出自己的拮据了。他又对服务员说道:“能打折吗?”

     “对不起先生,不能打折。”

     “好吧,不打就不打吧。”一晨说完又对着若君说道:“若君,你来试试吧,看哪件大小适合你。”

     “嗯。”

     若君试了几件后,终于找到了一件合身的,高兴的她冲着一晨问道:“好看吗?”

     “嗯,好看。”

     若君开心的笑了,一晨也笑了,因为现在若君就是他的一切。

     走在外面的韩雪很冷,因为她的羽绒服已经很薄很破了。她现在不敢和楚涵在一起,因为她知道楚涵看见自己的羽绒服肯定会和自己发火的。很不幸,上天并没有眷顾她,可怕的寒冷刺穿了她单薄的羽绒服,她感冒了。

     “李姐,你帮我拿点感冒药吧,我现在鼻子不工作了,很难受。”韩雪本来想喝点热水让感冒好起来,但她失望了,感冒不但没好,还加重了,她不得不来到医务室找李姐帮助。

     “小雪啊,你怎么穿这么少啊?”

     “呵呵,我这羽绒服有点薄。”

     “怎么不买一件啊?”

     “没事的,我平时又不怎么出去。”

     “那你看现在感冒了吧。”李姐一边说着一边给韩雪拿着药。

     “呵呵,很快就会过去的。我听人家说,感冒就一个星期,一个星期后自己就会好的。”

     “那要是这样的话,你现在为什么来拿药?”李姐说着故意用眼瞪了韩雪一眼。

     “嘿嘿,不是难受的不行了吗。”

     “你呀。”

     交完钱的韩雪走出了校医务室,她加快了自己向宿舍走的步伐,因为现在的气温对于她来说真的是太冷了。

     “韩雪,你站住。”刚刚走过打开水的地方,韩雪便听见有人喊自己,她被吓了一跳。他转过头,面前出现了一个她不敢相见的人。

     “你怎么穿这么少?”楚涵将自己两只手上的暖壶放在了地上问道。

     “哦,我。。。今天。。。觉得不是很冷。”

     “你感冒了?”韩雪说话的声音出卖了她。

     “嗯。”韩雪知道自己即将要面对一场挨骂,便做好了准备。

     “你。。。你跟我来。”楚涵说完拎起暖壶,向前走了,韩雪在后面提心吊胆的跟着。

     在一个避风的地方,楚涵停下来了,他再次将暖壶放在了地上。此刻的楚涵并没有说什么,他将夏岚送给自己的羽绒服脱了下来。

     “你干什么?楚涵,你会感冒的。”

     “把你的羽绒服脱了。”

     “我不。”

     “快点,要不我生气了。”

     韩雪看到楚涵的态度很坚决,便有些无奈的将自己的羽绒服脱了下来。

     “给我,你穿上这个。”

     韩雪将自己的羽绒服给了楚涵,并穿上了楚涵的羽绒服:“好暖和啊!”穿完的韩雪不禁感叹道。

     “呵呵。”

     “我从来没有穿过这么暖和的羽绒服!阿姨对你真好。”

     “阿姨?”

     “对啊,这件不就是阿姨给你带的那件吗?”

     “哦,哦,对对。”此时才想起自己骗韩雪的话,楚涵赶紧答应着,他庆幸没有穿帮。

     “可这件是新的啊,你为什么说它是老的了呢?”

     “哦,这件羽绒服我刚从干洗店拿回来的。”

     “嗯,好暖和啊!”韩雪的再次感叹,让楚涵有种说不出的滋味,自己现在有两件新的羽绒服,而韩雪一件都没有。

     “韩雪,对不起。”

     “嗯?”楚涵的道歉让韩雪一下子糊涂了。

     “我要给你买件羽绒服。”

     “我不要。”

     “你必须要。”

     “那。。。那我要漂亮的,很漂亮的那种。”韩雪此时在楚涵面前又像个孩子一样,耍起了她的单纯。

     “嗯。”楚涵点了点头。

     “那我们什么时候去买啊?嘿嘿。”

     “你在这里等我,我把水拿回去,顺便拿钱和穿上你给我买的羽绒服。”

     “嗯。”

     楚涵快步的向宿舍走去了,韩雪一个人站在了那里,她现在不冷了,并不是因为这件羽绒服有多么管用,而是韩雪的心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