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四章、最坏的结果(上)
    屋子里的气氛很不融洽,楚涵恨不得上前掀起玉龙的被子,和他打上一架。但他还是忍住了,因为他知道还有重要的事情去做,那就是赶紧去把林熙接回来,让她离开华阳。楚涵还在幻想,幻想着玉龙只是一时的打不开心结。

     酒吧夺目的灯光忽明忽亮,客人也开始多了起来,当然属于麻将桌的人也散了。华茜和华阳在劝着林熙,对于很少喝酒的林熙来说,今天她似乎有将自己喝的忘掉这个世界的意思。“林熙,你别再喝了。”华茜知道自己的劝告没有用,但她知道也只能做这些无用的事情。

     “来,茜姐,咱们两个喝一个。”华茜的杯子还没有拿起来,林熙已经将自己的杯子喝净了。

     “林熙,你这样喝不行。”华阳有点急了,但他的话林熙又怎么会听呢“不用你管,是哥们不,是的话陪我喝酒,不是就请你离开我的桌子。”林熙有些晃悠了,她喊着。

     子枫上场了,今天他没有弹自己的吉他,而是使用了乐队。他拿起麦克风说道:“今天我有一个哥们遇到了一些事情,也许是他一生中最大的事情,但现在我却不知道他在哪里,在做什么。我也知道,如果他再不出现,他将来肯定会后悔的。今天这首歌送给我的哥们和他的女朋友,希望他们一切都好。”子枫说完给了乐队一个手势,伴随着节奏的响起,一首《别说我的眼泪你无所谓》飞进了每个人的耳朵里:

     一个人在这个夜里

     孤单得难以入睡

     真的想找个人来陪

     不愿意一个人喝醉

     醉了以后就会流泪

     数着你给的伤悲

     为什么 你总让我憔悴

     别说我的眼睛你无所谓

     看我流泪 你头也不回

     哭过了泪干了心变成灰

     我想要的美 你还不想给

     伤了的我的心怎去面对

     爱给了你 我不后悔

     只希望你给我一次机会

     让我去追 让我去飞

     毕竟爱过的心需要安慰

     需要你安慰

     。。。。。。。。

     林熙酒停下来了,这首歌曲让她的眼泪又掉落了,一幕幕的画面出现在了她的脑海里:

     美丽的村外小河。“林熙,快来,我抓住它了,好大的。”

     “真的吗?我看看。”

     “给你。”

     “好大的鱼啊,玉龙,你好棒啊!”

     “嘿嘿,还要吗?我继续给你抓。”

     “还要。快抓,快。哈哈。”

     美丽的校园:“林熙,你怎么了?”

     “玉龙,我不知道。头晕晕的站不住。“

     “我送你去医院。”

     路上:“玉龙,你别跑了,你背着我还跑,一会儿你会累坏的。”

     “我没事,你不要说话了。你身体很虚弱,省点精神。”

     “嗯。”林熙的眼泪顺着玉龙的肩膀滑了下去。

     林熙再也控制不住了,她顺势趴在桌子上大哭了起来,并喊着:“玉龙,你说爱我一辈子的,为什么。。。为什么这么欺负我。。。。。。”与此同时,一个人躺在床上的玉龙,不知道为什么心突然觉得很痛,同时他的大脑也回到了过去的记忆里:

     高中时代:“孩子,你别哭了。你哭的妈妈心都疼了。”

     “妈妈,林熙爸爸不让我理她了。”

     “好孩子,你们还小,林熙爸爸做的对啊。再说了,咱家现在很穷,林熙爸爸肯定看不上咱家,等你将来考上大学有出息了,就好了。”

     “你说的是真的?”

     “是啊,孩子。”

     高中学校操场:“林熙,你准备考什么样的大学啊?有看好的学校吗?”

     “目前还没有呢。”

     “有的话就赶紧告诉我啊。”

     “为什么。”

     “我们在一起。”

     玉龙的眼泪也也开始狂奔了。在这个无人的宿舍里喊着林熙的名字。就在此刻,在眼泪里,两个人在不同的地方,却走进了同一回忆:军训:“林熙。林熙。”

     “玉龙,你怎么也来这所学校了?”

     “我问晓华了。”

     “晓华怎么能这样啊。”

     楼下:“林熙,你爸爸给你带的东西。”

     “核桃啊。”

     “恩恩。”

     年假:“叔叔,我非常喜欢林熙。”

     “我早就知道了,但你们先要好好学习,将来再谈婚论嫁。”

     “我明白叔叔。”

     玉龙家:“阿姨我帮你吧。”

     “不用。林熙你去坐着吧,我一会就弄好了。”

     “没事,我可以帮你的。”

     “真不用了,你那手是大学生的手,你们是要拿笔杆子的,怎么能干我们这种粗活呢,你快去歇着吧。”

     “阿姨,你。。。。。。哈哈哈哈。”

     突然,两个人的大脑也来到了刚刚发生的事情。“好了吧,这一巴掌我们不相欠了,我们完了。”

     “完了就完了,找你的冯燕去吧。”

     没有在一起的两个人同时想到这里,又不约而同的喊了一句:“玉龙,你这个混蛋。”

     “林熙,你别哭了。”林熙的哭声越来越大,华茜和华阳赶紧提高声音的劝着。台上子枫的歌唱完了,他没有停留的赶到了林熙的桌前,他向华茜看了看,华茜无奈的摇了摇头。

     “林熙,你先别哭了,好吗?”子枫说道。

     “好。”突然林熙抬起了头,狠狠的盯着子枫继续说道:“你不是他哥们吗?那你替他向我道歉,跪下道歉。”林熙这话一出,彻底把华阳喝华茜惊呆了,当然也把子枫吓呆了。

     “跪下啊。”林熙喊道。

     “林熙,你喝多了,我送你回去吧。”华阳见事情不好,赶紧转移话题说道。

     “你给我滚开。”林熙一把将华阳推开了,他又看向了子枫说道:“你回去告诉他,就算他给我下跪,我都不会原谅他。让他和他的冯燕好好过吧。”

     “林熙,你等我一下。”子枫走开了,他这样走开是想去打电话给玉龙,同时也是给自己找了个台阶。玉龙的电话还是没有人接。情急之下,子枫打给了楚涵。“楚涵,玉龙到底怎么回事?”

     “别管他,他疯了。”

     “你现在在哪?”

     “我在路上呢,马上到酒吧了”

     “那你快点啊。林熙喝多了。”

     “恩恩。”挂断电话的楚涵催促着出租车司机,对于他来说,虽然现在对玉龙有太多的不满,但林熙他还是要管的,因为就算抛开玉龙,林熙也是他的朋友,他不希望林熙做傻事。

     林熙继续喝着大酒说着酒话,大家也只能劝着。“林熙,不许再喝了。”楚涵到了,他一把将林熙送到嘴边的酒杯抢了过来。林熙先是怔了一下。转而笑了起来:“楚涵啊,你来啦,是他让你来的吧?”

     “不是,我自己来的。”

     “哦,那你是来陪我喝酒的吧,那就快把酒杯还给我。”

     “你不能再喝了。”楚涵喊道。

     “你算什么东西,管我?”见楚涵也劝自己,她马上变了脸。她说完,拿起桌上的酒瓶开始狂喝起来。

     “我让你别喝了。”楚涵这次真有点急了,他再一次的夺过林熙手中的酒瓶。狠狠的蹲在了桌子上。“你跟我回去。”楚涵说着,将林熙使劲的拉了起来。

     “我不回去,我要喝酒。”林熙挣脱着,喊着。但她哪里挣脱的开楚涵呢。只能晃晃悠悠的被楚涵拉出了门。

     “我送她吧,我有车。”华阳跟了上来说道。

     “不用了,我们打车。”楚涵冷冷的对华阳说道。

     “华阳,我们先回去吧。”知道其中事情的华茜赶紧走到华阳面前说道。

     “姐,他们。。。”

     “别说了,我们先走吧。”华茜的意思华阳很明白。但他还是心有不甘。“去开车。”华茜的话有些严厉了,这句话出来就像命令一样,华阳再不情愿也只能去开车了。

     和子枫告别后,楚涵拉着林熙向前走了一小段,因为那里有许多出租车在等活。“去哪啊?”一个司机喊道。

     “水利学院。”楚涵回道。

     “好的,上车吧。”

     “我不坐车,我想走走。”在楚涵和司机对话的时候,林熙终于将手挣脱开了,她晃晃悠悠的向前小跑起来。

     “林熙,危险。”楚涵赶紧追了过去,“你不要命了?在公路上乱跑。”

     “我就是不坐车。”

     “好,那不坐了,我搀着你回去。”无奈的楚涵只能搀着醉醺醺的林熙向前走去。

     初春的路灯似乎还没有从漫长的冬季里走出来,它们的灯罩上像涂了一层东西似得,更加衬托出夜的黑。路上的行人并不多,因为他们讨厌这么不给力的路灯。楚涵扶着林熙向前走着,很快一个熟悉的地方出现在了眼前——彩虹桥。没有说话的两个人走在桥上,楚涵心里感慨万分,他想起了韩雪,当然是那个单纯的韩雪。

     楚涵冷笑了一下,因为他记忆里的东西让他觉得不可思议,原来那么美好的一切短短的时间内变得如此的不同,而自己更不敢想象的是,现在居然是送以前最讨厌自己的林熙回学校。

     “你笑什么?”林熙虽然走路画龙,但大脑还算时而清醒。

     “没什么。”

     “你说。”林熙停下来了,顺势也带着楚涵停了下来。她以为自己能站住,当她的手松开楚涵的时候,便一下子坐在了地上。楚涵赶紧上来扶她,被她推开了,“让我坐一会儿。”

     “地上很凉。”

     “没事。”

     “好吧。”楚涵站在了林熙的身边,像上一次一样的抬头看向了黑乎乎的天空,但这一次,他什么也看不到,因为他的心不知道何时是终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