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夏岚来信
    也许是哭累了,楚涵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他感觉有人在推他,便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此时,他的眼睛很模糊,但还是在这模糊的视线里看出了玉龙。“怎么了?玉龙。”楚涵将头从被卷里退出来,问道。

     看见楚涵的眼圈非常的红,玉龙很担心,急忙问道:“楚涵,你的眼睛没事吧?”玉龙的这一问也吸引了大家的目光,但他们也只是看了看,并没有说什么。

     “没事,玉龙你有事情吗?”听到楚涵这样一问,玉龙才想起来自己的正事,说道:“楚涵,我们给你买了份盒饭,你吃吧,吃饱了再睡觉。”玉龙说完将放在桌子上的盒饭拿到了楚涵的嘴边。

     “恩,谢谢你们,你帮我放桌子上吧,我这就下床。”说完楚涵就要起身,此时他才发现自己上床的时候连鞋都没有脱。他顺着扶手爬了下来,不知道什么原因,他感觉到全身没劲,以至于下最后一个蹬时他没蹬稳,掉了下来。幸好是最后一个蹬了,离地面并不高,他才没有摔到。他坐在了国强的床上,打开盒饭开始低下头吃了起来。当然,每当他嚼一下,就会伴着脸上无比的疼痛。

     看着楚涵每吃一口饭,额头上都会增添几滴汗珠,张达再也忍不住了,他从自己的床上站了起来,走到了楚涵的身边。说话之前,他向大家看了看,见没有人阻拦他,便鼓起了勇气,说道:“楚涵,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昨天晚上怎么回事?今天又怎么回事?你能不能不再让我们为你提心吊胆了?你和我们说清楚,好吗?”

     虽然张达说话的语气有点重,但是楚涵理解,他同时也知道这些话也是大家想说的。他停住了向自己的嘴喂饭,低着头说:“我和韩雪吵架了。”说完,他又吃了起来。

     这个答案大家也猜测到了,所以他们的脸上并没有多少惊讶,而是充满了愤怒。子枫一句话没说,只是将拳头重重砸在了他面前的桌子上。

     “你们两个人的事情,干嘛找人来打你,真是太不可理喻了。”国强坐在楚涵旁边说道。

     张达见楚涵不再说话,心里更加的生气,便说道:“楚涵,你将韩雪的电话给我,我和她说清楚,我们宿舍以后不欢迎她。”

     张达的这个要求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赞成,但是,此刻的楚涵却像被什么烫了屁股一下似的,噌的站了起来,赶紧说道:“达哥,不是。。。”刚说到这里,楚涵觉得自己的嘴被饭堵住了,他便硬吞了下去,继续说道:“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是我欺负韩雪了,你们不要误会她。”

     听到现在楚涵还在维护着韩雪,张达一时气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也许以前他对韩雪有过好感,但是现在一点也没有了。他气的来回走,嘴里还自言自语的念叨:“不管了,不管了。。。”

     楚涵看出了大家对自己的态度很不满意,便站了起来,对着大家说道:“对不起大家,让大家为我操心了,一切都过去了。”说完话的楚涵,刚要坐下,口袋里的电话便响了起来。他掏出电话,看到了来电显示上那个熟悉的名字,此时他犹豫了,接还是不接对于他来说真的很难,尤其是在现在这个时刻。

     就在楚涵犹豫的时候,张达便猜出了是谁,他趁机将电话抢了过去,接了起来。楚涵本想去抢回来,却被国强给拉住了。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焦急的声音:“楚涵,你没事吧?你出来让我看看。。。”没等那边的韩雪将话说完,张达开口了:“韩雪,我是张达,楚涵让我告诉你,他现在很好,他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找他了。还有就是我也要告诉你,我们宿舍以后不欢迎你。”说完,张达挂掉了。

     电话就这样挂了,此时的楚涵心里难受极了,事情发展到现在,他谁也不怨,只怨自己。他不再说话,默默的吃完了剩下的饭,洗漱完便躺在了床上。此时离熄灯的时间还很早,但觉得浑身都很疼的楚涵,再一次睡着了。

     第二天上午,由于数电老师调了课,所以今天就一节大课。楚涵请了假,因为他不想同学看见自己的脸。他想的是,今天请假,明天学校中秋放假三天,这样自己的脸有四天的时间可以恢复。

     但就这样一节大课的上午,对楚涵来说却发生了两件大事,一是韩雪去他们班找他了,被舍友们冷言冷语的说走了,而且走的时候很委屈,掉下了眼泪。二是校传达室送来了一封楚涵的信,这封信是夏岚寄来的。看到夏岚的来信,楚涵舍友们非常的高兴,因为他们知道这封来的如此及时的信,会让楚涵放弃韩雪,彻底的放弃韩雪。下课后,给楚涵送信的任务交给了玉龙,其他人各自去忙了,但是在他们各自离去之前特意嘱咐了玉龙,不要告诉楚涵,韩雪来找过他。

     玉龙回到了宿舍,楚涵正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校园。见玉龙进来,楚涵便把视线转移回来了,此时他的心情好些了,虽然脸并没有消肿。“玉龙,你回来了。”楚涵说道。

     “恩,楚涵,今天我给你带来了一个大大的惊喜,你想要吗?”玉龙知道楚涵时时刻刻在想着夏岚,所以故意卖起了关子。

     听完,楚涵笑了笑,说道:“你能有什么惊喜?”见楚涵不相信自己,玉龙便将信举了起来,高兴的说道:“看,这是什么?”

     楚涵向信的方向看过去,并没有看到上面的寄信人是谁,便问道:“这信是给我的?”

     “不但是给你的,最重要的是你知道是谁寄来的吗?”

     “谁?”

     “夏岚。”当这个名字从玉龙的口中说出的时候,楚涵愣住了,他不相信这是真的,他想玉龙在和他开玩笑,肯定是在开玩笑。

     见楚涵愣在那里,玉龙看出了他的心思,便走了过去,将信递到了他的手上。楚涵接过信,他不敢低头,因为他怕自己会失望。可是,他看到此时的玉龙很认真,这种认真不是能够装出来的,便鼓起勇气低下了头。

     就在那一刻,就在夏岚两个字进入楚涵眼睛的那一刻,他信了,这是夏岚的笔迹,这是他已经有几个月没有看到过的夏岚的笔迹。夏岚的字就像夏岚的人一样,温柔似水又不失气节。楚涵的眼泪很不争气的掉下来了,对着一封信掉下来了,他的脑子里闪着与夏岚的点点滴滴。他的委屈、不解、想念、悔恨也终于找到了一个发泄口,他不再控制,也不在乎玉龙怎么想自己,他让眼泪尽情的流,就像夏岚站在自己的身前一样。

     “楚涵,这只是一封信,你快看信吧。”见到楚涵虽然泪流不止,但发肿的脸上却露出的是笑容,玉龙怕楚涵高兴过度,便制止了他。

     “恩,对,对。”楚涵赶紧擦干了眼泪,快速的来到国强的床上坐下,用颤抖的手打开了信封。他小心的取出信纸,看起了信:

     楚涵你好:

     这封信也不知道你能不能收到,但我还是写了。这封信如果你在中秋节之前收到,那就提前祝你中秋节快乐。你学校的地址和你学的专业,我是托人向你妈妈问来的,希望这封信没有打扰到你平静的生活。

     你最近好吗,胃现在还疼吗?你胃的毛病一定要自己注意啊,主要是注意饮食。还有,你喜欢喝酒,但是希望你少喝点,喝多了容易惹麻烦。你学的专业,我从网上查了查,很不错,要加油哦。

     我念的是医科大学,学的是西医,我们学校的地址都在信封上了。过两天我们就要进入解剖的课程了,听学姐们说那很恐怖,但是我想我应该能适应。你也要给我加油啊,嘿嘿。

     对了,本来不想给你写信的,但是我们宿舍的舍友告诉我,我晚上有两个毛病,一是踢被子,二是喊你的名字。我不相信她们说的话,但是她们真的说出了你的名字。呵呵,看来我还真是有说梦话了的习惯了。

     对了,听我们学姐说我们这边有一种叫恋人草的植物,如果能采到,就会让拥有的人,和自己喜欢的人厮守终生。我去我们学校的后山上找了,我想送给你。但很遗憾,我没有找到,你不要生气啊,我抽出时间来再去。

     好了,就说这么多吧,好好照顾自己。还有,你的电话号码,我也有了,我会抽个我需要你的时候打给你的,至于我的电话号码,你就等着我打给你的时候,再拥有吧。

     祝:楚涵好运

     夏岚。

     。。。。。。。。。

     看完信的楚涵本想把信放下,但他的手好像不听使唤一样,紧紧的攥着信。就这样,楚涵又将这封信读了三遍,终于在眼睛有点累的时候,他将信放回了信封。他站了起来,他在想将信放在哪里,在经过一段的深思熟虑之后,他将信压在了枕头底下。这样一来,不但能在他想夏岚的时候拿出来看,还可以使他自己觉得夏岚时刻陪在自己身边。

     放好信的楚涵,想起了夏岚提到的恋人草。便向坐在张达床上看书的玉龙问道:“玉龙,你知道恋人草吗?”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一问,玉龙楞了一下,反应过来后将书放在了桌子上,说道:“听说过,在我老家有这样一个传说,当年李清照非常想念她死去的丈夫赵明诚,便自己种下了一颗草籽,后来这颗草籽每天都能接受到李清照的泪水和诗句,便成了精。成了精的草籽为了报答李清照的养育之恩,便想着让天下真正的有情人永远厮守在一起。所以,它就将自己的各个后代洒在了各个大山上,只要世人能够采到,就可以和爱的人一生在一起。”说道这里的玉龙,突然想起了什么,便对楚涵问道:“你问这个做什么?这和你的信有什么关系呢?”

     “没什么。”说完楚涵笑了笑。其实他这个笑不是给玉龙看的,他是在笑夏岚,因为夏岚费劲力气为楚涵找的恋人草,对于楚涵来说,根本就是无用功。他想自己和夏岚一辈子在一起,根本用不着恋人草,只要彼此相爱就行,而现在他们也正向这个目标前进。

     “你不准备给夏岚回信?”看着楚涵在那里傻笑,玉龙便问了起来。

     “对,对,回信。”说着楚涵就要上床去拿自己的白纸。

     “你不用信纸?你不买信封、胶水、邮票?”玉龙很是奇怪,因为自从楚涵接到了夏岚的信后,他下一步做什么都是自己告诉他的。

     “恩,对,我这就去买。”刚说完的楚涵便跑了出去。见到跑出去的楚涵,玉龙直摇头。

     楚涵一口气下了六层楼,下楼后的他并没有停歇,加足了劲跑向了小卖部。但是,就在这个宿舍的门口旁边,却站着一个人,一个站了一个多小时的人,她就是韩雪。而韩雪等来的确是楚涵的视而不见,她的心里难受到了极点。她没有再等下去,没有在等楚涵跑回来,因为她想,再等下去,也是一样的视而不见。伤心的她低着头走回了宿舍。

     对于等在宿舍门口的韩雪,楚涵真的没有看见,他一口气跑进了小卖部,买到了自己需要的东西。拿好东西的楚涵,没有停留,又一溜烟的跑回了宿舍。

     回到宿舍的楚涵,喘着气,他的速度让玉龙目瞪口呆。楚涵并没有理会玉龙的吃惊,便铺平了信纸,趴在了桌子上写起了信。其实他有好多的话想和夏岚说,但此时的他却不想写,因为他只想写八个字,那就是这几个月他一直想和夏岚说的八个字:“夏岚对不起,我爱你。”

     楚涵写了,他只写了这八个字,但他却写了三页纸。他装好信封对玉龙说道:“我去寄信了。”说完跑了出去。

     楚涵写信的速度比他买材料的速度更让玉龙吃惊,以至于他在楚涵跑出去后,由衷的说了句:“疯了,真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