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第一堂课
    军训的结束意味着上课的开始,在上课的前一天大家领到了新课本,闻着新课本的香味,最兴奋的是国强,最抑郁的是张达。上课时间,周一到周五每天两节或三节大课,上午4个小时,下午2个小时,其他时间自己安排。

     “快点起来张达,你这懒虫,今天可是我们入学的第一节课啊,快迟到了。”一晨催促着躺在床上的张达。

     “你们先走吧,我再睡会。”说着张达将被子捂在了耳朵上。

     “那我们先走了,你抓紧时间起床吧,给老师留个好印象。”一晨乃至整个宿舍的人真的等不及了。

     “嗯,走吧,走吧。”张达似乎不为所动,反而还觉得这些人有点烦。

     今天的天气依旧很好,但这帮人却没有时间欣赏,早饭都没来得及吃的他们便向教室跑去。

     “子枫,你不是每天锻炼起的挺早的嘛,怎么今天也和我们快迟到了啊?”国强边跑边问。

     “别提了,今天早上就是不想起床,可能是军训的太累了吧。”子枫解释道。

     “呵呵,那以后还跑步吗?”一晨虽然跑着,但还能笑的出来。

     “现在不正在跑着呢吗。”子枫试了把幽默。

     “加快脚步,冲啊。”国强喊道。

     就这样,他们在其他同学异样眼光中跑进了教室。教室还是402,以后这就是他们的主教室,除非上多媒体课和老师另外通知换教室。

     “幸亏老师还没有到,赶紧找地方坐吧。”国强气喘吁吁的说道。

     在他们坐好后又过了大概五分钟,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进来,个子不高,戴副眼镜,一身黑色的西装。他在讲台上站定了,双手扶在讲桌上说道:“同学们好,我先自我介绍下,我叫高明,你们以后喊我高老师,我教你们模电。”

     他每说一句话,嘴就会不自觉的嘬一下牙花,伴随着动作便会发出一种声音。

     “我猜高老师早晨吃的肉,现在还在回味无穷呢。”一晨小声说道。

     “不一定,也可能是肉卡在牙缝里了。”子枫回道。

     “也有这可能。”一晨暂时同意了子枫的观点。

     “别吵了,听老师说话。”国强有些不耐烦了。

     高老师在讲台上继续说道:“我的课是这样的,每当我上完一堂大课我就会布置课下任务,一会我会从你们里面选出一个课代表替我收作业。期末考试有两个不及格,一是60分以下的,二是无故旷课三次和迟到六次的。你们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明白了。”底下参差不齐的喊道。

     “好,现在我点下人名顺便先初步认识下你们。”高老师对参差不齐的喊声并没有在意。

     “冯燕。”

     “到。”

     高老师开始点起了人名,大家都在替张达担心,他能赶到吗?六次迟到就不及格了,难道他真要成为第一个被登记的名字吗?

     “叶玉龙。”高老师继续点着名字。

     “到。”

     “邵子枫。”

     “到。”

     “张达。。。张达。”

     “到。”

     就在高老师喊了两次张达后,还真的得到了恢复,但声音却是从楼道里传来的。伴随着声音到达后的不久,张达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嘴里还喊着:“到。。。到了。。。到了老师。”

     顿时教室里一片笑声。

     “不要笑了。”高老师制止住学生们的笑声,走向张达问:“你叫张达。”

     “如假包换,老师。”都这时候了,他还是那么喜欢开玩笑。

     “你怎么第一天上课就迟到啊?”

     “是这样的老师,我今天起得很早,可是在食堂吃饭的时候我捡到了一张饭卡和一串钥匙。我想丢东西的同学肯定很着急,我就在那里等,终于把那个同学等到了,给了他。我这才赶紧往教室里跑。”

     “真是这样?”对于这样的原因,这个老师显然觉得不太可信。

     “不信你可以问我们宿舍的,我们一起去吃的饭。”张达说完向同学们看去,他在寻找着自己的帮手。

     “老师,是这样的。”看出张达意思的一晨站起来说道。

     “嗯,看来你还真是一个好学生。这样吧,我的课代表就不用选了,就你当吧。”对于这个高老师来说,张达的理由显然是不太可信的,但是张达反应很机智,让他觉得这个孩子有点小聪明。同时,他将课代表给张达还有一个良苦用心,那就是身为课代表的张达肯定不会再上自己课的时候迟到了。

     “谢谢老师。”张达根本没有理解这个老师的良苦用心,他现在想的只是自己躲过了一劫。他赶紧挨着一晨他们找位置坐了下来。

     “老大,真有你的,迟到还迟出了一个课代表。”一晨小声的说。

     “这都不算什么。”张达显得很得意。

     “厉害厉害,以后是不是我的课后作业就不用交了啊?”看来一晨已经开始想着从课代表这里捞实惠了。

     “不可能,该交还得交。”张达故意一脸严肃的说。

     “你忘恩负义啊,忘记刚才谁救你了。”一晨对张达的态度非常的不满。

     看到一晨生气,张达觉得自己的目的也达到了,便笑着说:“别生气啊,我的意思是我先把学习好的同学的作业收上来,我们要是不会照着抄一份不就完了。”

     对于张达的这个想法,一晨由衷的竖起了大拇指,还伴随着一句电影台词:“高,实在是高。”

     老师讲起了课,第一堂课整个班听得出奇的认真,可能是由于学生们两个多月没有上课的缘故吧。当然,下课之前高老师也布置了课后作业。高老师离开后,他讲的内容大家不一定全记住了,但是他那标志性的动作却给大家找到了话题。在等待第二堂大课的时候,他们便议论开了。

     “张达,你说高老师的牙是不是有问题?”一晨应该是为这个问题思考了整个课时了,所以他先开了口。

     “不许诋毁我敬爱的高老师。”张达说着将手捂在了胸口上,眼看着房顶,继续说道:“多么善解人意的老师啊!真乃我的伯乐啊!”

     看到张达发出如此的感叹,一晨故意跟着学起来,说道:“是啊,高伯乐,你要是个漂亮的女老师就更好了啊!”

     一晨这样一说,张达瞬间看向了一晨,拉住了他的手,说道:“兄弟,知我者,非你莫属啊。”

     一晨也用另一只手拍在了张达的肩膀上,说道:“达哥,兄弟深表同情啊。”说完摇了摇头。

     坐在一旁的子枫看不下去了,说道:“你们两个要不要出去喝上两杯,再流上两行眼泪?”

     张达听完子枫的话,便将一晨推开说道:“这个吗,我看就没这个必要了,我和他也不是很熟。”说话的同时,用手指向了一晨。一晨也不甘示弱,说道:“是啊,是啊,我怎么会和这么猥琐的男人喝酒呢。”

     就这样,两个人又开始了激烈的互讽。

     第二堂大课是英语,由于英语老师外出,换成了自习课。然而,最枯燥的自习课却被整个班改成了一个生动的聊天课,三人一组,五人一群,聊着各不相近的话题。只有几个人躲在偏僻的墙角学习,其中包括国强和冯燕。虽然楚涵和玉龙没有去学习,但他们也没有聊天,楚涵坐在窗边习惯性的发呆,玉龙则在他前面趴着桌子。

     “玉龙,下午咱们没有课,你准备做什么?”冯燕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玉龙桌前,问道。她这一举动招致旁边的张达他们停止了聊天,眼睛全看了过来。

     “他没事,你想约他出去玩吗?”张达抢在玉龙前面开了口。

     “讨厌,我想和他去买书。”对于张达的插话冯燕很不满意,说话的时候瞪了了张达一眼。张达却完全不在意,继续说道:“别人不能和你去吗?非得我们家玉龙啊。”

     冯燕有点不耐烦了,冲着张达说道:“你真烦,我就看他老实想让他和我去,怎么了?”

     “行行行,我不说了,哈哈哈。”张达虽然不再说话了,但是他那笑声却让玉龙非常的尴尬。玉龙见张达不再插话,便低着头对冯燕说道:要不,我还是自己去吧。

     冯燕好像不明白玉龙什么意思,便说道:“军训的时候,你不是说你不认识书店,让我有时间带你去吗。难道你不用给那个叫林熙的买书了吗?”

     对于冯燕这样一说,玉龙更加尴尬了。果然,他担心的事情发生了,一晨在旁边摇着头感叹道:“军训的时候,某人下手好早啊!张达故意装作不知道,问道:谁,谁啊?”

     “行了,你们两个别说了,人家说正事呢。”楚涵也实在看不下去了,便制止住了张达和一晨的谈话。楚涵转过头来,对玉龙说道:“你想给林熙买什么书啊。”

     “想给林熙买本英汉字典。”玉龙答道。

     “嗯,挺好的,那你下午就和冯燕去吧,有什么害羞的啊。”楚涵的话给玉龙壮了胆,玉龙便点了头,同时他对楚涵说道:“那你在宿舍等我,晚上我们一起出去吃饭,我和你说点事。”

     “嗯,好的。”楚涵也答应了下来。

     冯燕继续去学习了,楚涵和玉龙也回归原处,当然也少不了张达他们的议论纷纷。伴随着下课铃的响起,楼道里开始炸开了锅。

     玉龙和冯燕一起去吃午饭了,吃完他们还要去买书。其实这样的书,学校图书馆里有。玉龙无非是想让林熙拥有一本自己的书,而不是去借。楚涵和张达他们向食堂走去,路上电话响了,是韩雪打来的。

     “你好,韩雪。”当楚涵喊出名字的时候,张达的眼睛亮了起来。

     “楚涵,我们下午没课了,你们呢?”

     “我们也没有了。”

     “我带你去这边最大的超市逛逛吧。”

     “我不喜欢逛超市,我一进去就头疼。”

     “呵呵,是吗?那我带你去人民公园吧,你来了这么长时间了也没有出学校转转呢。”

     “嗯,好吧,下午两点学校门口见。”

     “韩雪打来的?”张达见楚涵挂断了电话,便明知故问起来。

     “是的,韩雪让我下午陪她出去,达哥要不你去吧?”楚涵显得有点纠结。看到楚涵的样子,张达却笑了起来,说道:“人家又没有约我,我去做什么,呵呵,我一会还要去游戏呢。”

     “你总是这样游戏游戏的,你还怎么追韩雪啊?”楚涵有点替张达着急。张达不再笑了,认真地和楚涵说道:“楚涵,你什么时候从心里面放下韩雪,我在追她。”

     “我心里没有韩雪。。。”楚涵本想再解释,张达已经走远了。楚涵现在脑子里有点乱,他觉得有很多事情都没有按照自己的预想发展,如果再这样发展下去,不知道会有多少误会呢。想起来都有点怕的楚涵,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快刀斩乱麻,下午和韩雪说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