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3章 给你一个家
    何田田回到家,推开房门差点撞上迎面冲出来的蒋丽,“妈妈,你这是要去哪?”她一把拽住蒋丽身后的行李箱。

     “去哪?你爸出事了,他会连累我。”蒋丽关上房门,声音有些颤抖,“他收了南江那么多钱,把工程包给他们公司,现在出事了,你爸被调查了。”

     “这和你也没有关系啊,他不是一直和那个女人在一起?”

     “那倒是,可是……”蒋丽有口难言,在这之前她也参与了许多次,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还是自保为主,“我们家的帐户都被冻结了,那个石焕不是现在对你挺好的,让他养你一阵,等看到有钱的,你就换一个。”

     “你在说什么?妈妈。”何田田瞪大眼睛。

     “我在说什么?你以为就为了你自己,我以后就指望你了,你难道想让我下半辈子过穷日子,”蒋丽的双眼几乎要冒出火来,“你也就心甘情愿的过一辈子清贫的日子?”

     “我愿意,我知道我想要什么样的生活,我不想和你一样。”

     “我怎么样了,我给了你那么优越的生活,反过来,你不应该孝顺我吗?没有钱,你拿什么孝顺?”

     “孝顺?你在要求我孝顺你的同时为什么不反省下自己,你对我付出过多少爱,一直以来,我只不过是你们炫耀的一件东西,你真正的了解过我吗?没有,现在,你又要求像你一样自私一样功利,然后去做一个孝顺的女儿……”一记响亮的耳光结束了何田田的控诉。

     蒋丽的面目已经狰狞了,“我算是白养你了,我不会给你留一分钱,你有本事自己活吧。”

     何田田硬生生把泪水憋回去,沉声说,“我不用你留钱给我,你想要过好日子你就去吧,你可以找个有钱的老头,自己出卖灵魂就够了,不要搭上我。”

     蒋丽走了,这个家也彻底散了,何田田跌坐在地上,她的心底有个声音告诉她:你做的很好,不要让所谓的孝心撕碎你的人生,即使奉送上你的全部,也不能满足父母原本贪婪的心。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拉回了何田田的思绪,拉开门,石焕冲了进来,“我看见你妈她拖着行李上车了,你没事吧?”因为不放心,他一直在外面暗处守着。

     “嗯,没事,我很好。”尽管面颊还是火辣辣的,何田田还是努力的微笑了一下,“来吧,我们趁着这座房子还没有被查封,看看还能找到什么值钱的。”

     搜索了一圈,他们不得不佩服蒋丽的聪明能干,“别丧气,你看,我发现个好东西。”石焕摇了摇手中的户口本。

     “哎哟,看来,我摇身一变,马上就是户主了。”日子还是要过的,反正现在和以前也没什么差别,何田田终于领会到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精髓了。

     该来的总会来,该说的话也一定得说,虽然何田田做好的充足的心理准备,不过等探视何文中的时候她还是一样不知所措,毕竟,她还只是孩子。

     有限的空间内死一般沉寂,何田田几乎可以听到自己微弱的心跳声,才几天的工夫何文中苍老了许多,一向整洁的头发似乎苍白了大半,他几次想张嘴说些什么,话到嘴边却咽了下去。

     “我妈……她走了。”终于,何田田打破了沉默,尽管现实比较残忍,但隐瞒不会有任何作用。

     “哦……”何文中低下头,扶了扶几乎滑下来的眼镜,这在意料之中,“你妈她不会有事,你也需要人照顾。”他已经决定了,把什么事都揽到自己这,尽量保住蒋丽,毕竟他的女儿还需要一个家。

     “我不需要照顾,你照顾自己就行。”不需要照顾,也没有人会照顾她。

     “你妈她没留什么话给你吗?”就这么走了。

     何田田轻轻叹了口气,“说让我找以后找个有钱有势的人,她后半生能否幸福就靠我了。”

     何文中半晌没言语,他现在觉得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他的女儿,有那么一段时间,虽然已经记不起来有多久了,他是真正疼她的,关心她,呵护她,甚至想把自己的一切美好的都给她,可是,日子一长,自己这个做父亲的怎么就变了。他开始更喜欢属下的阿谀,更喜欢同僚的勾心斗角,更喜欢风尘女人的妖娆,现在,孩子正是花一般的年纪,作为父母,留给她的都是伤害和污点,想到这,他不禁眼角流出泪来,“孩子,以后按照你自己的方式生活吧,不用再考虑我们意见,我们错了,错了……”

     从警局出来,何田田的心里似乎填满了一些东西,又好像被硬生生的拔出去一些东西,想哭又哭不出来,想释怀又总像推不开压在心头的巨石。

     “走吧,我带你去个地方。”看着何田田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石焕把她拥到怀里,日子总是还要继续下去的。

     等何田田清醒过来的时候,她已经站在民政局的门前,“来这……干什么?”她除了惊愕还是惊愕。

     “事先说明,我绝对不是趁人之危,我只是……”石焕一脸严肃,“我只是,想给你一个家。”

     结婚对世人来说,最大的意义莫过于,让孤单的人有个伴,一起去经历生活的风风雨雨,在外面受气了,受伤了,至少有个家让你感到温暖。对于石焕来说,他不能改变何田田那对功利父母给她带来的伤害,但,至少他有能力让她不再感到冰冷。

     何田田的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她偎依到石焕的怀里几乎泣不成声,尽管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可她一直在强挺着,一次一次的告诉自己,绝对不能被压垮。

     “你们这是要结婚还是离婚,一会儿下班了。”门卫实在是看不过去了,堵在门口要哭到什么时候,煞风景啊。

     何田田轻轻推开石焕,擦干眼泪,“我……还没有心理准备。”

     “你放心,在你做好心理准备前,我绝对会是个君子,绝对是个脱离低级趣味的高尚男人,这么说吧,你就当多了个亲哥。”石焕晃晃手中的户口本,虽然他一直非常讨厌蒋丽,但这次她也算做了回好事。

     “真的?”何田田一脸不相信,“那你图个啥呀?”

     “这不是,趁你妈你爸都没空管你,过段时间他们缓过来了,哪能轻易成全咱俩。”这年头相信一个人怎么这么难呢,他当初的出发点是多么纯良,“放心你要是有压力,咱可以先隐着。”

     见何田田低头不语,石焕想这事完了,小白兔即使落难了,也不会扑向大灰狼的怀抱。谁知,她突然抬起头,斩钉截铁的说:“你说得对,趁着我还能给自己作主,赶紧的。”等到她妈杀回来,指不定又出什么幺蛾子。

     拉着一脸错愕的石焕,何田田冲到结婚登记处,“你好,能给我一张白纸吗?”

     “直接填表就行,用白纸干吗?”办事员抬眼看了他们一眼。

     “我先让他写个保证书。”何田田眨眨稍微红肿的眼睛。

     石焕:“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