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6章并不愉快的购物狂
    终于要开学了,每个学生对于开学都怀着一种复杂的心情,虽然醉生梦死的假期已经过的没滋没味,但一到开学还是有些浑身发软,但不管怎样,经历了千锤百炼的大学生就是有堕落的资格,凭着一个能吃的胃随意挥霍青春,当然里面也有苦命的人。

     石焕发誓,今天过后他再也不吃方便面了,可是,眼前他真想一头浸死在桶装面汤里,这是他这两小时内吃的第四碗了。

     “你再调整调整,导演说你的面部表情还是有点僵硬。”魏惊云不知从哪抽了一截卫生纸,一遍一遍擦着额头上的汗水。

     “你冒什么汗,要被撑爆的人又不是你。”石焕想发飙来着,可是,他发现人吃多了,血液好像都跑到胃肠了,根本飙不起来。

     “我这不是着急吗?”魏惊云他们好不容易又揽下这个活,私下里高兴得不得了,虽然石焕经验比较欠缺,但他符合广告商提出的青涩阳光的学生形象。

     “你再感觉一下,不要有杂念,也不要小瞧这个简简单单的几分钟,要学会进入状态……”第一次遇到这么认真负责的导演,石焕不知是幸福还是悲哀,“再继续吃,注意你的眼神……”

     吃个方便面和眼神有特么鬼关系啊,石焕的心里在哀嚎,他十分怀疑,这个年轻导演是不是也是第一次做这个,他咬咬牙,为了给何田田置办一床好的被褥和生活用品,他拼了。功夫不负能吃的人,在他吃完第六后,导演终于满意的喊了那声梦寐以求的OK。

     不过等到下午,牵起佳人的小手,听着让人飘飘欲仙的软言细语,他就觉得即使当时让他把面汤都喝了,他也心满意足了,“你别光看那些便宜的,买点好的吧。”何田田原来好好的一个大小姐,变成现在这么精打细算也算是奇葩了。

     “你挣钱不容易,再说我本来就是个勤俭节约的好女孩,铺张浪费是一种罪过,”何田田觉得商场里的被褥太贵了,一样都是棉花,订上个好商标就比一般的贵好几倍,太坑了,“不过我不得不承认,靠脸赚钱来的是挺快的,要不我也去试试?”

     “你?”盲目的鼓励是要不得的,“天赋,天赋是最主要的,他们说我虽然不是科班的,但我有感觉。”虽然肚子里的六桶方便面非常鄙视他的吹嘘,他还是及时打消了何田田的积极性,“再说,男人有个有脸就可以了,女人不一样,不光模样要好,还有着身材……”他秉着严谨求实的态度对何田田从上到下扫了一遍,最后停留在她脖子以下腹部以上的部分,失望的摇了摇头。

     何田田被他不甚满意的目光激起了斗志,“怎么,你就知道我没有上升的空间。”

     “你学没学过生理卫生,你当这是期末复习呢,努力一下,成绩就提高了,这很难的,不过,作为你的男朋友,我会帮助你的。”石焕的目光中都是满满的自信。

     “怎么帮,都说整形不好,到老了会遭罪的。”

     “这种采用外加材料的方法不行,我有更好的。”还是满满的自信。

     “怎样?”何田田还是不能招架他的蛊惑。

     “如果我每天坚持不懈地为你按摩,肯定会有非常好的效果,听着,这是纯医疗的,没有其他乱七八糟的。”满满的自信加上不庸置疑的严肃。

     “真的?”何田田被这个半吊子演员唬得一楞一楞的。

     “要不,晚上咱们试试?”实在演不下去了,石焕觉得今天他们不该来商场,应该找个好地方谈论这个问题,无奈现在二人都是无家可归。

     “别呀,”何田田一把拉住他,“不用等到晚上,你的建议这么严肃认真,就在这吧。”

     看吧,聊着聊着就跑偏了,现在的女人真大胆,“要是我当场为你服务,你会不会报警。”

     “当然,”何田田笑呵呵的回答,“这样我就解决了你住宿和吃饭的问题,我们一举两得,多好。”

     “算了,不麻烦社会就是为人民作贡献。”无论穷到什么地步,觉悟还是要有的。

     何田田抬腿踹了石焕一脚,“你的求知欲可真强,一生最大的目标就是向未知领域探索,每天的新陈代谢就是为了分泌雄性荷尔蒙来造福人类。”

     这才叫真正的文艺范儿,骂人都充满了文学气息,石焕理解了一会明白了,“你直接说我像个畜牲不就得了。”

     “那种不雅的词汇我说不出口。”何田田一边说着一边继续看被子,“这个真漂亮!”一床淡紫色的蚕丝被吸引了她的目光。

     “不许碰!”凭空一声娇喝,何田田的手停在半空。

     两人转头一看,一个打扮入时的女人伸出招唤服务员,刚做好美甲的手指闪烁着水钻的光芒,“这个我要了,给我开票,包好,别让别人动了。”

     一副咖啡色的太阳镜遮住了女人的半张脸,石焕对这样衣着华丽香气袭人的女人一向非常有礼貌,“这位阿姨,您老人家不是还没买呢吗,我们看看还不行?”

     阿姨,女人的怒火差点烧掉了她的眼球,可惜太阳镜颜色太深,实在看不出来,“你说谁阿姨呢?”

     “那叫您什么,大姨?大妈?大姨……”再往下叫也不好啊,“您刚才的气势完全是一位老者的风范,在咱们这个社会,只有老人家才有这样的资格支使别人。”一旁的服务员没有开单,抿着嘴看好戏,有时候所谓的贵妇和泼妇毫无差别。

     眼前的贵妇果然没有让众人失望,“哪里来的混蛋,敢拐着弯骂我,信不信我让你爬着出去。”

     石焕一脸轻蔑的笑着,张牙舞爪的女人真是……太刺激了,还以为有更轰动的场面,没想到女人的谩骂声被匆匆赶来的人打断了。

     “夏娟,你别闹了。”男人的声音平和而不失威严,只是在商场里带着大口罩和他拉住得女人带着太阳镜一样怪异。

     “二叔?是你吗?”

     戴口罩的男人一回头,看清何田田后马上就是一副见鬼的表情,“田……田,你……怎么在这?”

     “二叔,”在石焕看来,何田田的笑容比鬼还难看,“我要上学了,我爸不在家,我妈不给我学费,正好看到你,给我个几万应应急吧。”

     还没等口罩男张口,眼镜女冲了过来,“他没有钱,只有信用卡。”

     “那你帮我买点东西吧,我也喜欢这个被子,你的女朋友会不会割爱啊?”何田田的脸色沉了下来,“实在不行,一起坐下来吃点饭。”

     “好……好,”口罩男推开一边的眼镜女,“买,想要什么都买。”

     石焕从来没有过这样的逛街经验,他只需在休息座椅上等着,一批批包装袋都送到他的脚下,他低头看了一眼,不由得感觉牙根发疼,何田田家的亲戚太讲究了,床褥被单衣服鞋全是名牌,当五十多袋东西几乎要把他埋起来之前,何田田终于结束了这次愉快的购物,满头大汉的口罩男和脸色铁青的眼镜女也似乎终于得到解脱,二人火烧屁股似的逃离了商厦。

     “何田田,你有点过了,”这几天没睡好,感觉像是一直在做梦,“你下手也太狠了,大夏天的,你居然连羽绒服都买。”

     “哼!”何田田冷笑一声,“他会感谢我的,用这些东西保住了他的脸面,我也算是孝顺了。”

     “你说什么?那个男人是……”石焕恍然大悟,“我的天,你们城里人真会玩儿,这些东西怎么办?”他指了指眼前引人注目的一大堆,打车都装不下。

     “你负责把东西送家吧,我要坐下来压压惊,疗疗伤。”从心底说,这种相遇并不是何田田想要的,如果可以,她宁愿不见何文中。

     眼见着受伤的女友开始一言不发运功疗伤,石焕站在一堆高档品中突然有些无所适从,而且他可以感受到路过的人也在因此受伤。

     “你看人家买了多少东西给女朋友,让你买一样都龇牙咧嘴的。”气走了一个。

     “我不要这种低档货了,你看人家。”又气走一个。

     “连这种干巴巴的女人都能找到这么阔气的男友,我为什么还有受这种气?”又是一个。

     …………

     姑娘们,眼前的画面根本不是事实啊,石焕赶紧收拾东西,让商场给联系了个送货车,此地不宜久留,那些被甩的男人回过味儿来会把他打到脑残。